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风揽夜月 第一卷:潜龙勿用 第1章 保遗脉,身陨落

小说:凛风揽夜月 作者:丑辰儿 更新时间:2022-06-23 18:03: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笑看穹宇兵中皇,诸子安敢犯天威!阳阿剑,出!七神将携蔡水速退!圣、殷两界族人听我号令!杀!”

  天空中,一个眉宇间尽显帝王之气的男子大声喊道,此时他的头发有些松散,银色的甲胄也满是疮痍,破损处,甚至都能看到淋淋的鲜血和森森白骨。

  “什么?不!俺不走,如今青帝你身受重伤,俺又怎能忍心离开?”七神将之一的阴康,断然拒绝道。

  “阴康!”

  “青帝…要死咱就一起死!对这些天煞的逆贼们俺宰一个算一个!”阴康紧握着手中兵刃,看来想让他走,不是件容易的事。

  “阴康,我知你重情重义,但这场浩劫乃是天数,是我力不可违的!”

  “那也不行!咱们并肩作战数百载,俺可从未离开过你的身边!”

  “快走!就当这是我下的死命吧,而且…我那刚出世的痴儿,就拜托给你了……”提到自己的孩子,青帝目光中就忍不住露出了慈祥之色。

  “小…小族长!?嗨!真是气煞俺也!柏皇带蔡水走!其余五神将助俺杀出重围,护青帝后裔!!”两难之下,被逼得欲哭无泪的阴康,只能忍痛取其重。

  “是,请青帝放心,我等誓死护世子周全!”阴康话音刚落,下方的乱军之中,六道刚毅雄武的声音冲天而起。

  “都给老子去死吧!普地技,沸反盈天!杀杀杀杀杀!”悲愤的阴康从天而降,一路泪水夹杂着怒吼,就朝大殿里的万千人群杀将了进去,霎时间哀嚎之声响彻天际。

  趁着这个间隙,青帝目光转和,缓缓看向了自己身旁的绝伦美妇。

  “希儿,阳阿剑的力量太过强大了,凭我…还无法掌控它。”重伤的青帝,嘴角噙着一丝苦楚。

  “青帝,那你……”美妇目中泛泪,当她刚要冲过去时,后者已伸手阻止了她。

  “我已油尽灯枯,请它出来,不过是想震慑一下对方,为七神的撤出…拖延时间而已。”青帝说着,就再也忍不住,呕出了一滩黑血。

  “不…不…不!我们还要一起看着风儿长大,他还没有叫你一声父皇,叫我一声母后呢!”美妇人凄然的大叫道。

  “呵呵,世事无常,看来我们是没有这个福分了…呃……”身上多处伤口,使得空中的青帝摇摇欲坠。

  “我好恨……”

  “希儿,稍后你我将同启大阵,结局你也知道…圣天界和殷墟界,将会随着我们的逝去而荡然无存,你…不会怪我吧?”弥留之际的男子,在最后还是不忘征询夫人的意思。

  “与帝结缘至今,只觉好梦易醒,叹奈何,于你闭关时,我未早日察觉异族的祸乱之心,却又怎能怨你?”希儿只觉胸口一阵绞痛。

  “希儿……”男子轻轻唤了声女子的乳名,便缓缓闭上了双目,因为,他也不想面对这即将到来的离别。

  “青帝,一切都是我的错,只是我们的孩儿…希望他渡过这一劫后,能在人世间平安长大就好。”

  “是我对不住你们……”两滴清泪,从男子紧闭的双目中,悄然滑出。

  “风,最后一战,我不想你心中再有任何牵绊,能与你生死同裘,希儿知足了!”女子也在生命的最后关头,向男子诉说起了衷肠。

  “哈哈哈哈!希儿豪气干云,我风青帝得妻如此,还有什么可遗憾的?来吧!”男子猛然睁开双眼,彷如获得了新生一般,看来,他已经准备好赴死了……

  “诸天界的逆贼,你们听好了,今日尔等竟敢以下犯上,侵我天界圣域,那就别怪我风青帝玉石俱焚了!”

  圣天界内,四界一域铺天盖地的数十万人马,正在拼死地绞杀当中。

  其规模之宏大,战况之惨烈,以致往昔如仙境一般的圣界中,到处都是支离破碎的断壁残垣,和双方堆积如山的累累尸骸……

  实在不敢让人直视。

  而刚刚对话的男女,正是这里的主人,他们望着下方已毁之殆尽的千年基业和愈来愈式微的己方,终于做出了一个可在心中泣血的决定。

  祭身启阵,灭了诸天各界。

  “不愧是青帝,都强弩之末了,还要逞一时之嘴快,圣天界完了,殷墟界也完了!我劝你们还是乖乖地把阳阿剑给我交出来,说不定还能留个全尸!”

