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之天降神兵 第八十二章 阴差阳错的陈圆圆

小说:明末之天降神兵 作者:未知 更新时间:2022-01-14 10:45: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西方传教士的注意并未能影响到穿越者的工作进程,天津的码头建设进度很快,已经能看出整个轮廓了,造船厂也在加班加点,几艏现代人看来寒酸,古代人看来雄伟的海船正在紧锣密鼓中建造,本来基地计划是先即按照千吨级的木船,结果代理海军的范小武觉得现有技术应该能支撑更大船只的建造,所以临时修改了方案,以一千六百吨规模为基础,钢铁构建为辅助,外面在包上一层钢皮,先行造两艘试验舰,虽然劳动强度和困难加大,但这样两艘准军舰的建造对整个穿越集团来说,都是一个不小的心里安慰,至少在这个时代没有哪一艘战舰可以和它一较高下,即使是西方已经在建造的五千吨级木制战列舰,也无法撼动由铁皮包裹的战船,加上现代改装的105火炮和75小姐,在这个时代,这两艘不说无敌,那也是以一当十的存在,为穿越者即将开始的海贸保驾护航绰绰有余。

  修建用的大量木料现在都由关宁军提供,东北那边原木资源丰富,加上动物皮毛,牛羊等,很快和两个基地形成良性互动,一方提供原材料,一方提供粮食日用品,包括马车板甲刀枪剑戟什么的,具有不可替代的互补性。

  武器的制造在毕懋康的再三争取下,临管会同意生产一些前装燧发枪,作为可以出售的先进热之兵器,这种枪现代人看不上眼,不等于没用,古代就是保家卫国的神器,用现代钢材制造的燧发枪能打到两百米远,已经远超出弓箭的射程,用来装备淘汰下来一批新军,可以做到物尽其用,所以同意制造一些燧发枪,主要还是考虑到金发碧眼外国势力的关注,现代枪械是绝对不能流出,只能用比欧洲各方面性能更好的原始枪械来迷惑,没想到这种原始燧发枪制造出来以后,大明各地方军队都要,他们清楚神兵自己装备的神器不可能出售,只会装备未来的新军,但燧发枪就不同,首先比他们大明原有的火枪射程远,质量更可靠,口径什么的完全统一,如果加上板甲和钢盔,比之自己原来的火枪队优势明显,所以纷纷提出要购买,价格随神兵定,但临管会经过讨论,觉得现阶段还不适合推广,因为大明还未形成真正使用火枪的战法,这样直接发下去,只会引起混乱,所以决定暂时只装备被新军淘滩下来经过一定训练的老兵,由他们在日常训练中摸索出一套战法,然后再向所有部队推广,至于价格吗,暂定一百两银子,弹丸和纸壳定装弹药一两银子十发,这样可以保证即使被西洋人获得,也只能认为略先进,不会泄露现代枪械的秘密。

  第二批新军的招募正在进行,绝大部分都是流民,有了第一次的献身说法,第二次就顺利多了,家庭有保证,个人军饷不会被克扣,远超明军待遇,即使被淘汰也会被录用到其他地方,而且很抢手,各地明军几次三番向神兵要这些人,神兵卫都以各种借口拖着,不是不肯放,而是考虑到明末这些军阀的德行,放出去只会让经过一定现代军队训练的资源浪费,还不如暂时将他们整合在一起,等将来正式新军练成作为辅助部队使用,所以燧发枪造出来后第一个装备的就是他们,加上一定的强化训练,很快就形成比较满意的成果,当然这些需要时间,不会一蹴而就,其他还有更多的工作需要推进,不能因为穷兵黩武而影响到各项事业。

  缫丝厂,纺织厂,皮革厂,服装鞋帽厂,木材加工厂,小型化工厂,水泥厂,砖瓦厂,肥皂厂,小型钢材加工厂,造纸厂,印刷厂,还有水厂,陶瓷厂,粮食加工厂,酒厂,车辆厂,食品厂,医药厂,机械制造厂,兵器厂等等都在按计划建造和扩建之中,工作量虽然很大,但大量流民的加入,使得方方面面都没感到多大压力,压力大的还是医疗和教育这两个老大难单位,这也急不得,这两个地方需要的都是专业人才,只能潜移默化,短时间内很难解决。

