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之天降神兵 第九十四章 女提督来访

小说:明末之天降神兵 作者:未知 更新时间:2022-01-14 10:45: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刘宗周是儒学大家,他主张修身养性,提高自身修养,慎独是他对统治者的要求,用在太平盛世自还有些用,可用在明末这个乱世,显然用错了地方,崇祯皇帝召见他,他还是要皇帝修身养性,慎独什么的,面对内忧外患,火烧眉毛的的事却毫无办法,这就是儒家的通病了,儒家学说用来自身道德修养可以,绝不可以用来治国,道德仁义那一套能治理国家吗?能让百姓丰衣足食吗?全是扯淡,所以那次见面召见后刘宗周就被罢黜了,不过他的名声在那,著书立学都可以,而且人还是有些风骨的,因此这次被请来参与盛会,周处长情不自禁地一声喝,惹来了卫道士的不满,也引起了诸多书生的注意,有几个油头粉面地浪荡公子哥已经在往这边靠过来了,要不是有便衣护卫顶着,他们一定会过来调戏美女。

  周处长话出口之后也感到孟浪了,古代不比现代,年轻人的朝气被封建主义压迫,既缺乏自由想象空间,也缺乏自我发展空间,只能墨守成规,稍有逾越就被打压,千军万马死气沉沉,要多压抑有多压抑,你还不能说,不能表现,否则马上引来正统理念的反扑,因为每个人都认为这样才是天经地义的,周围叽叽咋咋,都在交头接耳议论这群不伦不类的怪人,连洪承畴这样老油条也开始手足无措起来,唯有杜勋不以为然,不得不说太监真是能屈能伸,狗洞会钻,场面也会撑,锻炼出来的这份遇事不慌的本领真不是吹的,他脸不红心不跳,指点着一帮酸腐,尖细的嗓子四处回响,你们看什么看,说你呢,眼睛瞪着我干嘛,我脸上有花啊?没见过马王爷三只眼?很快把一群躁动的书生给压下去,对付书生他们内侍可是司空见惯,轻车熟路。

  见大家总算安静下来,宋应升忐忑不安的心稍稍放下,大家不要喧哗了,几位大家还没上场呢,稍安勿躁,教坊司官员赶紧安排后面美女上来,咿咿呀呀,各显神通,时不时引起下面一声喝彩,接着儒服男装的柳如是出场,不说艳压群芳,鹤立鸡群却是实实在在的,柳如是命运多桀,年少嫁与一老状元做伺妾,几年后老头嗝屁,被赶出家门,流落青楼,其诗词歌赋无一不精,堪称才女,奈何命运不济,又嫁与钱谦益,钱谦益死后,家中妻妾乡里族人都来争家产,她不堪侮辱,投缳自尽,一生可歌可泣,气节上比许多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强太多,就看他一身书生打扮就知道性情刚烈,非普通女流可比,二十才出头,往那一站自然亭亭玉立,艳光四射,不愧是女中丈夫,早引得众多浪子口水直流。

  “可惜圆圆不在,被那田国丈买了去,要是圆圆在,自然是今天花魁”说话的是金陵四公子之一的陈贞慧,后面几个现代人听罢也是点头,“漂亮绝对是陈圆圆,才艺却是不分伯仲”难得古人和今人有一致意见,论相貌陈圆圆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即使是台上万种风流的顾横波曼妙舞姿,也还是稍逊陈圆圆一分,陈贞慧等人听得后面也在夸赞陈圆圆,不禁纳闷,几个乡巴佬,连胡须都没有,他们怎么会见过陈圆圆?又回头侧目而视,四公子可不怕得罪人,都是举人出身,家境殷实,后面几位书生不象书生,流氓不象流氓的,一眼就看出是白丁,能正眼瞧他们算是客气了,洪承畴一看双方又在斗鸡眼了,怕坏事,在北京还好,没人敢对神兵卫不敬,这里是南京,面对一群心比天高的酸儒,怕是讨不了好,反正中秋花会也看了一大半,就别再惹是生非了,最好现在脚底抹油,先回去再说,于是他跟毛海峰孔丘杜勋说是不是该回去啦,二十个现代人齐齐望向周处长,周处长点点头,你们先回去吧,我对这柳如是有些感觉,想去会会她,一句话把洪承畴吓了一跳,不过也不敢拦着,神兵从来不按常理出牌,他们想干什么,没人能知道,这几天他们在一起嘀嘀咕咕的,天知道又要做什么毁三观的事来,也罢,你们几个留下保护周提督,你多担待,我们就先回去吧。

