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亚西兰 第八章 伪州的天空

小说:再见亚西兰 作者:压力山大尔世 更新时间:2022-06-28 20:47: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世子放走了鬼爷,也把身上仅剩的元通,都给了他们,这让梦姑娘费解。

  她便问:“你为何还要给他们元通?”

  世子只是笑说:“我钱多。”

  但说起要杀他的人,却是一点头绪也没有,因为鬼雄七什么都不知道,只知幕后之人是将军城的人。

  当然也不算太糟,至少他有了思考范围。

  只是感慨,他在将军城颇有声望,也不曾和别人有什么积怨,不曾想竟还有人要害他。

  路漫漫其修远兮…

  幕后人哪能那么容易被他猜到,还是先去司宗门,之后这些事再慢慢说罢。

  这一路,也算是磕磕碰碰,他们总算是到了这所谓的伪州。

  世子站在山峰,如立于圣地两分之界,身后沃野千里,身前阴霾裹州。

  定睛一看,是看不进去的。

  梦姑娘又给他详解一番…

  简单的说,伪州之地,有三层之分。

  最外面的那片阴森恐怖的界域,有一片很浓厚的瘴气,那便是圈外层,也称之位毒瘴,隔绝外部空气,厚度直达一里地,含有高密度的剧毒毒气,这一里之地,不存在任何生命。

  圈外层之后,便是生物层,即是生命可以存活的辽阔地域,也是伪州主干区域,当然也有毒气,但只是低浓度,已被里面的植物吸收稀释。

  所以里面的动植物,都含毒,且有些是剧毒,人一不小心被划伤、抓伤,也会一命呜呼。巧的是里面也长有解毒草,如果没死前可以吃到的话,还是能救一小命的,但这解不了毒气,却也可以用来做沫布,短暂时间隔绝毒气。

  虽然里面的毒气,毒不死生物,但长期吸食,身体就会产生变化,因为那不是普通的毒气,至于是什么变化,世子进去便可知道。

  还有最后一层,便是伪州中心层,其实就是司宗门后山别院。

  那里是伪州唯一有阳光的地方,其奇妙之处,一难尽,只因是司宗门禁地,梦姑娘也无法细说。

  那就啥也不说了,进去吧!

  “还有一个问题…”

  梦姑娘忽然思考了起来,似乎还有些担心。

  世子便问:“怎么了?”

  她打量了一眼,说到:“你有童子尿吗?”

  这倒是提醒了世子,面对这毒瘴,却是一点也马虎不得,哪怕是习有罡脉神气的梦姑娘,恐怕也难以仅此穿过这毒瘴。

  虽然他身体里也有罡脉神气,但他毕竟不像司宗门的人从小习之。

  冒然冲进毒瘴,恐难以抵御这毒瘴之气,讨个死不复生。

  不过…

  世子红了脸,说道:“幼稚,普通尿也行。”

  随后,他扯下布条,找个没人的地方,尿了上去,之后绑在口鼻上。

  尿了两份,给了梦姑娘一条,可惜她不要。她的包裹里有解毒草制成的布块,而且还不止一份。

  她递给世子,说:“也不赖,双重防护,护你无忧。”

  真是气煞人也!

  世子生气了,问她为何不早说。

  可梦姑娘却要说:“我本来是想告诉你的,可是你动作那么快。还有,你还没跟我道歉,你还敢生气?”

  “道歉?道什么歉?”

  “你自己清楚!”

  …

  闹罢,俩人弃了特别快骑。

  梦姑娘带着世子,飞一般地穿过了占据一里之地的毒瘴。

  穿过毒瘴,可见生物层内,草木林叶黑得发紫,望眼无边的伪州被笼罩在昏暗的毒气里,不如说是恶魔的领域,梦姑娘描述的一点都不夸张。

  如梦姑娘所,深入伪州,到处都是危险。里面的动物,体型硕大,长相怪异,竟和古书图绘之异兽相仿,长角巨狼、人面单足鸟、八爪巨蟒、多尾长毛怪,千眼巨齿蛛、双头蝠翅无毛猿…

  原来这些生物真实存在,会是万尘沟跑过来的吗?

  梦姑娘时刻保持警惕,反观那个男人,他为何能如此淡定,弃了尿布和解毒草布块,为何还能不受这里的毒气所害?

  走了很长一段路,他都相安无事,梦姑娘便严肃了,直问到:“你怎么一点事也没有?”

  那当然是罡脉神气的作用,世子也不告诉她,让她瞎琢磨,只说:“区区小毒,大丈夫…”

  说时,他停下了脚步,阳光的表相,逐渐变得深沉,肃穆。他迷离的眼神,陷入了焦灼,无,深思!

  在他眼前,是一批似人非人的怪物。

  是人吗?

  是的!

