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之天降神兵 第九十五章 千金买马骨

小说:明末之天降神兵 作者:未知 更新时间:2022-01-14 10:45: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是来喝酒听曲,还是来眠花宿柳啊?哈哈哈哈”一个书生忍不住讽刺,天下只有男人找女人,哪有女人找女人的道理,刚才这位美女提督说的大家很没面子,现在正好借台阶找回面子,几个浪荡子也都不顾身份嘻笑起来,恨不得说你们两个美女今天都来陪才有趣呢,余怀和方以智还算清醒,猥亵当朝命官,说大了可以革除功名的,当下制止了几个放肆的书生,周原更不介意,也跟着笑了起来“几位熟读圣贤书,却只知玩物押妓,天下有难而不为,难道这就是东林君子所为?若是这样,你等将来又有何用?”

  “今日乃是中秋盛会,难得放浪,平日里我等自然关心国事,倾力为民,这也是复社及东林诸子本意,奈何朝廷奸佞当道,心有余而力不足尔”方以智赶紧抢着说出来,今天若是给一个女提督留下了坏影响就不好了,“哦,关心天下事,又倾力为民?那东林救了多少饥饿百姓?杀了多少入侵建奴?为国家贡献了多少钱粮?开疆拓土了?还是建功立业了?不要跟我说整天坐而论道,指点江山,那只是空谈误国,一无用处!”掷地有声,若在平时这些话有人说出来,一定会遭到众书生连声反驳,可今天面对的是来自后世的神兵美女提督,如此直接,而且人家真有救国救民举动,大败建奴,救济灾民,哪一样都不是可以随便说说的,所以十几个书生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说才好,人家没说错,自己每天就是议论加议论,的确缺乏实干行为,一旁的徐佛家看大家要唇枪舌剑,马上陪着笑脸吆喝,说都是贵客临门,不说这些了不说这些了,今日大人来这里,是为小女赎身来的,只一句话,成功把众人的注意力集中过来,柳如是也是愣怔了,为她赎身而来?天下竟有这等好事?

  “然也,不瞒妹妹,我们来此开发天津港口,人才奇缺,欲请妹妹前往助力,不知意下如何?另外陈圆圆已经在皇庄进学,写过信来,妹妹可找卞玉京看内容,总之你们几个我们会在这几天去教坊司赎身,以后就不再是贱籍了,若有不明之处,可往京营钦差行辕找我们,今日就到此吧,怕扫了大家雅兴,各位告辞了”周原望着不敢相信的柳如是,说出来的话信息量有些大,唬得众人一愣一愣的,陈圆圆在皇庄进学?去教坊司为几个大家赎身?要柳如是去天津?怎么一套一套的,一个书生大声喊道“真有如此大手笔?莫非信口雌黄尔?”周原头也不回“是否信口雌黄,过几日不就知道了,哦,忘了告诉你们,你们复社张溥已经前往天津,所谓百闻不如一见,我们也欢迎诸位前来天津见识一番,看看是不是妖魔横行,挟持朝廷?后会有期”徐佛家有意想多留一下恩公,但周原一行已然跨出门外,只得拉着女儿柳如是一个劲道谢,中秋月圆之夜降下天大喜事,这让人感觉是在做梦。

