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风揽夜月 第5章 他是我的恩人

小说:凛风揽夜月 作者:丑辰儿 更新时间:2022-06-23 18:03: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众村民见单永生气了便不再语,只是坐下后还心不甘情不愿地小声嘟囔着,显然他们还是不愿意接受陆风的。

  “老单哪!你究竟要护着他到什么时候?难道你忘了当日发现他时,咱们村遭了多大灾难?他可是个不祥之人啊!”

  令芙的外公温当先终于坐不住了,他可不能容忍一个遭全村唾弃的孩子出现在这里。

  “老温,这孩子是个苦命娃,你都这么大把年纪了,难道就容不下个他?”

  “老单这你别怪我,咱哥俩的交情什么都好说,唯独此事我不能犯了众怒,来人哪!”

  “是,老爷您吩咐!”两个早就摩拳擦掌的家丁,嬉皮笑脸的走了出来。

  “你…你们……”

  “单爷爷……”瞧着年迈的单永独自一人为自己说话,陆风很自责。

  “臭小子,我看在老单的面子上给你两条路,一,自己滚出去;二,继续赖在这儿,让我的人把你扔出去!”

  “好!温当家干得好!依我看早该这么办了,也让这小子长长记性!”

  “对,村长你就别拦着了,这可都是村里人的意思!”

  “是啊,是啊,想想当年他出现的时候,都把咱们村祸害成什么样儿了?”

  “村长,你就收回你那菩萨心肠吧!”

  “是啊,村长,这野种让全村人都跟着倒了霉,还不够晦气吗?”

  温当先说完后,几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村民起哄道。

  “唉…说话都留点口德,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你们…你们就不能……”

  听到这里,陆风不由攥紧了拳头,他自问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小心翼翼地在这个渔村过活,从来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甚至对羞辱自己的村民更是一忍再忍,可时至今日,他们为何还是不肯放过自己,居然说出这么绝情的话。

  “单爷爷,您别说了!您不用为了我再求他们!我走,我走就是了!”全程沉默不语的陆风突然抬起了头。

  “小风!”

  “村长,你别拦着他,小兔崽子还来劲了?”

  “是啊,我看今天不给他点教训是不行了!”

  “哼!你们都给我记着今日发生的事,而且你们的嘴脸,我陆风也记下了!”

  “好,既然你们容不下他,那这顿饭我老头子也不吃了!”

  “村长!”

  “村长!”

  “老单!你可不能走啊,你走,是打我的这张老脸呢!”温当先赶忙说道。

  “单爷爷,不必为了我这样,您是村长,得顾全大局,我一个人走!”

  不等单永再开口,决然的陆风便要转身离开。

  突然,一只手臂出现并搭在了他的肩膀上,然后带着他径直向南房走去。

  开始陆风还以为是被自己激怒了的家丁准备强行动粗,刚要奋力挣脱时,却听得所有人一片哗然。

  他赶忙抬头望去,原来是放自己进来的刺平。

  “刺…刺平大哥……”

  “刺平高徒,你这是……”温当先见状不禁问道。

  “温老丈,这孩子是令芙邀请来的客人,而且恕我不能苟同你们的待客之道,我先带他去南房了!”刺平头也不回的说道。

  “这…这丰武学院的弟子怎么会认得这小疯子呢?”

  “我怎么会知道?温当家你快拿个主意吧!”

  “是啊,难道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们……”

  人群中的几个村民还是不甘心,但这时谁也没有留意到令芙已经寒着脸走了过来。

  “喂!你们这些人想留下的就留下,如果觉得在这里让你们感到不舒服了,那就请你们自便吧!”

  “我…我们自…自便?这……”村民们顿时哑然,齐齐望向了温当先。

  “芙儿你…你在此胡乱语什么?”

  “我说让那些嚼舌根子的人自便!这都听不明白?”

  “你…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啊?你为什么让那小子进来?现在还当众说出这么大不敬的话?”温当先急问道。

  “外公,没有那么多为什么,因为陆风哥哥他…是我的恩人!”

  “恩人?什么恩人?他什么时候成你的恩人了?”

  “这你就别管了,你们给我记好了,谁也不许说陆风哥哥的坏话,更不许赶他走!听到没有?”

  “芙儿!你给我回来!”

  “我不!我也回南房了,希望不要有人来打扰我们!”

  令芙说完,就朝着刺平和陆风的方向去了,根本不给温当先更多的开口机会。

  众人见此情形大都面面相觑,心想这小妮子竟然连温当家的面子都不给,真是让娇宠坏了。

  可又一想,毕竟人家爹是丰武学院的院长,是有这个底气的。

  即便是她的外公温当先又哪里敢轻易地得罪她呢?

