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亚西兰 第七章 鬼爷的大刀

小说:再见亚西兰 作者:压力山大尔世 更新时间:2022-06-24 17:13: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哦,原来是梦姑娘。

  终于是肯出手了吗?方才一直在暗中观斗,许是想摸清对方的路数,但最主要的还是想看看世子是什么料子,可他似乎很平凡。

  她一跃而下,与少年峰眸对垒,说道:“柳宗剑法,可没有你使得那么丝滑。”

  闻,少年肃其目,要打起来吗?不过他眼里并没有战意,只瞅了一眼,就孤傲地走开了。

  躲在角落里的胖瘦掌柜,他们终于敢出来,可恨呐,才搬到这里没几个月,就又遭殃了,哪里的钱都不好挣啊!

  只是这个少年,他什么来路?

  老板娘说,他是店里的临时员工,因为没钱吃饭,就被扣在后厨干活半个月。

  原以为他是个问题少年,一直嚷嚷着说什么抓御皇太祖,去扬名立威,今日不曾想,他的身手这么好。

  世子本想跟过去,要向其道谢,但胖掌柜劝他最好不要这么做。因为这个少年,每当到了夜晚,性情就变了个人似的,很孤傲,别人根本靠近不得,而且还喜欢爬到树上面去睡觉。

  也是个怪人啊!

  世子便要问:“掌柜的,他欠你多少钱,我替他还了。”

  胖掌柜又说:“唉,别了,原本他白吃一顿,我也没想让他还,可他倔得很,说不能受人恩惠。”

  如此,世子便将他牢牢记住了,只是有一种极其迫切想要认识的想法,在脑海涌现,这种感觉算是第一次吧!

  好了…

  接下来,该是梦姑娘有话要说了。

  她对世子说:“你怎么那么没用?”随后又严肃道:“为什么会有杀手追杀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世子不愿理她。

  梦姑娘却要追问:“怎么不说话?”

  世子便说:“方才怎么不救我?”

  梦姑娘鄙夷道:“宗门规定,不能随意展露身手。大男人,真是小家子气,不说拉倒。夜了,休息吧,杀手不会再来了。”

  话落,俩人径而上楼,各自回房。

  只是世子心情较为复杂,这一夜发生的事,让他彻夜难寐。

  难寐之因,不是怕死,而是他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到底是何人要害他?

  苦想吧,一夜过去了…

  世子本想与少年道别,却不见他人影,可惜了,会有机会再见面吗?再有下次,定与他结为好友。

  宗返之路,需途经锦州城。

  这是齐国最贫穷的地方,比北坞还要潦倒,也是地域第三大的县城,分穷人区和富人区。

  富人区经商,穷人区务农,但穷人区年年发大水,一年的作物收成并不好,这底层收入低,物价高,城内消费偏向富人。加上富商勾结官僚,垄断市场,压榨、压迫底层,想要翻身,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导致了富的太富,穷的太穷这么一个极端现象。

  差异是非常大的,打个比方,就是富人牙缝里的一粒肉沫,也比一些穷人一日三餐加起来要营养得多。

  何为梦想,反过来读,便可理解。

  齐国建国短,也是经受住六大强国的威压,才有了今天的处境。要论兵,齐最弱。要论经济,也是齐最差。唯一有优势的,便是适宜百姓生活的地理位置,这才有不输于其他六大国的人口。

  这还得多亏了宣王,当年以一己之力,重创吴、周联兵,威震亚西兰,守住了齐国疆域,才避免被吴、周两国吞并。

  奈何建国后,没有整顿官僚市场,造就人口收入偏差,即便世子到处施援,不改变本质问题,一切也是徒劳。

  走个形式的援助,是没有任何意义的,重要的还是要整顿和监管领导层,这才是齐国富不起来的原因。

  无奈的是,齐国龙骨都是靠豪门贵族、超大富商搭建起来的,朝中有势,何谈气焰不嚣张。

  想到这里,世子一阵寒心。

  若非亲眼所见,这锦州城,竟是满城乞丐?

  巷道有个小男孩在招手,梦姑娘让他不要理会,可世子不听,便要独自前往。

  深入巷内,小孩邪眸一笑,也不走了。

  不对劲…

  世子本想回头,但是晚了,他忽然眼前一黑,却是被人套上了麻袋。也不知道要挣扎一下,就被人扛走了。

  看来,又遇到麻烦了。

  别担心,只是来到一片树林,有二十来号人等着。

  一眼看过去,唯有一个人特别有气势,就是靠坐在一旁树墩上,一个被胡子拉碴羞辱了脸的大汉,叼着一根草,杵着一把大环砍刀,双目如炬,每瞟一眼都怒放着不屑、高傲,要不说他气派的很。

  就差叫世子跪下了。

  孤傲的人呐,大名鬼雄七,这伙人的头领。

  小弟们喊他鬼爷,手底下管着四十来号人,神气的很,目标还非常远大,立志是打出自己一片江山。

  他们这个团队,有个响当当的名号,叫做“雄鬼大队”

  其实就是一群以偷、抢为乐的小混混,偶尔也做些杀人放火的买卖,只要有利,当保镖也行。

  鬼爷瞪着大眼,只因为世子这小子,被绑架了也不知道害怕,小弟面前,可不能被他的气质比下去了。

  可这小子也不说话,这个时候,正常来说,是个人都会问“啊,你抓我来干什么呀?你是谁呀?快放了我呀…”

  是绑错了人吗?

  拿出画像,仔细对比了一番后,真的发现,是没绑错。

  罢了…

  虽然少了点仪式感,但也无碍,鬼爷不屑地说到:“这年头,就这么一个废物,也会有人花一千元通悬赏他。”

  是呀,这钱这么不值钱了吗?