  回到屋内,看众书生还在梦游,柳如是也没多搭理,只说了句,今天累了,得回房更衣休息一下,就自顾回后屋了,她需要静一静,今天的消息太令人惊异,比自己花几天功夫准备中秋盛会大太多,得仔细回想一下理清思路,于是外面只剩下徐佛家和几个丫鬟在招待,十几个学子也是如此,本来兴高采烈议论谁才是今日花魁,哪知道半道杀出个程咬金,来了个神兵卫美女提督,话没说几句,却每一句都掷地有声,连张溥都去天津了?东林神一样的人物,被神兵卫招安了?他们不敢相信,又不得不信,余怀方以智内心翻江倒海,他们都是见识广博之人,清楚知道象张溥这样久经历练的老师不会轻易放下架子的,可今天美女提督说他去了天津,这就说明那边肯定有吸引老师前往的理由,那自己是不是也该去见识一番?市面上传说毕竟是传说,什么妖魔鬼怪?就今日天仙一般的提督大人,包括她说的无可辩驳的事实来看,神兵卫可能不是大家想象中那么不堪,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既然老师都去了,他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去呢?于是这两个人悄悄耳语了几句,又制止了几个浪荡子的轻薄,向徐佛家告辞,说是得回去问问张溥老师的事,一并离开了柳如是居所,他们真的需要捋一捋今天听到的消息,可以肯定的是这些消息多半是真的。

  中秋盛会的花魁榜单出来了,第一名状元是寇湄寇白门,这是好多勋贵富商捧场的结果,小小年纪明艳照人,一出场就惹来了众多艳羡,于是顺理成章被评为头名状元,榜眼卞玉京,这个争议比较大,论相貌打扮做状元也不遑多让,只是所奏曲子一改往日幽怨情长,变得激昂高调,与李香君相得益彰,琴瑟和谐,那曲子至今犹环绕耳际,所谓绕梁三日,就是说此,可惜李香君最后说不参与今天花魁评选,不然两个大美女将并列榜眼,探花柳如是,不是因为诗词歌赋,而是他一身男士打扮,别有一番风味,妩媚中带着一丝英雄气概,乃是百花丛中一点绿,自然成了文人雅客追捧的对象,当然其他几个也都是“进士”出身,多少有一点皆大欢喜的味道,如此盛会一年一度,每年的花魁都是这几个人,风水轮流转,明日到我家而已。

  此时新任南京礼部尚书黄锦带着教坊司正九品的奉鸾正在钦差行辕,黄锦原是北京吏部侍郎,为人忠直,只是年事已高,崇祯就安排了他一个养老的位置,到南京来出任礼部尚书,而神兵卫要给美女明星赎身,就自然要和教坊司的顶头上级礼部打交道,所以洪承畴请来了黄锦,也叫来教坊司奉銮,刚听到神兵卫要出大价钱为秦淮河美女赎身,洪承畴还是很不解,要美女的话,神兵卫银子海了去,随随便便都可以买几十车,干吗非要这几个不干不净的女人?后来听毛海峰和孔丘他们说,不要小看了这几个风尘女子,她们在历史上很有名,不比大明忠臣差,一个个都是品格高尚,比大多数男人更有民族气节,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些被贬为贱籍的女

  (本章未完,请翻页)

  子,大部都是官宦获罪女眷,基本能断文识字,这在古代确是凤毛麟角,而神兵卫缺得就是有文化的女子,无论是新军女兵队还是医疗队伍,或者学校教员,包括民政这一块都抢着要,琴棋书画这些古代文艺,现代人会的人不多,更谈不上精通,所以这群人虽然要破费一大笔银子,可神兵卫觉得值,因此下决心为她们赎身,脱离乐籍妓籍,带去天津,稍加培训,就可以上岗,减轻他们工作的压力。

  洪承畴听罢,仔细一想明白了,感情是要招募一批女官,他们神兵卫男女平等,管理女人和管理男人始终有些区别,女官奇缺,有了这群美女,自然可以充实一些基层管理队伍,当然他内心还是感觉到现代人想找媳妇的理由更多些,反正神兵卫从来都是想别人不敢想,做别人不敢做的事,自己只要按他们说的做就可以,紧紧和神兵捆绑在一起,谁都无法撼动他的地位,于是就有了今天的接见,教坊司奉銮站在后面额头冒汗,旁边顶头上司黄锦则是悠闲地喝着茶,正眼都不看举措不安的芝麻小官一眼,毕竟人家是正人君子,要不是钦差大人有请,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和你这个管理妓之女的官员打交道。