  他们只是来到了丧奴街,看到了一群行尸走肉的丧家之奴。

  不如说是一群木偶,一举一动,不像个人样,毫无思想、意识。像漂流的鬼魂,六神无主,没有感情,却脾气暴躁。在环境的影响下,他们的躯体是瘦瘪的,肤色也变为了黑紫,一身毒疮,恶臭难闻。

  他们退化得很快,梦姑娘说,他们已经不具备语交流,受不得刺激、尖耳的声音,更听不得奴隶这两个字。

  在这片伪州,丧家之奴组成的丧奴街,长达二里。

  他们脸上的奴印,虽然不会再被抹去,但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重新活得了新生,然而这种新生,也仅是因为他们没有了思想。

  这种事,世子是最清楚不过的。

  在各国的律法里,奴隶是必定终身需要被惩罚的对象,是不应值得同情的枉法之徒,是公认的不该被承认为人的人。

  他看着这些丧家之奴,还有他们鸦鸦待哺的新生婴儿,他心情沉重,或者说是不知道该允何思考。

  当然,在丧奴街生活的,也不尽是丧奴,其中不乏要钱不要命的商贩。

  这些精明的商贩,长期与丧奴进行交易,等价兑换,总能在这里换到各种奇葩的东西,再转到外面世界换来更多的金钱,而且他们懂得对外保密,各种商品也应有尽有,司宗门自然也成了他们的长期客户。

  所以,在这种地方生活,也不是没有规矩的。各取所需,互不干扰,这是必须遵循的规则。

  可有时候,一些商贩也很过分。没有思想的丧奴,经常任他们摆布、羞辱,这一幕正好被世子撞见。

  而他并没有出手制止,真是出乎意料的冷漠。

  是因为怕吗?

  还是这些人不值得被同情?

  丧奴街的天空,红晕出血,它不是心脏,带不了搏动,所以只能是平凡的,自然也是压抑的,因为再没其他色彩。

  世子也寻不到答案…

  出了丧奴街,可以看到远处有几条柱子,高耸入云,梦姑娘说,那是立于他们后山别院的通天柱。

  很快就要到了,还隔着一条血河,和一片密林。远远看去,司宗门与一座奇幻的鬼岛无异。

  那条血河,是一条自我循环的河流,弥漫着一股很浓的恶臭。

  梦姑娘说,这里并不常死人,可河道总有尸骨飘过。而丧奴怕水,他们根本不敢靠近,所以也不会是他们的尸骨。

  而且不管过多久,河流的颜色从未变过,就像是大地的血脉。

  重要的是,那里有一道幻像结界,不夸张地说,它能令入侵者,在幻像里自毙而亡。

  想要进入司宗门,这是必经之地,也没有捷径,世子必须要经过这个考验。梦姑娘怕他活不下来,就破例告诉他心无旁顾、无念无眷。

  看他呆呆的样子,好像是没听懂。这不,他刚搭上竹筏,脑袋就晕乎乎的,眼睛也看不到东西,呼吸也变得急促,接着越来越困,好像要陷入了永久长眠。

  等他缓过神来,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狭小的石牢里,四周皆是石壁,只有两个透气孔,没有人看管,喊也无人应,只有他一个人。

  已经进入幻像了吗?果然跟真的一样。既来之,则安之,且看它有什么能耐。

  他看起来还很轻松。

  不知过了多久,石牢门缓缓打开。眼前出现有且只有一条通道。墙壁上的火光,指引着他通往一个地方,却是出口。

  出来以后,也没什么差异,四周沉寂昏暗,散布阴霾,更显神秘。像是某个古址,地块都是残旧的,说不出来的真假,不过他很快就知道了这是什么地方。

  他看到了六根巨大的石柱,就是外面看到的,梦姑娘所说的通天柱,就在这里,分居六角,通天入云。

  所以说,这里就是司宗门?

  这些通天柱,是由一块块石头相互堆叠砌垒而出,刻有罡、申、寅、甲、盾、奇六个大字。

  世子仔细揣摩着,突然出现个声音,一下子打断了他的思绪,却又消失得很快。紧接着,他便隐约察觉到了,周围有不规律的异动…脚步声、低语声、轻笑声。

  突然!

  有人在背后把他踹倒,刚站起来,又是不知哪里耍出一拳,正中鼻梁,接着又被飞来的石子击中,被好生戏弄了一番。

  都给打出血了,就算事先知道这是幻像,他也起了疑心,大声说:“传闻司宗门武霸天下,今日不想只会搞小动作,故弄玄虚,何不敢正面一见?”

  话音刚落,场外火光骤起,乃知脚下站着的,是一个练功台。台外看台席,居然满座,众弟子投目凝视…

  不,那只是一堆石头人,世子才看清他们的模样。此时,背后有个声音,他急忙转身,却见身后站着一人,阴沉着脸对他说:“小伙子,屁股对人,好没礼貌!”

  世子便问:“你是什么人?”

  对方却没说,只道一句:“你犯我宗门,还未道明身份,却先来问我?”

  只见他长剑一挥,世子便顾不得真假,只管躲闪。剑出九苍,归云沉海。对方剑法确为玄妙,但又不得不说,他的每一招,都是有意避开世子,自己耍自己的。

  戏耍一番,他忽然停了下来。世子累得直喘,却未缓过劲,那人的手化出…不,是长出了数十条长刺,形如王蛇,好为凶猛。又见看台席上的石头人,变为狼狈狮虎。脚下练功台,又成断树之轮。四周天险,笼天蔽地…

  搞了那么多东西,却不见他动手,世子便问他想干什么,他大笑着说:“你还相信自己看到的是幻像吗?”

  s..book585172723637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再见亚西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