  青帝话音刚落,下方人群中,就有一男子阴恻恻的说道。

  “把阳阿剑交给你?哼!看着你祸乱诸天,贻害人间?”希儿怒斥道。

  “哟,还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地母呢?那既然这样,我也只能强抢了,桀桀桀!威法伏熊,上!给我撕碎他们!”男子的狂傲世所罕见,因为他所面对的,可是曾经的诸天之主啊!

  “吼!”

  男子话刚出口,一头体长三丈有余的红眼黑色巨熊,在随手拍死面前的几人后,就猛地冲天而起,立时便朝悬于云端的青帝扑了过去。

  并且在其彪悍的身形周围,还裹挟着万千碎石,瞧那气势,仿佛只要动用其中的一颗,就可将胆敢阻拦它之人砸个粉碎。

  “断修,我知你谋我之心已久,正好今日我们就来做个了断,永久的了断……”

  “吼!”

  青帝说话间又是一声巨吼,只见一道白光“嗖”地从他身后射出,瞬间便与那头黑色巨熊缠斗在了一起。

  “哼!全法白虎?好…今日我断修就费些功夫,让你们主仆三个到黄泉去相见!”断修咬着牙切着齿,恨不得现在就生剥了二人。

  这时立于青帝一旁的希儿开口了,她道:“白儿回来,你的任务是护帝启阵,谁让你擅自出去的?”

  “呜…呜……”

  受到训斥后的白虎,虽不甘愿,但还是悻悻地回到了青帝身旁,只留下一脸惊呆的巨熊杵在原地。

  也许它在想,大家都同为神兽,为什么白虎的力量却要比自己强横那么多,端的是来去自如。

  “地母你说什么!?启阵?难道你二人要…哼!吓唬我?如果你们胆敢启动那道禁忌之阵,可知道结果会是如何吗?”

  “……”

  “地母!回答我!你们真的打算置圣天界和殷墟界的众生于不顾了吗?”

  心下骇然的断修,一边追问着对自己恍若未闻的希儿,一边密切关注着空中,那闭目盘膝的青帝一举一动,还有,环绕在其身边的阳阿剑。

  希儿则一瞬不瞬地望着自己夫君,因为在她心中,已经认定了这是诀别前的最后一眼……

  绝美的面庞十分坦然,淡淡地笑容里蕴含着无限不舍。

  “地母!你倒是说话啊!难道我们非要斗个鱼死网破吗?”眼看局势就要超出自己的掌控,再也忍不住的断修怒吼道。

  “怎么?堂堂迦楼族族长断修,也会怕?可走到这一步,到底是谁造成的?”希儿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位异族的最高统帅,大义凛然的说道。

  “你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就和当年你义无反顾的带领殷墟界选择了青帝……”在希儿的审视下,有些心虚的断修不得不将往事重提。

  “呵呵,都过去了,我只知道在不久以后的诸天中…你们迦楼界和泯阳界将不复存在,其他的…就不是我所能顾及得了的了。”

  希儿一席话,相当于直接宣布了断修等人的失败,也将后者这个不忠不义之徒,彻底打入了深渊。

  “你…你们…风青帝都统领诸天这么多年了,凭什么?我断修有哪一点比不上他?”断修把心中积压已久的愤懑,通通在这一刻,大声释放了出来。

  “就你也想统领诸天?呵呵,心术不正,等待你的必然只有天谴!”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我断修就是天,你能奈我何?咱们就好好看看,最后究竟会是谁不得好死!”神似疯癫的断修,仰天大笑道。

  “既然这样,多说无益……”希儿说完,便凌空向青帝走去,再不理会这个曾在自己裙下,甘做牛马的男子。

  “好!五殿长老何在!速速与我将青帝和地母斩杀!万不能让他们启动大阵毁了诸天!”

  断修不顾一切的大喊道,因为他绝不允许别人再这样无视自己,尤其,当那个人是他到现在都深爱着的人时,更不能容忍。

  “是,族长!圣天界和殷墟界的族人你们听着!圣天七神都已叛逃,我看你们谁还敢挡?”