  谁能想到,他这么一说,没激着世子,反倒是自己先生气了,嚷嚷着说:“我自己的人头都没这么值钱,凭什么这小白脸就值一千元通?”

  气倒也罢,还走来拍着陆宇的脸,大骂着:“那天你跑了倒好,现在又自投罗网了,我真是纳了闷,像你这么傻的人,到底能得罪什么人?你是不是偷了别人的媳妇?该,像你这种小白脸,该!”

  这个鬼雄七,却也是个话唠,性格也有些毛燥,全程都是他在碎碎念,小弟们都看不过去了,这平时他多有王范啊!

  不过这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因为话唠且易怒之人,是最容易受激的。

  世子忽然笑了…

  笑笑笑…有什么好笑,鬼爷问他。

  世子说:“我的人头不止一万元通,你却一千元通就收了,这不好笑吗?”

  鬼爷不信,“你这小白脸,这么能说,牛皮吹得当当响,你以为你是谁?还一万元通不止。”

  世子回道:“原来你不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啊?胆子够肥,这样还敢来杀我。”

  身份?!

  真是笑掉弟兄们的大牙,什么身份在鬼爷面前都不好使。

  可知雄鬼大队的宏图霸业是为何?攒钱屯粮,招兵买马,先拿太祖,再取天下。届时,在鬼爷面前,都是刁民,还哪里来的身份之分?

  世子听完后又笑了…

  气得鬼爷直吼道:“你又在笑什么?”

  世子告诉他说:“笑你不敢杀我,又有什么钱去招兵买马?”

  好啊!不敢杀?鬼爷抡起大刀,将要对着世子的头颅劈下,却见一人慌慌张张跑来。

  这是他们的军师,痣藤子,挺聪明的一个人。长得一副贼眉鼠目,喜欢抓着一把羽扇,比较吸引眼球的是他下巴那颗黑痣,若是个女人,怕只是个美人胚子。

  他侧到鬼爷耳边,低喃了几句“鬼爷,那个女的本事不小,邪门的很,弟兄们都被打倒了。”

  鬼爷听闻大惊,真有这么厉害?

  不巧的是,世子也听见了。

  他便要说:“你们可知道她是谁?我夫人,告诉你们,她的武艺,哪怕是宣王府世子也不可匹敌,可别她惹急了,听我一句劝,赶紧逃吧?”

  虽然不想承认,但为了长久之计,痣藤子也劝鬼爷先放人,避其锋芒。

  可惜呀,鬼爷不听,他就要和梦姑娘大战三百回合。他就不信,一个女人,能有多大能耐,还能敌得过他这把绝世大砍刀?

  随后又说到:“弟兄们莫慌,鬼爷我就在这里等她,我倒要看看,一个小女人能有多大能耐。”

  痣藤子再要规劝,见此,世子又是嘲讽。

  说:“可惜呀,一代枭雄,还未出道,就此陨落,还是被一个女人打败,传出去多丢人。”

  鬼雄七一听,疙瘩脸瞬间通红,以为是凶兽呢,咧着大板牙,额头皱纹夹出大王字,连鼻毛都要冒出头来欲与胡须一战。

  其怒曰:“军师莫要再劝,今日,我定要将那女人拿下,振我雄风!”

  痣藤子再劝不动。

  于是,梦姑娘杀来了。

  见世子无忧,她也无忧,即鄙夷道:“怎么还没死?我还想等着收尸来着。”

  彼时,鬼雄七怒喝其喉,两虎眉眼,压成一道杀线。

  循循气沉运两丹,肘起脉轮,强臂劲甩,见大刀拍起,人未去而刀先袭,其后如虎扑而往,气势凶猛。

  梦姑娘飞身而起,以玉兰剑相迎,

  二人气指如一,锋芒相抵,刀光剑影,如有虹轮。

  原以为鬼雄七会速败,但不想他竟能压着梦姑娘出招,且越战越勇,真不输于一名猛将。

  梦姑娘完全套不着好处,世子不由担心了。

  但几十回合下来,鬼雄七却也捞不着好,看似他处在上风,实则是梦姑娘一直在牵制着他。他虽然勇猛,但梦姑娘的灵巧、轻稳,令他毫无办法。

  像是在玩兵法,敌进我退,敌退我扰,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鬼爷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干气愤,招式也乱使一气,终于是力不从其意时,梦姑娘迅其所不及,一掌将他击败。

  真是不费余力!

  世子笑问:“怎么样,鬼爷,服不服?”

  鬼爷自然不服,但他也是个讲道义的汉子,败了就是败了。

  他说:“如今却是我疏忽,败了,要杀要剐随你们便,但请你们放过我的弟兄们。”

  败军之将,也敢谈条件?

  世子不答应他,冷冷到:“你没资格谈条件,告诉我是谁派你们来的,我可放你弟兄们活。若不然,一个也别活吧!”

  话落,他便让夫人动手。

  梦姑娘会意,手起刀落…

  歪了,斩断了几棵树,雄鬼大队险些全军覆没。

  鬼爷直勾勾盯着世子,怒火的锋眸中,竟暗闪着几丝惊惧。

  在江湖上混,讲的是信义两个字,但为了弟兄们,他唯有违背初心,说到:“好,我说…”

  “等一等。”

  痣藤子忽然抢断了鬼爷。

  他闲步走至,对世子说:“我们的王,不能向你低头。你不是想知道是谁要杀你吗?我来告诉你,是将军城的人。”

  s..book585172712790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再见亚西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