  柳如是原名杨爱,父亲柳养吾被魏忠贤害死,漂泊流浪自叹名为杨影怜,后因喜爱辛弃疾词“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遂改名为柳如是,被江南名妓徐佛收养,在徐佛的悉心教导下,琴棋书画无一不精,有男人个性,平时喜欢男装打扮,与东林书生把酒欢,纵论天下时事,堪称女中豪杰,结识陈子龙,和陈子龙你唱我和,奈何陈子龙夫人搅局,两人分开,后又遇相差三十六岁的探花郎钱谦益,才算找到了命运归宿,可贵的是柳如是气节高尚,比之水太凉的钱谦益强多了。

  其所居之所,比不上眉楼,也比不上媚香楼,只是秦淮河边普通院落,周原处长在一名副将和十余名护卫的保护下,一路问询,找到了柳如是的住处,看着也就是乡村平房的摸样,门口围了一圈竹篱笆,三间平房,简简单单,青青雅雅,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只是个富农家庭,谁也想不到历史有名的才女就住在这里,跟随的副将没犹豫,见一小丫鬟上前,问清是柳如是居所,既让丫鬟告知主人,有贵客来访,里面的徐佛听说即出来相迎,副将只是说他们是京师来的客人,久慕柳大家芳名,今天特来拜会云云,徐佛也不疑有他,此地南来北往的人多得是,来者既是客,当即让进客厅,款待伺候,周原环顾四周,清雅简洁,朴素不显庸俗,书画皆是名家,可见来往人员质量较高,也体现出主人内心不甘于命运的挣扎,和自己预想中大差不差,而且就房中布置来看,很合自己脾气,颇有男儿气概。

  坐定后寒暄几句,周原即问徐佛,若是有人出资让他们脱离苦海,前往外地可否愿意?初时徐佛说只当是文人随口调侃,说自己已

  (本章未完,请翻页)

  经习惯了秦淮河风土,不愿意远赴他乡,况如是还在秦淮盛会未归,此事她作不得主,周原清楚这位徐娘半老的青楼女子,以为自己是在说笑,也没在意,接着就问了柳如是一些境遇情况,此地收入如何等,徐佛陪着笑脸,一一作答,说是秦淮河上虽然表面风光,奈何这几年兵荒马乱,四处灾荒,商贾拮据,官员节俭,与往年大不相同,若非时常有江南殷实人家慕名而来,恐怕这里好多青楼要关闭了,周原点点头,说他们在天津有产业,需要很多人才,象柳如是这样的知识女性,他们都欢迎,因此有心想为这里的姐妹赎身,请她们去天津继续深造,并安排体面工作,不知道可行不可行?徐佛听完,仔细打量这位女扮男装的相公,举止大方不落俗套,举手投足间有上位者的风范,应是哪个勋贵家女眷,还是能够作主的,看她神态不像是虚,不禁叹道“看这位公子必是世家子弟,老身与女儿也想落叶归根早早寻个归宿,奈何这世间并无终身可靠之所,只得日日卖艺求生,能优于普通人家已是福分,哪还敢有许多非分之想?”周原听了,知道她才和自己见面,不是朋友,难以交心,半开玩笑说道”明白,若是有人为如是你们赎身的话,大概需银几何呀?“徐佛望着这位公子以为是随便问问,就也笑着随口答道大约在三十万两左右即可,只是这天下之大,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拿出来的。

  “不瞒徐大家,我等是天津神兵卫的,来南京公干,十分赏识柳如是李香君顾横波等人才艺,欲出资为其赎身,前往天津安居,学有所成即可跟随做事,包括徐大家也可在我们开办之学堂教授,绝对老有所依,一切自由,全家都可有所安置,不知可否?”此话一出,徐佛眼睛里明显金光闪烁,瞬间又恢复常态,起身道了个万福“感谢神兵大人看重,只是情谊虽重,但真要为如是母女等赎身,非一般生意,公子来此已是老身及小女万分荣幸,哪还敢做非分之想,此事靡费之多怕公子家亦难承受,万万不敢高攀啊”徐佛是真的不敢想象,这样一位文弱女眷,出口就要为几个大家赎身,天底下再大的勋贵世家也不会有那么多闲钱管这事,怕是这位败家女眷不过是信口开河,要是让她家主人知道了,这秦淮河都要变天,得罪不起的,所以赶忙劝阻,无论如何接不下这个话头。

