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风揽夜月 第13章 哥哥,跟我走

小说:凛风揽夜月 作者:丑辰儿 更新时间:2022-06-23 18:03: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又到了一日涨潮时分,听着阵阵的海浪声,陆风埋下了头。

  现在的易家应该很热闹吧?单爷爷应该也到了吧?

  没想到平日里和自己嬉皮打闹的三娃,竟会有这么高的天赋,真的好羡慕他。

  而且在温家听村长和易家的人说,他们后日一早就要动身回芸萝县城了。

  到这时陆风才有所察觉,对于死对头三娃的离开…他的心中其实是怅然若失的。

  天色已大黑,大海处只能依稀看到几条渔船的轮廓和潮水在拍打到海滩上时,泛起的汩汩白色浪沫。

  此刻的易家饭庄。

  “两位丰武高徒,还有温笮妹子,我是个粗人不太会讲话,以后我就把小儿交给你们了,其余的…嗨!不说了,我先干为敬!”

  人声鼎沸的易家,三娃爹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我说易掌柜的,三娃那天赋是给咱氏亥村长脸啊!你应该高兴才是,怎么还能像个娘们般婆婆妈妈起来了?来!我提议所有人都敬易掌柜一杯!”

  温当先第一个站出来说道。

  “说的是啊,温侄女是咱自家人,有她在,你还有什么可不放心的?来!喝!”

  “对,咱村以后就看易家的了!”

  “喝吧喝吧!这是喜事儿!”

  一众村民纷纷起身,劝慰着有些担忧的三娃爹。

  温笮和刺平见状,也都微笑着端起酒杯陪众人浅尝了一口,令芙则拉着小脸熟视无睹地坐在那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陆风缓缓起身向海边走去,不出意外,他又将自己投身到了大海。

  然后就那样随意的漂着,无拘无束地漂着……

  不知过了多久,海浪突然大了起来,他小小的身体也在一个个浪涛的翻涌下,忽隐忽现的。

  “陆风,你干什么?”

  这时岸边传来刺平的声音,他万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在这个地方,两次全力催动武境。

  只见他踏浪而行,几个起落便来到了陆风身边。

  而陆风只感觉有人抓住了自己手臂,身体也在随着对方的起落飘忽不定……

  然后,耳边风停,人也被放到了岸上。

  “陆风,在我眼中你不是这样的孩子,你怎么会想不开呢?”

  原来在易家酒过三巡后,温笮看着一旁可怜巴巴的令芙,心中倏地就想起了陆风,便特意嘱咐刺平一定要来看看,没想到果然会出事。

  “刺平大哥…你错怪我了,我只是想一个人呆会,真的…呜呜呜……”

  陆风情不自禁地投入到了刺平怀中,并放声大哭起来。

  “小风,你今年才九岁,还有的是机会!”

  “刺平大哥,可我一天都不想再等了……”

  “唉…今日归元针没有伤到你,已是不幸中的万幸了,没想到你却这般作践自己!”

  “刺平大哥…我……”

  “走,我送你回家!”

  ……

  陆风失神地躺在床上没有起来,倒是村长单永一早就把饭菜给他送了过来。

  看着陆风还算平静,就是没有要开口讲话的意思,他便独自坐了一会儿后,摇着头离开了……

  一直到傍晚时分,当屋外渔民们忙碌的嘈杂声和骡马的铃铛声响起,陆风才回过了神。

  “令芙妹妹是不是被温当家拦下了,又或者是昨日自己的表现让她失望了。”

  想着今日令芙没来找自己,陆风心间涌上一股莫名的酸楚。

  又浑浑噩噩地挨到了晚上,单永送来的饭菜还是一口未动,他不知道…这样的状态还要持续多久……

  “咚咚咚!咚咚咚!”

  一阵急促地敲门声响起,瞬间将陆风的思绪打断。

  这么晚了会是谁呢?由于懒得张嘴询问,陆风就打算直接去开门。

  “陆风哥哥,是我,快开门!”

  “令芙?都这么晚了,你怎么…明日一早你们不是还要上路吗?你这样温姨会担心死的!”

  陆风一边说着,一边赶紧下地穿鞋,匆忙间还不忘打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物和头发。

  “陆风哥哥你别管那么多了,快开门,看我带什么来了?”

  刚进门的令芙就从背后拿出了一个包袱,然后火急火燎的当着陆风面就将其打开了,里面的东西也赫然呈现在了二人面前。

  “令芙妹妹,大半夜的你拿这么多花瓣儿来做什么?”

  陆风挠着头有些疑惑地问道,心中则猜测难道她是为了让自己开心?或是留下个念想?

  “陆风哥哥,我有一个好主意,明日一早我们启程回学院时,村里人肯定要结伴送我们出村,但这个时候你千万不要出现……”

  “令芙妹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听我说,等他们返回去后,我便会沿路撒这些花瓣儿,而你就在远处一路随着花瓣的标记跟我们走,这样不就能一起回学院了?”

