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路之路 13、关于重逢

小说:半路之路 作者:作家mn1e0H 更新时间:2022-06-27 23:54: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时间可以冲淡情感吗?我不否认,但是时间也会不断的强化某一种情感。最起码对一份没有进行下去的感情来说,所有的回忆都会随着时间的过去不断的去后悔。身边朋友说,我放不下是因为从来没有真正的得到过。我知道他们认为不存在真正的精神上的纯洁爱情。任何爱情的终结一定在床上,在不段的耳鬓厮磨中。我不否认。我也一直在问自己,是不是就是因为在一起的日子虽然美好还是还欠缺这一点火候,反而让得不到有了缺憾反而更美好。我也不否认,我曾经不止一次的想要放下一切跟她在一起。但是我害怕她不是想要在这份感情上破破釜沉舟的去勇敢。就是这种不确定,让我们生生错过。

  在那次她决定我们之间再也不见以后,大概有三年的时间我们之间真的没有联系。我没有一天不想起她。很牵挂。怕她身体不好,怕她工作不顺心,怕她心里不痛快。我用疯狂工作来掩饰我的懦弱。用生人勿扰的外壳来敷衍周围一切的所谓关心。我开始害怕夜晚,害怕在路上看到她同款的车型,害怕某一个路过的餐厅。没有人能够理解这种害怕。我越来越封闭的寄居在工厂里。

  关于妻子跟孩子,我没有资格去评价什么。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像我这样所谓完整的家庭。可以一起陪着孩子去上课,做活动,拍全家福。一起回老家扮演其乐融融。我妻子时刻防备着我我是能够感受到的。她开始控制我的经济收入,关注我的工作进展。甚至私下里找我的合伙人来验证我说的真假。我很平静的接受了这样的状态。说实话我根本不在话她这些行为的原因是因为我一直就当她是我的家庭合伙人。她害怕我有一天会跟她争孩子,所以也会刻意避免我跟孩子的相处。她在她朋友面前表露的一些想法让我摸不着头脑。她不知道的是多必失,她的那些朋友并不那么可靠。我能给与最大的空间就是让一切看上去都跟原来没有什么区别。而她开始给自己找寻后路。后来确实找到了。当我知道的时候我异常平静。我甚至跟她说:希望你看到听到感受到的都是真的。如果你想好了。你可以选择完美转身。她说她希望真正感受一次被爱的感觉。我无话可说。

  可能有人更加不理解,既然没有爱,为什么还会在一起。这个问题我觉得我们不是个例。大部分的家庭从开始就是梦幻的。梦幻回归现实的时候是需要两个人同步破除各种各自原生家庭带来的障碍的。但是每一个人都想保护好自己,都认为自己已经足够努力。从质疑自己选择是不是选错了人。到用质疑的眼光去放大对方与自己的不同。然后惊喜的发现对方是有问题的。错误完全不在自己。于是认为是时候要学会爱自己了。然后呢?各自开始思考在这段婚姻到底该不该坚持,这个人到底还值不值得付出。但是每一个人都不知道的是,境由心生。因为内心开始荒凉慢慢眼睛和语开始荒凉。直至家庭的温度下降到除了生活必须沟通以外再也无话可说的地步。

  我和妞儿断了联系三年以后的夏天。天气预报一直说有大暴雨。百年不遇的台风天气不断的被各种渠道在我耳边强化。我开始担心她在这样的天气会不会外出,是开车还是公共交通。她是在学校跟学生在一起还是自己在家里。妞儿从小就怕黑,她说她从有了儿子才开始不怕黑的。但是从被背叛开始又开始怕黑。从台风迹象开始明显以后,我越来越担心。实在忍不住我给她一个朋友发了个消息,问她现在好吗?我很担心这样的天气她不安全。她朋友回复我说她们在一起。她在处理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我心里开始不安,因为她闺蜜在很远的地方,每年只有两人生日的时候才会约在一起。从来没有在这个时间撇家舍业的来海城。我问她事情严重吗?她说没法定义。因为对于妞儿是重大抉择。还在沟通中。什么样的事情对于她来说是重大抉择呢?我实在忍不住了,给她朋友拨了电话。不出所料她朋友并不知道我们之间发生过的事情,更不知道我们已经多年没有联系了。所以她没有防备的接了我的电话。我问她到底她怎么了?她当然很诧异我竟然不知道。她一句:你不知道她要出国吗?我怎么可能知道啊。我说了一句:没太留意啊。于是她闺蜜就给我说了个大概。妞儿的一个学哥一直对她情深义重。这几年对妞儿的照顾很多。一直说服妞儿跟他出国定居。这样对孩子的未来教育有好处。妞儿也同意了。努力了两年该拿到的手续都拿到了。已经定了十月份就飞往国外做访问学者。但是妞儿的父母和她的前公婆坚决反对。她父母说如果妞儿出国他们就与她断绝来往。她前公婆威胁妞儿以后再也别想见孩子。妞儿想缓和一下做做工作。于是跟学哥因为这个事情迟迟无法达成一致。今天是她学哥给她最后的通牒,要么按照计划出国。要么两人就到此为止。我相信妞儿在答应出国的时候肯定是认真考虑过的,也是想认真的开始新生活的。我也知道她肯定是要先安置好父母和孩子才会走。但是这个问题可能她忽视了人更爱自己的本性问题。

  跟她闺蜜通过电话以后。我不知道怎么了又拨了妞儿的电话。人的心理就是很奇怪。她说跟我再见以后我竟然没有播过这个号码。现在又没有任何顾虑的翻出来打过去。这可能也是天注定。以外的是妞儿接了。然后一句话没说哭了两个小时。我跟个泥胎一样听了两个小时。直到她累了,我感觉到她已经累到了极限,然后睡过去了。她朋友跟我说她睡了。果然我还是我了解她。我跟她朋友说你可以告诉她一个男人能够在这个时候跟你讨价还价说明她在他心里真的没那么重要。如果她不在意别人是否真的全心全意那就放下一切该出去就出去,把自己过好。如果她还是想找她的知己,那现在放下也是救赎自己。因为我曾经就是这样的男人。她朋友听完以后终于回过味儿来。然后她很直白的问我:你们谈过?后来分了?我说:没有开始过。我想过开始但是我怂了。

  一夜狂风暴雨,整个城市瘫痪了。天微明我又拨了那个号码。她不接,我一直拨。我狠狠的跟她叫着劲。我就想清楚的问个明白。爱我你怕了吗?敢不敢我们就离开周围所有的一切只有爱在我们两人身上。可能真的就是不厌其烦了。她接了电话。我却问不出口了。我只是说:就想知道你怎么样了。现在好些了吗?她说咱们之间说话不用铺垫。我们不会再见的。我也想明白了。逃避不解决问题。咱们从现在开始就是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朋友吧。如果你愿意。如果不愿意那就一切都结束了。真正让你找不到我有的是办法。我没想到她那么决绝。也没想到自己这么卑微的同意了。所以在往后的十几年中我们成了在一个城市却多次擦肩而过的朋友。

  这重逢看似有了点眉目,却又什么都不是!

  s..book580022721003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半路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