  周原知道她不敢相信,即从袖中掏出一张十万两银票,直接递给徐佛,说我们确确实实要这么做,这是定金,不管如何,赎身之事是一定要做的,徐佛搭眼一瞧,一张十万两银票无疑,不敢接下,一个深深的万福“老身实在不敢当啊,折杀我了,还请公子赶紧收回,若是让公子家中长辈得知,我等百死莫赎啊,万万不能受”说着就要跪下,她心里清楚,能随意拿出十万银子面不改色,肯定不是一般的豪门勋贵,普通藩王都没有这个魄力。一定是显贵中的显贵,这要是得罪了朝廷中地位显赫之人,她的命是小事,只怕还要连累所有秦淮河艺人,神兵卫是什么机构,不清楚,偶尔听说过这个名字,风花雪月之地,奇谈怪论多了,谁都当传说,至于高贵到什么地步,没人说得清,如今一个女贵人出手如此之重,真的需要小心应付,否则祸事不远了。

  见徐佛一片诚惶诚恐,周原笑了起来,说徐大家不必担心,不管你们愿不愿意,赎身之事我们早就定下了,就这几日,所有人都会一起办理妥当,若是实在不想去天津,也可以进他们在南京开办的会所,总之这事是一定要办的,不是谁可以阻拦的,话音一落,徐佛眼中虽然有惊喜闪过,但立马扑通跪下了,嘴里高声说不敢不敢,还请这位公子放过她一家吧,周原用力扶起,但徐佛跪在那不肯起来,呐呐自语说着可要得罪多少人,她担待不起,怕是抄家灭族都会云云,旁边微服站着的副将看着不耐烦,一声喝,说徐大家你不识抬举,此位乃是神兵卫提督大人,大人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自然是当真的,大人为你们赎身乃是尔等前世造化,还不赶快谢过?

  徐佛一个激灵,这位美女竟然是什么提督大人,提督大人该是几品的官?反正比知府大人要大好几级吧,这个膀大腰圆的汉子说此事是真,不禁悲从中来,眼泪刷一下就流了下来,多少情深意重的文人骚客从来都是逢场作戏,说要为他们赎身的多了,可今天这阵势,银票就在眼前,想来真成了?她泪眼看着上座的美女提督,周原点了点头,“此事千真万确,我等没有太多时间,此来就是为赎身,就这几日全部办妥,钱财之事不用你们操心,早就备下了,还请徐大家放宽心”徐佛惊喜交加,眼泪刷刷地流,才半个时辰,刚见面,这位提督大人就要把所有人救出苦海,真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是你显灵了吗?难道眼前这位就是观世音的化身?是的,一定是的,她作势又要跪下,被周原扶住了,小心扶起安顿好,说”我们此前已经和卞玉京说起,她们几个也会被神兵卫赎身,虽百万千万银子,也在所不惜,所以不必挂怀,只需做好准备即可,明日可往南京京营钦差行辕找我“徐佛真不知道说什么好,千恩万谢无从说起,只是一个劲抹眼泪,看来是真的要跳出苦海了,如是在这就好了,如此大恩,来世做牛做马都是应该的。

  大事交代完毕,两个女人一老一少,谈笑风生,诸多闲文轶事也是频频说起,不知不觉已是深夜,周原放下银票准备告别,就听院落前有人喧哗,徐佛知道这是柳如是应酬回来了,起身告了个罪即出门相迎,哪知道柳如是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而是来了好几个,四公子之一的方以智,名动南京的余怀都在里面,一共七八个,但在门前被十几个护卫拦住了,正在交涉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个书生说你们什么人,敢拦住士子?谁给你的胆子?这些护卫根本不理他们,说里面有贵客,就是不放他们进去,徐佛出来也没了主意,哪个也得罪不起。里屋的周原让跟随的副将出去说不要拦着,让他们全进来吧,副将领命,即出门挥了挥手说让他们进来吧,几个书生怒气冲冲,蜂拥而进,想看看这里来了什么贵客,一进门就见上手坐着一位女扮男装的公子,方以智余怀不禁诧异,这不是刚在中秋盛会遇到的愣头青美女吗,怎么在这里大大咧咧,还翘起了脚,一副以上临下的神态,这派头是怎么回事?母鸡司晨?“你,你不是那个~~”方以智指着周原语无伦次,才认识,又不认识,无从说起啊,一个书生愤怒难平,破口到“你是何家女流?男扮女装,在此装神弄鬼辱没圣贤,怎敢起居八座,乱了法度?~~~”

  周围也是臭气哄哄,文邹邹地喊着骂人话,徐佛吓得脸色发白,好不容易今天真心开怀了一回,这可不要出事啊,赶紧出来打圆场,把柳如是拉了出来,故意高声说道“这位是神兵卫周提督周大人,还不赶紧参拜?”,柳如是一听这个坐在面前的是提督大人,赶紧要施礼,周原一把扶住,说“妹妹不必多礼,远处看的不甚仔细,近看果然是个大美女,坐坐”

