凛风揽夜月 第17章 府院争论

小说:凛风揽夜月 作者:丑辰儿 更新时间:2022-06-23 18:03: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刺仁,关于你觉得猎魔酬劳不足的事就不要说了,学院对所有的弟子都一视同仁,没其它事的话,你退下吧!”府院大厅,高高在上的令巴侠走下太师椅沉声说道。

  “哎哟!是…师父。”令巴侠刚说完,刺仁眼中就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狠色,并在其躬身退出时,还恶狠狠地瞪了刺塚一眼。

  “刺塚,这趟你和刺平出去怎么耽搁了这么久?没出什么事儿吧?”

  “回禀师父,一切都好,只是我们办事不力,才耽搁了返回的时间。”

  “哦?想来你二人也不是拖沓之人,怎会耽搁的?难不成是你师娘和令芙……”不愧为丰武学院的院长,令巴侠一眼就瞧出了端倪。

  “承蒙师父错爱了,耽搁的原因乃是氏亥村时隔三年之后,终于出现了一个天赋奇高的好苗子,因此大家伙就想着要庆祝一下,所以……”

  刺塚当然不会将令芙顽皮的事和盘托出,于是就找了个能让令巴侠高兴的由头,将此事一笔带过,同时也把易天昌拉到了身前。

  “天赋奇高…就这个小家伙吗?到何种程度?”果然,经刺平这么一说,令巴侠对易天昌起了莫大的兴趣。

  “师父,根据归元针两次的测试结果,我们断定他的天赋确实已达到了浅青色!”

  “什么!?浅青色?”令巴侠骇然。

  “是的,师父!”

  ……

  “封纹?封纹何在!”沉思良久后,令巴侠终于缓过神过来,大声呼喊起了其座下的一位师父。

  “封纹在,院长请讲!”听到令巴侠的召唤,那个叫封纹的男子瞬间现身在了府院大厅。

  “封纹,既然人都回来了,你吩咐下去,明日一早就开始验证所有新弟子的天赋!”

  “是,封纹领命!”

  封纹,丰武学院未入境弟子的师父之一,年纪在三十岁上下,为人谦逊低调,神武修为也分别到达了虚神境中期和尚武境巅峰,是一名三阶元星,比刺平那个三阶元辰,整整高出了一个境界。

  食堂草草吃完饭后,刺平就带着陆风往府院走去。

  当二人经过一座自然形成的小山时,陆风赫然看到在山巅之上居然刻有一篇以古法标注的铭文,于是便心生好奇地仔细端详起来。

  “神武元纪,丰武,班非觅,克竞,唯考爽尔,哉显允才,列十子:刺光麟、刺星彩、刺仁、刺疆、刺平、刺罡、刺天吉、刺符、刺柔、刺鹿儿,呈毛厥事,禀天。”

  这篇铭文是什么意思呢?怎么刺平大哥的名字也在上面?

  “陆风,你知道我打算带你去哪里吗?”刺平的突然开口,瞬间断了陆风的思绪。

  “我不知道……”

  “我带你去见个人,一个能决定你去留的人。”刺平眼中透出了彷徨之色。

  “决定我的去留?哦…给刺平大哥添麻烦了。”陆风低下头,心里五味杂陈。

  不久,府院大厅。

  “师父,弟子刺平回来了,对于延误这次新弟子验证之事,还请师父降罚!”见到令巴侠后,刺平的第一句话就是请罚认错。

  “喂!喂!疯牛!疯牛!你怎么也来了?”令巴侠还未来得及答复,易天昌就兴高采烈地冲陆风打起了招呼。

  “三娃!?是…是我自己找来的,在门口又刚好遇到了刺平大哥,所以……”陆风看着眼前陌生且颇具威严的中年男子,谨小慎微地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那太好了,我们又可以一起……”易天昌话还没说完。

  “爹!我们回来了!娘让我过来告你一声!”清脆的女声响起,当真是人还未到已知其是谁。

  同时,刺平和刺塚的右眼也开始不安分地跳了起来。

  “陆风哥哥!?”

  果然,刚入内的令芙瞪大双眼,手捂着嘴,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最后看着眼前受尽苦难的人儿,不管不顾地跑了过去。

  “陆风哥哥…你终于来找我了…我还以为那晚你生我的气了……”眼眶泛红的令芙牵起了陆风的手,即使当着令巴侠的面也没有觉得丝毫不妥。

  “令芙……”多日未见的思念,再加上此情此景,陆风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陆风哥哥,刚进芸萝城的时候,我发现花瓣已经没有了,还担心你会…当时我好恨我自己……”令芙哭得梨花带雨,极其自责地说道。

  “别哭了,我这不是来了嘛……”陆风说着,就轻抚起了她的后背,还为她擦掉了眼泪。

  “对了,你们怎么会在一起?”令芙扫视着眼前众人,讶异地问道。

  ……

  见没有人搭茬,令芙松开搂着陆风腰的手,走到了刺平和刺塚身前笑道:“喂!二位师兄,没想到吧?其实这都是我们私下里的约定,我沿途撒花瓣儿,他顺着标记走……”