  商贸已经基本走上正轨,那些先期建设已经开始产出的工厂正在源源不断向社会提供商品,紧俏的物资有纸张,各种加工食品,肥皂,鞋帽,军械,马车等,当然还有最根本的大宗粮食贸易,客观上丰富了市场,提高了部分人群的生活水平,神兵卫出产的东西基本上能做到供不应求,几乎一出来就会被抢购,比如光雪白的纸张就比大明原来的好很多,士大夫趋之若鹜,价格又便宜,自然有多少要多少,比如纸尿裤,东厂专门派人守着,那么多太监都要,根本来不及做,比如现代款式的鞋子,穿着比大明原来的方便舒适,其他如食品,肥皂等都能提升生活质量,自然成了有钱人的追捧对象,因此整个商贸比原来顺利得多,很多东西都不需要宣传广告,光西安和北京两处地点每天有近十万两银子的营业额,还不包括单独的由临管会直接掌握的大宗粮食交易,军械交易,两地多次添加人手,仍然忙不过来,当然商贸的红火反过来促进了的大明经济发展,反正和大明是三七开的分成,交易量越大,双方赚的银子越多,经济上升,社会活动越活跃,带动的产业也就越多,人民的生活水平就会逐步提高,只要良性循环能滚雪球一样,加上高产作物的推广,要不了多少年,西北各地的温饱问题自然会解决,农民起义问题就会被彻底解决,剩下来的就是如何应对东北女真这个目标。

  国丈周奎和田宏遇一直想插手商贸这一块,几次向自己女儿女婿提出代理神兵卫的货物销售,崇祯知道他们两个什么货色,一直都不答应,周奎和田宏遇不甘心那么大利益自己分不到半分,想法设法和神兵卫搭关系,可惜这两个人在历史上的名声太臭,入不了神兵法眼,强取豪夺这类流氓做法对神兵不起作用,成国公家被教训就是先例,到现在屁都不敢放一个,连皇帝都不待见,说明在皇帝的眼中神兵卫地位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远超那些靖难功臣后代,不能用强,那就只能用智,周奎的方法是隔三岔五找女儿要她在女神兵进宫为宫内看病的时候多美几句,不能包销神兵卫所有商品,但无论如何代理一个地方的总可以吧,一来二去,周皇后被他烦的,算是答应下来,请张皇后出面,和几个神医商量,神兵卫军医不管这些,说只能把她的意思带给商贸处,商贸处的郭领导听说后,觉得张皇后周皇后两位的面子必须给,就把山西太原忻州这一带的商品销售总代理给了他,主要是弥补山西八大家被抄后留下的真空,周奎知道后虽然和自己想代理京城或河北的梦想有距离,但山西也是个富庶之地,光这两个府人口就有百万,以前的垄断富豪都不在了,自己去正好大展拳脚,也就不再讨价还价,满心欢喜去张罗进驻,当然崇祯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两个府的商贸税收肯定要被老丈人啃下一块,不过既然现在财政在好转,又有河南盐矿撑在那,这点钱不是那么重要,神兵卫没在乎,那自己就无需斤斤计较了,于是这事就算这么定下了。

  田宏遇很快得知周奎获得了这么一块利益,坐不住了,也想学周奎让自己女儿出头,哪知道女儿一口回绝,说两位皇后说了几次才让神兵松口,如今再去开口,必然不会答应,此事千难万难,田宏遇临走的时候还听到田贵妃说,张皇后所以敢向神兵提出,不是因为看在周皇后面子上,而是她送的两个姐妹是两个神兵首领未过门的媳妇上,田宏遇回到家,仔细琢磨女儿的话,一拍脑门,大叫自己怎么这么傻?那么好一桩事自己怎么就忘了?赶忙叫管家拿出些家里收藏的古董,让他无论如何以卖的名义,把神兵卫首领请到自己府中,管家领命之后,跑到皇庄,走太监门路把几样宋朝古董给了几个神兵首领看,果然神兵卫首领对别的东西不屑一顾,但对古董特别感兴趣,以前都是皇帝赏赐或者市面上收的一些大路货,现在看到两件汝窑真正的稀世宝贝,立即引起了重视,觉得这种东西留在那些官宦手中纯粹浪费,也是对后代的不负责任,于是召见管家,详细询问,管家自然顺水推舟,至于价格吗,还请几位到府中和伯爷自个谈,陆文夫陈伟峰他们商量了一番,觉得自己抽不开身,金子荣在陕西,孔丘要去南京,实在找不出人来和国丈打交道,最后只能让对古董有一定研究的汪大元去,汪大元家里本来就是古董商,此事正好合他的爱好,就让他抽个空去看看这个田国丈搞什么花样。

  哪知道这件事后来神兵卫所有人都后悔不迭,都恨自己放过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好事。

