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扮男装后,我在国子监C位出道 第一章 自挂东南枝

小说:女扮男装后,我在国子监C位出道 作者:尹隐 更新时间:2022-06-21 20:11: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月光下,一群人围着一抹挂在老树枝丫上的影子指指点点。

  “邱雪崖,你还要脸吗?你先是考试作弊,还试图贿赂监考先生,后又私闯淑女堂寝房后山,意图对六公主不轨,你死不足惜,但想死就滚远一点死,可别玷污了咱们的国子监内的这颗学子树。”

  “就是,在广业堂读了三年都未升级,你就算是死也没有资格死在这颗曾被先帝赐名‘学子’的树下,赶紧滚下来。”

  “哈,依我看他这人这么不要脸,肯定不会是因这些去寻死的,说不定就是害怕国子监第一才子为了六公主向他下的战书,所以才吓得想死遁。”

  十几个青衫学子对着树下那摇摇晃晃的身体轰然大笑,没有人去想救人,反而一句比一句嘲笑得狠。

  直到有一个人一边大笑着一边上前去踢了踢那身体,才终于觉察到不对劲:“哎,不对,他好像真的吊着脖子,而且舌头都吐出来……啊!”

  那人大惊一声,连退数步,差点跌倒。

  其他人脸色也跟着一变,齐齐向后退,没有人急着上前把人救下来,而是先知会彼此给彼此做证:“大家都看到了吧?可不我干什么了,我刚刚就是路过的。”

  十几个人同时点头,然后同时默契地转身,就要当做什么都没看到的离开。

  就在这时,原本吊在树上,仿佛是个人偶随风摇摆的身影突然动了一下,跟着原本僵直地吊在那里的身体蓦地往上一提,本能地用引体向上,双手抓住了树杆,直接翻身上树。

  邱雪崖半蹲在树杈上,摸着刺痛的脖子,有些发懵,她是个刑警,明明是在执行抓捕任务的时候中弹了,却在迷迷糊糊中仿佛经历了另一个人的一生,虽然短暂,却莫名的憋屈。

  刚才她似乎听到了许多人在她耳边说着风凉话,她的目光一转,往下看,就看到十几个青衫青帽的年轻人一个个吓得脸色苍白地坐在地上,有的甚至还想爬着逃走,可是苦于腿已发软,半分也没挪动。

  邱雪崖也不着急,就蹲在树上,阴森森地笑着,这些人吓得半点不敢动弹。

  而她仔细回想了一下刚才的记忆。

  这个与她同名的姑娘是一位世袭爵府的嫡长子,生下来那天起就被母亲瞒着所有人当成男孩儿养,因怕秘密泄漏整天活得提心吊胆的,畏畏缩缩的,她光看一遍的这短暂的一生都觉着憋屈。

  再加上不太聪明,在国子监最低级的广业堂读了三年都未毕业升级,与其同年入国子监的庶出兄长却马上将升入最高的率性堂了,两相一比,她便显得更加平庸,更加不得父亲的欢心。

  而最蠢的是,她竟然以为处处算计她的那个兄长跟她兄弟情深。

  事实上她根本没有作弊,更没有贿赂监考先生,小抄不知何人事先放到她桌子下的,被监考先生发现时,先生脚底下的那只金元宝更不是她丢的,可是这一切她却百口没辩。

  身为兄长的邱雪峰,不止没帮她据理力争,反而让她承认错误,然后出馊主意,让她去女寝房后山去采什么野山茶,说是他们的父亲喜欢,她把这个拿回去,父亲就不会太生气。

  邱雪崖有理由怀疑,邱雪峰其实早就知道后山有温泉,而淑女堂的贵女们时常去那里沐浴。

  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把原主打入万劫不复之地,最好是在邱氏家族再无法立足。

  原主心眼也实,说什么信什么,当真去了女寝的后山,然后在那里刚巧遇到了独自沐浴的六公主。

  当时吓得够呛,只看到光滑的背部,撒腿就跑,可却在半路被管理女寝的嬷嬷逮个正着,这时六公主已经穿好衣服出来,邱雪崖被嬷嬷告到了绳愆厅监丞那里。

  绳愆厅负责国子监博士以下所有教职员与学子的惩戒,一天犯了两次大错,原主再笨也猜想到自己的结局了,待明天休沐结束,后天开学之际就是她被开除之日。

  到时父亲定然会狠狠地罚她,而她最不敢面对的就是母亲失望的样子。

  原主当时很害怕,好像整个记忆都混乱一片,邱雪崖竟然没看到她是怎么自杀的。

  难道真的是因为这些事去自杀?

  她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若有所思地低下头,当看到树下地面上某物体时,眼睛蓦然一眯,突然朝着地上那几个正在拼命想要爬起来的学子们问:“你们看到我的时候我就吊这儿了?”

  她目光如炬,以审犯人时的凌厉看着所有人,这些人以为见了鬼,魂都出窍了,哪里会发现此时的邱雪崖和平时不同,赶紧点头:“对,对,我们看到时你就吊在那,不是我们,不是我们杀的你,你是自杀,是自杀,别来找我们,我……我错了,我不骂你了,我给你烧纸钱,求求别来找我……”

  说话的学子们语无伦次地趴在地上一直磕头,可邱雪崖却不再理地他们,利落地从树上跳下来,在树的周围转了一圈,跟着又跳上去,手指在树地枝丫上一条深深的凹痕摸了摸,露出了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来。

  一般上吊自杀的人脚下都有个垫脚的东西,可她发现,此时她脚下只有一只翻倒的矮矮的树庄子,这个高度,明显不够她的身高把自己吊到绳环里。

  由此就已经可以证明,很可能不是原主自己吊上去的。

  更别说树枝上那一条深深地由绳子磨出来的凹痕,如果是原主自己吊上,挣扎时留下的痕迹,一不会这么深,二也不会只有这么干净利索的一条。

  很明显,是有人利用绳索环过树枝,将她吊起来,从而摩擦树枝,才留下的痕迹。

  最后一点,她摸着自己的脖子上的勒痕,后面是微微向下的,如果是自己上吊那颈后勒痕的角度应该是向上。

  综上所述,她可以肯定,原主不是自杀,而是他杀。

  可从原主的记忆中,她一时间还找不出可疑的人,原主性格软弱,又蠢又笨,别人骂她,她也不敢还口,在国子监也没有与人产生什么大的冲突,实在想不出为什么要杀这么样的一个人。

  如果硬说有动机的话,可能也就是那个心系六公主,听闻她偷看六公主洗澡,扬要让她死得很难看的那个号称国子监第一才子严江流了。

  想到严江流,她想起了白天时的宣战,国子监禁止学子监内私下斗殴,但明天休沐,他们出了国子监,就不算在里面私斗了呗。

  最重要的是,她得去试试严江流,到底是不是他杀的她。

  决定后,邱雪崖一边摸着脖子,一边阴森森地看着地上的那些学子道:“告诉你们的第一才子,明天我决定应战了。”

  s..book574002698213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女扮男装后,我在国子监c位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