  “这…我记得单爷爷和我说过,你们丰武学院的规矩是很严的,这样的话岂不是……”

  “笨蛋!不用你管这些,告诉我你为什么想去丰武学院?”

  “这个…之前不是和你说过了吗?”

  “回答我!”

  “我…我想找我爹,也想到外面的世界看看,如果真有那伤人魔兽存在的话,我必替百姓除掉它们!”

  “我还以为你也会为了我……”

  “令芙妹妹,你说什么?声音太小了,我没有听清楚。”

  “好了,不说这些了,要知道我是我爹的亲闺女,他总不会拿我怎么样吧?再说了,还有我娘和我的两位哥哥呢,他们也不会看着我受委屈而袖手旁观的,你就放心好了……”

  “这…不行,温姨答应过我,明年还有机会。”

  “迂腐!昨日看到你那样子…我…我今日白天一人上山采集了这么多花瓣,又大半夜的背着外公他们出来找你,你…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令…令芙妹妹,你别哭啊!”

  “我再问你一次,你跟不跟我走?”

  “不…不是…我知道你的心意,但我不能……”

  “太晚了,我得回去了!反正明日我会按我说的去做,你来不来自己看着办!”

  “令芙妹妹……”

  “哦对了,陆风哥哥,我发现在这个家…并没有你描述的那么快乐!”

  令芙说完后就收好自己的包袱,然后便头也不回的开门走了。

  “令芙妹妹,你…我……”

  陆风还想说些什么,可看着那决然离开的背影,终究还是没能说出口。

  屋外,刺平斜靠在墙上,嘴里还含着一根水草。

  他将双手环在胸前无奈地抬头瞧着月光,直至令芙的脚步声远去后,才长长地叹了口气,人也随之消失在了黑暗中。

  再次躺回到床上,陆风开始感觉有点冷了,便把单薄的被子往上拉了拉,身子又蜷了蜷,然后就闭上眼想让自己尽快地睡去。

  可一个时辰后,翻来覆去的还是睡不着,因为令芙的那番话就像是一道魔咒般,一直萦绕在他脑中。

  “怎么办呢?自己也很想跟他们走,但丰武学院的规矩……”

  “哎?如果我说是我自己找来的,不知道还会不会牵扯到他们?”

  “啧,陆风!就算是不会,可万一有人拦着你不让进,那又当如何呢?”

  “噢!对了,实在不行我就原路返回氏亥村,反正又不损失什么!”

  “可单爷爷……”

  “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唉…刺挠。”

  ……

  陆风和自己对话了半个时辰后。

  “好!既然打定了主意要去,那就别再犹豫!”

  想到这里,他立马从床上跳了下来,因为不管怎样都得先填饱了肚子再说,否则哪有力气赶那么远的路。

  随后便拿起桌上单永一早送来的饭菜,也顾不上什么冷热了,对着嘴巴就是一顿猛塞。

  接着又从墙角操起了一把柴刀,在之前被自己拍得残缺的桌面上,用他并不熟练的书法歪歪扭扭地刻了三个大字:“去丰武”。

  片刻后……

  陆风背着自己简单收好的行囊站到了屋子当间儿,他慢慢地转了一圈,环顾了一下这个自己从小长大的避风港。

  最后,望着破旧的木衣柜,他低头走上前去,稍一用力就关上了那因为年久潮湿而变形的木门。

  ……

  “娘,我们这么早就要走了?不能再等等吗?我还想去看看陆风哥哥呢。”

  熟睡中的令芙被温笮唤起后,揉着惺忪的睡眼说道。

  “芙儿,我们回学院需要赶整整两日的路程,而且小风的心情也不好,你就不要再在这个时候打扰他了。”

  “可是,娘……”

  “再说了,昨日白天你就没在家里呆着,难道不是和他在一起吗?”

  “这…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心虚的令芙赶紧应承过去,生怕温笮看出了什么,而且带陆风走这件事能否成功还尚未可知,不由得又担心起来。

  此时的陆风已经来到了北山后。

  想要觅一处比较隐秘的藏身之所,可由于清晨山林中雾大寒气重,所以衣着单薄的他不免被冻得瑟瑟发抖。

  他紧咬牙关快速地穿梭在林间,不久终于被他找到了一处地势颇高且不容易被人发现的地方。

  他蜷缩在一棵树后,为了取暖不停揉搓着双手,目光则留在了那条出村的必经之路上。

  半个时辰后。

  一乘有着红色帷布轿子的骡车,缓缓从氏亥山的山脚下驶出,当然后面还跟了一大群送行的村民。

  只是他们还不知道,自己现下的一举一动,早已被躲在远处的陆风收入了眼里。

  s..book585232708459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凛风揽夜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