  汪大元奉命来到田宏遇府中,先是欣赏了他家中收集的各类珍宝,后却不过情面,留下吃饭,席间有歌舞助兴,一位美妙女子引得众人目不转睛,连汪大元都看直了眼,此女子在古代算是上了年纪,二十多岁,在现代则是正好青春,身材曼妙,脸容姣好,舞姿翩翩,一旁田宏遇见汪大元被吸引,很自然就说此女子乃是江南所得义女,名唤邢沅,若是将军有意,老夫就将此女送给将军云云,搞得汪大元满脸通红,穿越过来绝大多数都是光棍一条,陆文夫高师成运气好,被张皇后送了两个美女,所有人都羡慕的不要不要的,今天这田国丈忽然要送他一个美女,怎不叫他这个单身汉动心?表面的推脱掩不住内心的真实,田宏遇看在眼里,乐在心里,今天总算是把自己一桩阴差阳错的事给搞圆满了,这个邢沅是他在江南半买半抢来的,本来是准备进献给皇帝的,哪知道皇帝因为内忧外患见了该女一面就再无下文,一直养在府中大半年了,显然皇帝不满意早忘了,成了自己手中烫手山芋,要不是那天自己女儿提醒,他还真没想到这个邢沅真是自己和神兵卫的桥梁,现在好了,自己该着时来运转,一个神兵卫提督,怎么着也比满朝勋贵官员强百倍,甚至比自己女婿都靠得住,当即不管汪大元如何推脱,连夜送到了皇庄,说是既然汪提督看中,自然不能博了面子,搞得汪大元脸红脖子粗,但内心则是喜悦异常,这一切让所有战友都看出来了,都在祝贺他喜事临门,一直到第二天大家都听说了,有几个清楚历史的说起,说这个邢沅就是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主角陈圆圆的时候,众人才如梦初醒,好家伙,一天之内,多少穿越者用各种理由来看热闹,都想看看这个顶顶有名的美女到底长啥样,搞得整个皇庄象过节一样,连很多古代人都觉得今天不同寻常,就连吴三桂也听说了自己的顶头教官纳了个倾国倾城的美女,殊不知按历史,这个美女应该是他的女人,以至于后来汪大元看见吴三桂都觉得自己心虚,总有一种霸占了别人老婆的情节,当然这是后话。

  陈圆圆的到来比之陆文夫高师成带回来两个美女更让穿越者兴奋,这说明神兵卫非但在实力上无可匹敌,在社会生活上也已经成了高不可攀的象征,那么多光棍的个人问题,有了光明的未来,连这样的女子都送上门来,还有什么美女搞不到手的?就连那些现代美女也开始思量自己是否可以放下身段,找个大明帅哥成家,也就是说是陈圆圆的事,一下子打开了大家的心结,似乎眼前出现了更多的选择,而且几乎是美好的选择,会为将来穿越者的落地生根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这是当初看不起那些勋贵腐朽的现代人始料不及的,可以说是有些水到渠成的感觉,当然献上陈美女的田宏遇也没有白付出,他拿到了河北保定沧州的商品经营权,别看这两个地方被清军几次蹂躏,随着神兵卫转运安置流民的加速,这两个府的人口也在日益增加,只要经营得好不说富可敌国,几辈子总归吃不完,田宏遇自然乐开怀,心思没白费,只要靠上神兵这棵大树,自己及女儿就不会倒,一个便宜义女,取得了比历史上更丰硕的成果,这也是他永远不会知道的变化。

  (本章未完,请翻页)

  很快陈圆圆熟悉了皇庄的一些规矩,其实也说不上规矩,就是习惯充分的男女平等,汪大元等人看见她就合不拢嘴,立即安排他和两个张皇后的姐妹一个班,开始学习一些现代知识,他们几个现代人早就说好了,等明年开春,一起搞个集体婚礼,算是在大明一个新的开始,也激励一下所有穿越者,只要够努力,加上不知道何时掉下来的运气,你就一定能成家立业,事业辉煌!至于眼下吗,太多事在等着他们去忙,实在是没有太多时间花前月下,等整个穿越集团初步实现既定目标,有了空闲,才能够真正考虑每个人的个人问题,一句话,不会让每一个穿越者掉队,可以晚一些,但绝不放弃任何一个!

  看着工地繁忙的景象,陆文夫陈伟峰他们几个已经感觉到来大明后的希望,这种希望正在一步步的实现,只要能稳扎稳打,未来就绝不会是西洋人的天下,中华民族这个全世界智商最高的民族,自然会成为这个地球的主宰,只要大家齐心协力,今后别说华裔美女,就是那些大洋马,也有的骑,当然现在还是老老实实一步步来,先把基地整扎实了再说吧。