  帐外匆忙算账的左右邵舞,左右司乐很快算出了十几个美女的各项开销,什么收养费用,培训费用,住宿费用,吃喝拉撒费用,该交的税银等等,以及该出的赎身参考价格,递了进来,奉銮赶紧接过高举过头,请钦差大人过目,洪承畴接过账目,只是扫了一眼,开口道“待会细看,你说说这次神兵卫赎出这些女人,拢共需要多少银子?”“回大人的话,下官仔细点验过了,一共需要三百五十五万两银子”奉銮说话的声音都是抖抖索索的,一辈子都没资格在大堂上和如此高官说话,今天是头一回,说不定也是最后一回,洪承畴看了看一旁喝茶的礼部尚书,说道“没有水份吧?就这几个人,需要那么多钱?”那奉銮已是满头大汗,哆嗦着回答道“回钦差大人,这已是下官等扣除很多杂项之后净项,就是给下官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在钦差大人面前作伪,还请大人仔细察看”洪承畴知道他这种不入流的小官没胆做假,看着一躬到底的奉銮点了点头,又对黄锦说道“黄老大人,此次乃是神兵卫出资为几位赎身,堪称善莫大焉,也可让朝廷多一份收入,以某看这三百万两银子,你们礼部可占五,余下交予户部,江南灾情需要鼓励农耕,老大人意下如何?”

  黄锦初听神兵卫竟然出三百多万两银子买几个妓之女,以为那就是败家子行为,没当回事,现在洪承畴一下子要求他五五开,还顺便把几十万两轻轻抹去了,他内心有些意见,想开口说两句,不过旁边的神兵卫毛海峰先开了口,“黄大人不必计较,这只是第一批,我们以后还要花几百万两银子从教坊司挑选人才,送去天津,都是为了朝廷,况且今时不同往日,各地灾民嗷嗷待脯,只要江南稳定,皇上自然会看在眼里,黄大人功劳不小啊”花花轿子众人抬,洪承畴立即打蛇顺竿爬,说了些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等等的话,总算把老黄想要反对的话给咽进肚子里了,这事就这么决定了,而教坊司奉銮则是一肚子委屈,他们教坊司这些摇钱树全被神兵卫强买了去,那他们以后怎么办?这些摇钱树所赚的钱名义上要上交朝廷,实质上大部分都给南京六部私分了,算是官员俸禄不足部分的补充,如今一下子少了一大块,他这个奉銮算是当到头了,咳,人微轻,这人要是倒霉喝凉水都塞牙,钦差大人和神兵卫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摆着满街的良家女子不要,偏要花大价钱买这些贱货,钦差是一品,自己是末流的九品,别说话,就是放屁都得忍着,没看见礼部尚书三品的官都不敢顶嘴吗,奉銮越想自己越倒霉,头上的汗直流,完全乱了方寸。

  一旁的毛海峰看着这个九品奉銮手脚无处安放的样子,知道洪承畴这么一巴拉把他坑苦了,他轻轻走到奉銮身边,说“这样吧,这十几个我们是必须要带走的,这份名单上我们再赎出十几个,算一百万两吧,这加进去的,就全当是补偿吧”奉銮一听,噗通就跪下了,这位大人真是菩萨啊,下官来生做牛做马也难以报答,他内心清楚,十几棵摇钱树就卖了一百多万两,回去后自己是绝对讨不了好,现在神兵卫补充一百万,绝对是救命菩萨一样,不停的磕头,洪承畴看了看,也知道自己剥削的狠了些,于是对一旁不闻不问的黄锦道“洪某看这个奉銮做事恭瑾,计算精当,是个可造之才,黄大人你们礼部主事可有空缺,不如让这个奉銮补缺吧,外面几个也一并升级,仍管着教坊司就可以,以后神兵卫会在南京多有公干,也好相助一二,你看如何?”好吗,钦差大人一句话,就把九品不入流的官提升到六品官阶,这是坐火箭哪?要是在北京,除非皇帝恩赏,否则光走程序就要一年半载,黄锦眼皮抬了抬,仔细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奉銮,知道这小子今天被钦差摆了一道亏了,回去后必然做不长,若是这种小官在京师火箭升级到六七品,是绝无可能的,现在不同,皇帝同意自己来南京养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眼前又是皇帝跟前的红人一品大员,自己没那个能力反对,不如做个顺水人情,给钦差大人个面子,于是一拱手说道“礼部各司主事都有人在,况举人出身九品升六品太过操切,现礼部唯有仪制司教习尚有一员空缺,不如就暂时委屈一下吧”

