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风揽夜月 第2章 疯牛的处境

小说:凛风揽夜月 作者:丑辰儿 更新时间:2022-06-23 18:03: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数百年之后的一个小渔村……

  朝起炊烟袅袅,暮至落日缓缓,晚间的月升伴着万千星辰,将它独有的银光倾洒在了整个大地之上。

  万物都被银装素裹起来,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静谧与温馨。

  它多么希望在这片大陆上的人们都能如现在一样,静享岁月的美好。

  可单纯的世间怎能抵住人类日渐增长的贪婪之心,由此日积月累的矛盾,有朝一日总会耐不住寂寞而爆发出来。

  尤其这片大陆的主宰,是人人都敬畏的神武修炼之人,这就更增加了激化矛盾的可能性。

  因为自古以来他们之间的斗争就从未停歇过,期间累得生灵涂炭民不聊生,所以寻常百姓都是对他们避之唯恐不及。

  这是一块古老而苍茫的大陆,其分七国,我们的故事就要从这块大陆最南端的湃伊国开始。

  惘牛州,湃伊国中最南端的州。

  尹晨郡,惘牛州内最南端的郡。

  州之所以称为惘牛州,百姓们众说纷纭,可其中最令人信服的一种传是:“惘牛州凭借其幅员辽阔而且地处最南边的优越位置,土地常年滋润气候四季适宜,非常的适合耕种,所以每到收货季节时农产和海产都颇为丰富,导致以耕地才能体现自身价值的牲畜常常沦为当地人的桌上佳肴,其中尤以牛为代表,劳作中可有可无的存在,的确迷惘,所以称之为惘牛州”。

  天色已近傍晚,袅袅的炊烟正陆陆续续地从各家各户的烟囱中升起。

  到晚饭时辰了,可在村口的近滩处,还是有三五成群的孩子们在打闹嬉戏着不肯回家。

  这里还有十七八条渔船正在紧锣密鼓地收着渔网,整理着昨晚出海时捕获的渔产。

  另外,几支从县城里来的骡队也在有条不紊地帮他们运送着渔货,干着些算是苦力的营生吧。

  但这些汉子和他们的骡马早已习以为常,他们所操心的,不过是多吃点苦将主家的货顾好,回去后多得点紫金与草料罢了。

  这时有几位村民过来找自家娃儿回去吃饭了,当然有些不听话的,是直接被揪着耳朵拎走的。

  娃儿们龇着牙、咧着嘴,可状态还都是兴奋的,显然这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的事了。

  “不知道回家吃饭?这都什么时辰了?已经开始涨潮了,多危险?”

  “娘…!”

  “别叫我,每年有多少人溺死在这里难道你不知道?嗯?平日里和你讲的都就着饭吃了?看我回家再收拾你!”

  一位母亲已经迫不及待地在海边大声训斥起了自己的孩子。

  “娘!你看“疯牛”不是也在吗?他水性是极好的,也一定会保护我们的。”

  这时,这位母亲先是回头看了一眼小孩口中的“疯牛”,然后再转回头用另一只手掩着嘴小声说道:“他无父无母没人看管,整天就知道晃荡,没事就在海里泡着,水性能不好么?”

  “可他……”

  “如果咱们村没有村长接济他,他早饿死了,所以你还是少和他在一起玩,免得误了前程,哼!克死亲娘自己倒过得快活!”

  其他父母似乎也听到了这位母亲的“低声细语”。

  有的紧拉了一把自己的孩子,有的则是用力推搡了一下,但都是头也不回的匆匆走了。

  在经过一番认领后,此时的海边约莫还剩有七八个娃儿。

  他们赤着上身,卷着裤腿儿,都围绕在浅海处一艘业已废弃的渔船边玩耍。

  另外,海滩上还蹲有一个年龄大概在六七岁左右的小女娃,她浑身脏兮兮地满是泥沙。

  可之所以还能看出她是个女孩儿,只是因为头上扎起的两个小团子。

  小姑娘叫令芙,家中有三个孩子,上面还有一对双胞胎哥哥。

  父亲令巴侠今年四十出头,是尹晨郡丰武学院的院长,负责教导郡内几个县孩子们的神武修行,总的来说,在惘牛州也算是个能排的上号的人物。

  而母亲温笮是个贤淑的女人,每年一到这个时日便会回到这儿来探亲,因为这里是她的娘家,这不,今年就带着令芙回来了。

  温笮的娘家家境不错,但是由于双亲年事已高,尤其是令芙的外婆身体抱恙常年卧床,所以老两口便决定永不离开这个居住已久的海边小村庄了,也就打消了去芸萝县城投奔女儿和姑爷的念头。

  最后…也只能由着手无缚鸡之力的温笮来每年往返一趟了。

  可她回趟娘家其实是没有那么容易的,期间不仅需要山高路远的跋涉,还得时刻提防有魔物的出现。

  因此每年得到了学院选拔新弟子时,她才能跟着来这儿招生的丰武弟子一起回来。

  难道这天下真成了乱世,就连温笮回趟娘家不过两日的脚程,也得需要一路上有人护送跟随吗?