  想清楚后,这些人才摆正位置完全闭上了嘴,然后慢慢又将村里鸡毛蒜皮的小事拿出来畅聊,反正就当刚刚的插曲是没发生过一般,端的大度。

  尴尬的温当先见村民不再计较,也缓缓坐了下来,顿了顿后说道:“好了,好了,不知道这个小兔崽子使得什么障眼法,竟然迷惑了我家芙儿,大家别往心里去,来来来!吃饭、饮酒!稍后我会让小女好好管教她的。”

  另一边,刺平轻轻推开房门,映入陆风眼帘的,就是诺大的桌子上摆满了比外面还要丰盛的珍馐佳肴,还有已经在座的两人。

  其中一位是面带微笑的貌美妇人,另一位则是和刺平一样着装干练的青年,都是陆风未曾谋过面的。

  随后满面春风的令芙也走了进来,只见她先是回头看了一眼陆风,然后便羞答答地跑到了美妇人身旁。

  “坐吧,陆风!”

  刺平把陆风摁在一个座位上,自己则跟着坐在了旁边,此举也让陆风心里踏实了不少。

  这时坐在陆风对面的美妇人开口说话了,她道:“刺平,刚刚外面发生了什么,怎么那么吵闹?难道村里的那几条酒虫又喝多了?”

  “师娘,没事的,都过去了!”

  “哦,那就好,刺塚还说想出去看看呢,我担心让他看到氏亥村不堪的一面,硬是拦着没让去!”

  “呵呵,师娘你多虑了!”叫刺塚的丰武弟子笑道。

  “孩子,我姓温,也是咱们氏亥村人,令芙是我的小女儿,谢谢你今日及时救下了她,大概经过他们都和我讲了。”

  “温姨您别客气,就算我不在场,刺平大哥也不会让令芙妹妹有任何危险的。”

  温笮听了陆风的话后,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又说道:“陆风,我突然有个想法,不知你答不答应……”

  “温姨,你说就是了。”

  “好,陆风,看得出芙儿和你很投缘,所以在接下来的几日我想把她托付给你,不知你愿不愿意?”

  “把…令芙妹妹托付给我?”

  “嗯,你知道芙儿她是第一次出门,顽皮呆不住,而我们尚有些事脱不开身……”

  “温姨您别说了,就这事儿吧?”

  “嗯,就这事啊!”

  “那太简单了,没问题!”

  见陆风答应的如此爽快,温笮就对着刺平和刺塚说道:“呵呵,总算能有人为我们解决一件头疼的事情了,可是…千万别再去危险的地方咯!”

  “嗯,我们知道了!”令芙抢先回答道。

  “好了!大家都吃饭吧,别拘谨!”说完后温笮还朝陆风做了个一起吃的手势。

  “哦对了,娘…我才不叫人头疼哩,你不要当着陆风哥哥的面那样说嘛……”

  刚刚还对着一院子村民耍小脾气的令芙马上就不干了,在瞟了两眼陆风的神情后,便腻进了温笮怀里撒起娇来。

  “小师妹,你还不叫人头疼?你快饶了我们吧,师娘,您先请!”刺塚说道。

  ……

  原来她就是单姨口中的温家闺女,也是令芙妹妹的母亲,唉!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还很好,我娘…应该也是这个样子吧……

  “陆风?你发什么呆呢?快吃啊!”

  “哦,好的温姨。”

  逐渐放松下来的陆风,盯着眼前早已望穿秋水的饭菜,终于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期间,两个小家伙聊得甚是热络,关系自然也就亲近了不少。

  “嗝!”

  陆风好久都没吃过这么饱了,尤其这顿饭的氛围非常好,让他忍不住又多吃了些。

  最终不得不瘫坐那儿摩挲起了自己已经胀到发痛的肚子,惹得对面的令芙是不住偷笑。

  “温姨、刺平、刺塚两位大哥,明日一早我就来带令芙妹妹出去玩,你们放心办你们的正事儿。”

  由于餐中已经熟稔,于是在说话间陆风就掏出了自己的碗筷,并开始不停地往里划拉着一些平日里只敢想却吃不到的饭菜。

  “好的,明日芙儿就拜托给你了,时辰不早了,一会就让刺塚送你回家吧。”

  “是,师娘。”

  “不不不,温姨和刺塚大哥不必麻烦了,我刚刚看到村长单爷爷也在,刚好和他顺路。”

  “这样啊…那行吧,回去记得代我向你的爹娘问好!”不知情的温笮起身说道。

  本来陆风在见到温笮时就想起了自己的娘,现在又听到她说这样的话,忙碌的双手就突然停了下来。

  “温姨,我找不到自己爹娘了……”

  欢愉的气氛瞬间就降到了冰点,正当几人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陆风时,陆风却笑着说道:“温姨,我可以把这条牛腿也带走吗?我想把它拿给单爷爷……”

  抬起头后的陆风,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不由让人感觉年幼的他是那么懂事。

  温笮回过神来,赶忙伸出双手说道:“当然,当然,都拿去吃吧,再拿点这个……”

  s..book585232708458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凛风揽夜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