  黄锦看着地上的奉銮,那奉鸾此时已是惊喜交加,刚才还在为自己前程担忧,准备卷铺盖走人,转瞬老母鸡变凤凰,由九品变正七品教习官员,真是老天开眼,菩萨保佑,一个举人出身一般都是做吏的命,能做到正七品那是凤毛麟角,别看七品只是经制官员最低一级,可对于七品以下官员来说那就是鲤鱼跃龙门,跨上了朝廷正式官员序列,如今钦差大人一

  (本章未完,请翻页)

  句话,尚书大人点头提拔,那真是祖坟冒青烟,赶紧给两位大人磕头,磕头。洪承畴看着奉銮激动的样子,笑道“起来吧,如今你也是朝廷经制官员,再这样磕头就有失官体了,此事就这样速速办理妥当,神兵卫乃是朝廷柱石,皇上看重,今后南京之事还有待诸位鼎力相助,可记住了?“刚升教习的奉銮立马起身一个大躬,表示一定尽心竭力办好这件事,定然不负几位大人的栽培之功,以后只要神兵卫有所差遣,必然效犬马之劳云云。

  一件看起来麻烦的事,几个大佬轻松搞定,还比当年田宏遇买陈圆圆都爽快,这就叫官大一级压死人,更何况洪承畴代表着皇帝,神兵卫又是皇帝都奈何不得的存在,强买强卖谁也不敢多说,厚赏之下短短两三天,高升七品的奉銮就把这一切搞定,二三十个顶尖美女,连人带家眷一股脑打包送到钦差行辕,惹得二十个现代人眼花缭乱,手足无措,不光是他们,连洪承畴杜勋都感到一个头两个大,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美女,哪个都是天姿国色,怎不叫人心猿意马,好在一个是没根的太监,一个是打心眼里瞧不起失足妇女的高官,才算没有闹出什么绯闻,不然真要被人参个七荤八素。

  南京秦淮河则一下子热闹起来,神兵卫花了几百万两巨资为几十个美女赎身,象油锅里泼进的水,沸腾了,有说是皇帝选秀的,有说是神兵卫买去炼丹的,有说神兵卫男多女少要娶妻妾的,也有说钦差大人神兵大人买去送给建奴和亲的,总之沸反盈天,什么传说都有,原因主要是那些浪荡书生一下子没了阴暗心理寄托,包括一部分官员,只有交了狗屎运的奉鸾和几个同样升官的教坊司人员欢天喜地,卖力辟谣,呵斥造谣者,奈何几张嘴堵不住众多死了老婆的空口白牙,连一向以君子自居的兵部尚书谢升等人也坐不住了,纷纷来钦差行辕打探究竟,洪承畴和孔丘他们来者不拒,说明是要带她们去天津深造,一句话是去给神兵卫打工,没什么别的意思,还带这群六部官员看了这群女眷的起居,算是勉强蒙混过关,没办法,人家人傻钱多,花了如此一笔大价钱,就为了买几十个破之瓜,真特么匪夷所思,要是知道神兵卫那么缺女人,自己家里上下几十个丫头伺女,白送都可以。一来可以联络炙手可热的神兵大人,二来也给自己上份保险,北方那些有头有脸的官员不都争着巴结吗,咳,自己蠢啊,活了大半辈子,怎么就没想到这一招呢?