  一位迦楼界的长老,本想着以此来动摇两界族人的军心,可没想到,此举将会给所有人都招来催命符,包括,他自己。

  “七神都退出去了吗,看来时机已到……”陆希儿轻声的呢喃完,便举目环顾了一下四周,看了眼还在抵死捍卫圣天界的两族族人后,眼泪就止不住地落了下来。

  与此同时,空中青帝那可威四界、摄九天的声音蓦然响起。

  “道之大化,谓为阴阳,令!谷神不死,是谓玄牝,诸天草木万物可兵,借其之力绵绵若存,持而盈之,揣而催之……”

  “圣天古阵,湛兮无止,道之为物,惟恍惟惚,今青帝愿为人逝,堪封诸天各界,跪!怜乞天佑!喝!万化冥合缚天阵!启!”

  只见他不仅口中念念有词,而且双手还在快速地结着印记,不过嘴角处,却也溢出了些许殷红。

  终于,在青帝的苦苦支撑下,封存于圣天界千年已久的一方巨阵,缓缓开启了……

  看着爱郎逐渐模糊的身影,陆希儿擦了一把泪水,遂盯着向自己和青帝冲来的断修等人,檀口轻启道:“怒法腾蛇,出!给我拦下他们!”

  “嘶!”

  随着一声蛇鸣,整个圣天界都跟着晃动起来,让人分不清到底是因青帝启动大阵时所致,还是由于腾蛇的力量太过威猛。

  “轰轰轰!”地又一阵巨响。

  一条长约五丈的白色巨蟒腾空而起,同时,由于它的出现,断修等人的冲杀去路,也被彻底断掉了。

  “该死的臭蛇!你们挡下它,我去斩杀地母!我相信仅凭一个半死的青帝,是不可能完全启动大阵的!”看着面前气势汹汹的腾蛇,断修怒不可遏地吼道。

  “是族长!腾蛇就交给我们,但您千万不能让青帝和地母开启大阵啊!否则我们对泯阳界也不好交代……”断修身后的一位长老,不无顾虑的说道。

  “嘁!说什么混账话?一旦古阵开启,你以为泯阳界能逃得了吗?我们还需向何人交代?”断修怒骂道。

  ……

  “天地四象,同出两仪,令!有物混成,先天地生,独而不改,行而不怠,故物存灭皆因于此……”

  “地女陆氏,以族之名,辅而丰之,佐而盛之!今祭己于古阵,为我行天下大道,济人间万民于水火,跪天鉴之!万化冥合缚天阵!启!”

  此时圣天界内的所有人,都清楚听到了地母陆希儿那婉转悠扬的天音,这才猛然发觉,其不卑不亢的气势,是要与青帝之前的咒法遥相呼应的。

  可在他们心中还是不敢相信,这两位原属于诸天界的巨擘,竟真的愿为人间界做出这么大的牺牲。

  一时间都不禁停下了手中打斗,就连缠斗到空中的各族族人,也都纷纷落了下来,等待着那接下来源于天地间的末日审判。

  “糟…糟了!还是晚了一步,快!诸位长老快趁着大阵还未完全开启,去替族人撕开通往人间界的一道口子!快!”断修见状急忙喊道。

  “那族长你呢?”

  “别管我!我尚有九黎鼎护身,他们一时还奈何不了我,哼!既然动不了青帝和地母,那我就朝白虎的身上下手,绝不能让它也将自己的神武之力灌入到阵中。”

  “族长……”

  “你们记住!到了人间界后先行追杀圣天七神,尤其是他们带走的那个婴孩,为我迦、泯二族永绝后患!”心狠手辣的断修,最终还是决定斩草除根。

  “是!迦楼界与泯阳界族人听令!与我等速速退出圣天界!”

  这位长老的话音刚落,两族中,早无恋战之心的族人,就纷纷朝着圣天界的尽头跑去,一路上丢盔弃甲,鬼哭狼嚎的场面,好不不壮观!

  “该死的青帝和地母,居然害得我们这么惨,我一定要将你们碎尸万段!”

  “……”

  “举火燎天一念间,凤鸣朝阳亦魍魉,凤火燎狱扇,出!诛尽!”

  随着断修的勃然大怒,圣天界内顿时陷入了一片火海,而还在启动大阵的青帝和地母,就身在其中。

  只不过,他们身边一个有白虎护卫,一个有腾蛇坐阵,为他们勉力抵御着火舌侵袭。

  但下方那些还没来得及逃走的各族族人就惨了,不管他们的修为有多高,道行有多深,基本沾染上一点火星子,身体瞬间就化为了灰烬。

  至此,原本景色秀丽的圣天界,彻底沦为了一方炼狱……

  良久,火海的中心。

  “风儿!要好好活下去,父皇与母后…不能陪你了!”

  s..book585232708458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凛风揽夜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