  答案当然是肯定的,因为在这块大陆上,时不时的就会出现一些未知的神秘森林。

  它们或大或小,或远或近,可一旦出现,其中就必然有魔兽的存在,因此伤人亡畜的事件也就屡见不鲜了。

  但凡事有利就有弊,在这个时候各学院弟子或宗派高手,就可根据自身的修为情况,对魔兽森林进行探索上报或是直接出手了。

  因为他们可以从中获取相应的报酬和神武境的提升,所以这类人对于魔兽的存在是并不排斥的,相反还有些欢迎。

  这时,海水中兀的冒出一个赤身光头约莫十岁左右的男娃儿。

  他先抿了一把自己的脸将海水拭去,然后又回头看了一眼岸边的令芙,眼珠一转便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容。

  令芙见状愣了一下神,赶忙问道:“怎么三娃哥,你要回家了?”

  原来这个光头小男孩唤作三娃,在听到令芙的询问时他也没有回答,而是在靠得近了些后才不怀好意地说道:“不是不是,我是想叫你下来和我们一起玩儿”。

  令芙听他这么说,身子就不由得往后挪了挪,待她刚作出一个想要扭身逃跑的动作时,已被三娃一把揪住了衣裳。

  “三娃哥,不要,不要啊!娘,娘!我要回家!”

  令芙带着一丝哭腔奋力地朝村口呼喊着。

  “我教你耍水,你怕什么?胆小鬼,来!”

  一手叉腰的三娃开始把她小小的身子往水里面拖拽,转眼间两人就来到了废弃搁浅的渔船那里。

  水虽然不深,但是令芙毕竟还小,加之又受了三娃这么一惊,她根本连站都站不稳了。

  所以在踉跄中跌倒后,海水就有一口没一口的灌进了嘴里,终于还是害怕的一边扑腾,一边“哇”地大声哭了出来。

  “三娃!你干什么?放开她!难道你就会欺负人吗?现在居然连个女娃儿都不放过,真是下作!”

  站在海水中的另一个男娃看到后,大声地斥责道。

  可他声音刚落,海水中的几个孩子就立马分开了两边,几个站到了这个出制止三娃的男孩背后,几个则站到了三娃身旁。

  “疯牛,你走开!我不想和你一般见识,我只是想教她耍耍水,难道这也有错?”

  三娃说话时多少有些心虚。

  “别废话,你快把人放开,一会她爹娘来了用不着我收拾你!”疯牛毫不退让。

  “不放,我又没做什么错事!干嘛要听你的?再说了,她爹娘是谁,我怎么没在村里见过?”

  三娃虽然嘴上说的不怕,但还是微微扭头用眼角余光扫了一眼身后土坡上的村口。

  “我该说的都和你说了,你别后悔……”

  疯牛话刚说完,人就一个猛扎入水朝三娃扑了过去。

  三娃没想到疯牛还是这么霸蛮说干就干,吓得他一分神手没抓紧,令芙就被疯牛揪了过去。

  然后只见他慢慢地把令芙扶到一边,直到她的双手牢牢抓住废弃小船的桅杆后,才扭身回来接着和三娃对峙。

  “疯牛,你?又要打!?好,今日就和你拼了,哥几个上!”

  三娃气急败坏地叫道,随即他身旁的几个帮手也是卯足了劲地朝疯牛那伙冲了上去。

  刚安顿好令芙的疯牛眼看三娃带头冲了上来,情急之下只得用力拍起了无数水花,顿时就惹得对方几人乱了方寸。

  他则迅速上前一胳膊肘就圈住了三娃的脖颈,然后使劲地往水里摁。

  就此,两伙人终于扭打作了一团,水花四溅……

  “小师妹!你在哪里?小师妹!”

  这时从村口处走出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大声地朝海边呼喊着。

  “刺平师兄…我在…这里!救我!刺…平师兄!”

  令芙听到熟悉的声音后慌忙回应,可是两者间的距离实在太远了,她的嗓门也不够大,所以也不确定对方能不能听到。

  这时大海已经开始涨潮,几个打闹的孩子也由于未察觉到刺平的出现而闹得更欢实了,因此造成的大量水花就继续盖在了令芙脸上。

  随后…她再无气力抓着桅杆,不久便被海浪带离了岸边七八米,到了更深一点的地方。

  “师妹小心!救我师妹!令芙再坚持一下!”

  虽然相隔数十丈,但刺平还是一眼就看到了海水中令芙那若隐若现的身影。

  随即一边大喊着,一边武境内的武元就开始翻滚起来,同时身体也像脱了缰的野马般,朝大海的方向掠去。

  s..book585232708458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凛风揽夜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