  消息传出,好几个勋贵立马醒过神来,这么大机会不能轻易放过啊,现在神兵卫几乎当大明一半的家,据说来的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单身贵族,连当今天启张皇后都把贴身侍女下嫁给神兵大人,自己家里的女儿侍女什么的还有什么送不出手的?于是这几天连一向老谋深算,就怕惹祸上身的魏国公徐文爵都亲自上门了,拉着洪承畴嘘寒问暖,有意无意地问神兵卫几位大人可有妻室之类的,搞得洪承畴感觉自己像是个拉皮之条的,只有杜勋兴高采烈,给人家拉皮之条那是他们太监最拿手的,轻车熟路,以前是给皇帝拉皮之条,现在不过是换个主人而已,索性洪承畴把这档事全扔给了杜勋,省的这个太监整天无所事事,这下子杜勋水涨船高,好多以前不待见的勋贵,都来走他门路,喜得杜勋人都胖了几分,见人都笑脸盈盈。

  这就是千金买马骨的效应了,穿越者绝大部分都是光棍,个人问题迟早要解决,素质太低没文化的很难被现代人接受,而大家闺秀,名门美女就不同了,知书达理循规蹈矩不说,受古代三妻四妾腐朽思想熏陶,她们不像现代女性那么看不开,都是允许男人纳妾的,这才是那些无奈来此年轻人的最上期盼,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还不争风吃醋,所以那些勋贵来提亲的,只要不是丑女,基本都会安排下来,当然名义上是安排去天津或皇庄进学,其实谁都知道,这里面绝大多数以后都将成为现代人的妻妾。

  不光是轰动南京,这消息连同洪承畴及南京官员的奏折一起送到了崇祯的案头,开始崇祯没当回事,不过是不按常理出牌的神兵卫又整了一出出人意料的闹剧而已,根本小事一桩,不就买了几个贱女人吗,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可是张皇后周皇后听说之后确实有别样感受,女人心思特别细腻,一下子就明白了个八九分,这不是千金市马骨吗,表面上是买了几个贱女人,实际上就是告诉天下人,他们神兵卫缺女人,若是有好的美女他们不惜重金的,思量了几天,找到皇帝,细细给傻瓜皇帝分析,这神兵卫几千人,大部都是单身男人,一个两个美女肯定解决不了所有问题,南京勋贵争先恐后攀亲家,必然导致京师勋贵官员也来凑热闹,这里面难免鱼龙混杂,要是神兵卫和朝廷所有官员都成了亲家,那他这皇上岂不是被彻底架空了?崇祯恍然大悟,千金买马骨,明摆着神兵卫缺少美女,自己真是傻瓜一个,可如今怎么办?那么多官员唯恐落后献殷勤,难道就这样让他们去?

  张皇后周皇后都不是省油的灯,早就想好了对策,说那些官员家里女眷,都没有经过仔细挑选,难免歪瓜裂枣充数,和我们宫里的女子千差万别,宫里来的都是民间千挑万选,绝对比那些莺莺燕燕好上万倍,再说这宫里很多人都来了几年,年岁都有些大了,不如皇帝将他们一并赐给神兵卫,必然使得神兵卫对陛下感恩戴德,使得皇帝和神兵卫更为亲近,相信宫里美女远胜过那些歪瓜裂枣,那以后神兵卫和皇家就是一家,还怕什么外虏内忧?一句话,崇祯如雷灌顶,茅塞顿开,我说怎么张皇后舍得把身边美女送给这些外来人,原来早就为皇家打好了算盘,值!完全值!反正这宫里需要轮换一大批,自己也用不到那么多侍女,不如做个月下老,只要把神兵卫牢牢牵住,就是把自己女儿嫁过去都值得啊!

  (本章完)

  s..book452242345329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明末之天降神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