  ……

  “诶?你们怎么都不说话呢?”后知后觉的令芙,终于察觉出了一丝异样。

  “小师妹!”刺塚冲她摇了摇头。

  “父亲……”马上明白过来的令芙,赶紧将目光投向了令巴侠,可是…为时已晚。

  “胡闹!刺平、刺塚,你们给我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经过都说清楚,这孩子到底怎么回事?”看着令巴侠面色铁青,令芙的欢愉之情瞬间被打掉了一大半。

  “回禀师父,此子名为陆风,今年将满九岁,是氏亥村的一名孤儿,我给其强行用归元针测试后,其也并无显露出有修行神武的天赋……”刺平如实道出。

  “哼!不要停,接着说!”令巴侠低头看着自己腰间的双鱼玉佩说道。

  “是!在返回学院的途中,我先刺塚一步察觉到了他的尾随,但出于对他身世的怜悯…便阻止了刺塚,总之…都是我一个人的错。”

  刺平说完后,陆风和令芙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们自以为是的小伎俩,早就被人家发现了。

  “令芙!你先回去找你娘,看来以后得对你严加管束了,再不能任由你这样恃宠而骄下去,简直无法无天!”

  此时的令巴侠是非常恼怒的,但绝不仅仅是因为令芙,还有刺平和刺塚的原因,这二人都是他平时非常看好的弟子,没想到竟会做下这样的事情,着实让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哼!我不回去!这都是我出的主意,你想罚就罚我吧,只要陆风哥哥他能留在学院,罚我怎样都行!”见令巴侠竟生这么大的气,倔强的令芙也不甘示弱地大声喊道。

  “好!我就如你所愿!刺平!在回来的路上,是你阻止了刺塚去揪出这个孩子的,是也不是?”令芙的任性,促使令巴侠彻底萌生了要连她一起惩处的决心。

  “是这样的,师父!”刺塚刚要上前拦着刺平,但后者已经肯定的答复了令巴侠,根本不给他顶罪辩解的机会。

  “令芙,让这个叫陆风的孩子暗地里跟着你们来到学院,确实是出自于你的主意,对也不对?”令巴侠目光如炬,灼得令芙头皮一阵发麻。

  “对,就是我,怎么了?”可为了能够让陆风留下,令芙依旧不肯退让,又拿出了一副咄咄逼人的气势。

  “呵呵,好!你们两个早都来了,别以为我不知道,给我进来!”令巴侠闷声说道。

  “小妹,你少说两句,这样顶撞父亲,像什么样子?父亲,您手下留情,妹妹还小不懂事,您就原谅她这一次……”

  “是啊爹,而且刺平师兄也是初犯,又不是什么大事,实在不行就让那孩子回去吧……”

  原来化天和化地在得知刺平他们回来后,便在学院内四处打听,最终还是被俩人寻到了府院,可他们万没想到竟会发生这档子事,于是就躲在了外面偷听,如今却也被令巴侠抓了个正着,索性进来帮他们求求情。

  “不行!!!谁都不能让陆风哥哥走!谁都不行!!”令芙脸上挂着泪痕,冲自己的两位哥哥大声叫道。

  “住嘴!这件事儿还轮不到你们教我怎么办!刺平!明日新弟子入院验证完毕后,罚你禁足半年,不得外出!”

  “是,弟子认罚……”刺平抱拳低头,刺塚等人则被令巴侠的严厉惊出了一身冷汗。

  “令芙!你也给我待在家中思过半年,期间绝不允许踏出房门半步!否则…绝不轻饶!”

  “还有,之后我会遣人将这个孩子送回氏亥村,谁都不许再为他求情,好了,都退下吧!”令巴侠说完后,就背转身不再语。

  此时的府院大厅,连空气仿佛都凝固住了,也再没有人敢露头吭声。

  因为他们知道,令巴侠对一个正在寻求破境的刺字辈弟子做出这样的惩处,力度不可谓不重,看来他是真的动怒了,千万不能再在这个时候触其虎须。

  “令巴侠院长,请您收回成命,不要惩罚刺平大哥和令芙妹妹了,我马上就走,我这就走……”卑微的陆风眼中含泪,不知道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他人。

  易天昌则躲在刺塚身后默默地看着他,除了温家大院那回,心中再一次为这个曾经的死对头感到了难过。

  “爹,你竟然这样对我…我要去告诉娘!陆风哥哥你不用向任何人道歉…都是我的错,是我…是我对不起你!呜呜呜!”令芙看了一眼陆风后就哭着跑了出去,化天和化地见状也赶紧追了出去。

  “师父…弟子恳求师父可不可以明日再让陆风离开,现下的天色已经有些晚了,我怕……”令巴侠听到刺平的请求后并没有立即答复,只是在过了半晌,才缓缓点了点头。

  所有人都走了……

  令巴侠也坐回到了他高高在上的位子上,此时此刻,他的心里才恢复了些许宁静。

  今日先是刺仁,然后又来一个刺平,这二人…都是无差别的对学院规矩发起了挑战,是绝不能容忍的。

  因为他每时每刻都在警醒着自己,规矩一旦被破坏,那么别说在学院了,还都是些修炼神武的弟子,如果是在外面,他们会捅出多大的篓子?

  他不敢想……

  毕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这么多年来,丰武学院在他的操持下发展的还算稳定,但其实…谁又能知道他自己的每一日却过得如履薄冰。

  他再也不想看到有外出的弟子,发生一去不复返的场面了,永远都不想……

  s..book585232708459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凛风揽夜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