  “神兵卫的?提督?”后面一个书生很疑惑,“不是说都是妖魔鬼怪吗?怎么还出来一个标致女人?”另一个书生几乎在自自语,柳如是也诧异了,平时听东林党人近来京师来了一群妖魔,把持朝政,蛊惑皇帝,幽禁忠臣,欺男霸女,胡作非为,今日怎么来了个如此标志的女提督?大出所有人意外,几个平常高谈阔论欲救天下苍生的书生竟然没了声音,呆呆看着眼前两个美女。方以智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随身一躬,问道“不知是提督大人,失敬失敬,小可方以智,敢问大人来此作何?”周原笑了笑,回到“想来你们都是东林书生吧,徐大家不妨再搬几张椅子来,大家都坐下吧”徐佛家一听,立即张罗着叫家人去搬椅子,几乎把家里的椅子都拿出来,才勉强让十几个书生坐下,一个书生在那小声议论“母鸡司晨,国朝从来没有过,朝廷竟然让女人做提督,那还要我们这些读书人干嘛?”话虽轻,但所有人都听见了,周原呵呵一笑,“国朝有女官啊,秦良玉不就是女总兵吗,前次巴中大捷比大多逃跑的男儿强太多,比如这位如是妹妹,诗词文章不比你们差,有何做不得官,为不得民?”没错,就秦良玉的表现,盖过了众多男人武将,天启崇祯两朝大小百余战,几乎都参加了,屡立功勋,而这柳如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写出的诗不输名人大家,可能八股文章不如在座的举人秀才,可她忧国忧民,若是为一任官员,并没有人敢说不如男人,所以周原这么一说,下面少了许多不屑。

  余怀是这里面老资格生员,站起来说道“余某曾闻,神兵卫乃是逼迫当今圣上割地称王,欲改祖宗法度,不知此话当真不当真?”这话是直接了当了,也说出了书生们心中的疑惑,周原看了看这个书生,一表人才,只是和其他书生一样身上臭气哄哄,凭女人的直觉,估计他们有大半个月没洗澡了,“这位书生你说对了一半,欲改祖宗法度说对了,逼迫当今皇帝则是欲加之罪”余怀大吃一惊,想不到这个女提督竟然毫不忌讳,直接说出要改朝廷法度,后面一个书生忍不住了,站起来道“你等是何人,竟敢更改千年已降的法度?难道就不怕天下沸反盈天?就不怕留下千古骂名?”此话一落地,徐佛家赶紧出来打圆场,说大家喝茶喝茶,不然要凉了,她是两面不敢得罪,尤其两边都不是好相与的主,周原看了看柳如是满脸的疑问,众人急迫的表情,摇了摇手,“不怕,还真不怕,有能力的尽管放马过来就是,还有这位朋友,你说祖宗法度是千年已降,是说的秦法汉法,还是唐宋法度?或是元朝酷法?历朝历代都是与时俱进,更改不合现状之法度,推行符合实际之政策,比如太祖立下海禁,成祖开拓海外,弘治嘉靖年间再禁,隆庆又开放,不都是因时因地在不断调整,不断改进吗,从来就不是一成不变的,你说的千年已降从何而来?要是真铁板一块,太祖当年规定贪污六十两以上即要剥皮实草,这位小哥认为如今朝廷上下可还有活人?”周原说得有理有节,而且都是大明典故,所有人耳熟能详,几个书生一下子哑口无,没错,若要真扎实实行太祖规定,恐怕满朝都没有活人了,余怀轻点一下头“提督大人,此话是有些许道理,只是某有一事不明,尔等乃是外人,又有何理由问我大明事宜?”柳如是也紧盯着周原这个美女提督,刚才一番对比古今,无懈可击,不知道这个和自己一样男装的女官又该如何回答。

  “哦,这个不必猜度,我等乃是来自四百年后后,都是大明后裔,前朝利弊了然于胸,因缘际会,来到大明,自然是要相助大明革除弊端,为天下苍生谋幸福”几句震古烁今的话飘进众书生耳朵里,犹如晴空霹雳,传说神兵卫是神仙下凡,他们东林复社等都当是危耸听,以讹传讹,今天亲耳听到一个没女神兵亲口说起自己是来自四百年后,当然蒙怔了,难道天下真有神仙?圣人不怪力乱神,可今天面前就坐着一位,这脑袋不够用啊。

  柳如是见众人愣在那,立马醒过神来,款款学男生摸样一揖,说“大人今日来弊舍,小女子有失礼仪,还望见谅,不知大人到此可是找我?”周原又一把拉住柳如是这个美人,左看右看,看得柳如是满脸绯红,“你我年岁相仿,在台上看你有男儿气概,感觉性情相投,近处一观果真是个漂亮妹妹,不错,我等来此正是为了妹妹”

  (本章完)

  s..book452242345329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明末之天降神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