  开矿炸石,搬运木材,修路等劳动强度的大的活,一部分由民工完成,一部分是由清军俘虏和流寇俘虏承担,民工自然是有工资的,俘虏就纯粹是强制劳动了,不是不想一视同仁,而是这些俘虏从思想上缺乏普通人安居乐业的想法,尤其是做过小头目的,思想更顽固,只能用皮鞭加木棍伺候,当然现代人是不屑做这样的体罚,所有都由新军淘汰下来的老兵来看押,管工的态度就是决定这些劳工生死的判官,当然也有例外的,大清贝勒岳洛宏和汉奸宁完我就只要做半天活,另外半天强制他们关在小屋里反省,岳洛宏开始来的时候天天反抗,大喊杀了我吧,可惜即没人虐待他也没人理他,就手铐脚镣关在小屋里,和现代关禁闭一样,一关就是好几天,最后搞得他不得不低头,人类天生对孤独寂寞没有忍耐力,谁都无法忍受十几天一个月没人和他说话的氛围,小黑屋就是因为这种原理设计出来的,一个骄横不可一世的贝勒,短短一个月不到就举手投降了,宁可去搬运石料,也比呆在这里好万倍,至于宁完我,完全不用审问,自己老早就跪倒在地,深刻检讨自己的汉奸行为,说到动情处真的涕泪交流声情并茂,差一点把现代人都给感动了,若不是有知道历史的提醒,跪在地上的这个人就是大清剃发令的始作俑者,谁都不敢相信就是这个人,害死了大江南北数百万老百姓,当然接下来无论他如何为自己洗脱,都没有动摇他几年劳役的命运,鉴于他缺乏强壮的体魄,他被安排去清理生活污水粪便什么的,也算是照顾了,做了一个皮鞭下的光荣的掏粪工。

  受伤的刘文秀被押送到周至县基地接受治疗,开始很抵触,要杀要剐随便,既然造反就想到了这一天,和天津的岳洛宏一样反抗强烈,医生只能将他捆绑住,才勉强治好了他的伤口,他求死,可现代人不想让他死,把他关在一个新军训练场地附近,天天让他看着新军操练,听着新军整齐的口号,好吃好喝地供着,然后隔三岔五来问他,你原来的军队和这个比如何如何,一来而往的,刘文秀终于明白这些怪人不想杀他,而是希望他加入这支军队,他思想斗争激烈,古代忠君情节折腾了他一个多月,现代人故意让他挑选两条路,一是做个普通民工,终身不允许出基地,安居到老死,二是加入新军,从头学起,为国效力,可以不让他面对义父张献忠部队,也可以保留对朝廷的怨念,但必须服从新军指挥。

  举手投降吧,刘文秀自我认为这些怪人对自己仁至义尽,和大明朝廷做法天壤之别,感觉跟着这样的部队因该没有错,而让自己就这样碌碌无为老死在这里心又不甘,最后还是下决心加入新军,于是在第二批新军招募中,他成为了其中的一员,在以后的岁月里逐步成长为一名出色的指挥官。

  所有的俘虏中,清军俘虏最难管教,原始部落养成的好吃懒做,加上嗜血的启蒙教育,稍有疏忽就会出事,管理他们的人比其他人多两倍,而且脚上手上都带着镣铐,由于他们身强力壮,干的自然就是体力活,开始基地也考虑和其他流民一样待遇,但经过几次阴谋暗害管理者欲逃跑的事发生后,基地索性把他们集中加强,所谓自作孽不可活,只有在皮鞭下他们才会老实,大凡老远看见一群镣铐缠身,搬运石料木头的,必然是这群人。

  蒙古人则求生欲望强烈,大部分一来就磕头作揖,痛哭悔罪,表示要做牛做马,事实上他们在草原上也都是做奴隶出生,干活也勤快,所以他们的待遇比清军好,基本没有镣铐加身,干的活也比那些金钱鼠辫轻松些,有时还临时充当看管清军俘虏的任务,算是比较省心的存在,农民起义军俘虏基本都是干杂活的,一小部分积年老匪,欺压底下怪了,又身强力壮,就和清军俘虏一起成为了重体力劳动者,开矿炸石必须在前面,而更多的底层被忽悠的俘虏,现在都成了基地各农场,工厂的劳动者,只是工资比正式聘用的流民低,最后能否改造成正常人就需要他们自己努力了。

  这些区别对待的政策都是在实践中用血的教训换来的,本来现代人都有教母情节,不想做的太难看,可事实说明同情心泛滥就会出事,不小心死在这批俘虏手里的流民管教都有十多个了,每次现代人督察都要荷枪实弹,就是防范其中不死心的顽固分子暴起,光因为这样那样反抗的就被处决了百来个,所以中世纪做苦役的种种手段不得不用在这些不可救药的人身上,总算是初步安定下来,让所有穿越者感到很无奈,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说的就是这些人了。

  (本章完)

  s..book452242345323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明末之天降神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