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之天降神兵 第六十七章 昏君和奸佞

小说:明末之天降神兵 作者:未知 更新时间:2022-01-14 10:45: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周原和郭英两个人已经把整个商贸,财税,包括招商引资等体系支撑起来,军队中抽调了几十个人归她们管理,这样整个建设预算,成本核算等都开始走上正轨,秦岭基地由于有大量的建筑材料在,可以相当富余地建设,天津则不同,需要秦岭不定期的支持,所以一些成本较高的项目不会上,比如拟议中的炼钢厂,炼油厂,三酸两碱项目等,要把这些建设材料从秦岭搬到天津,成本太高了,除非黄河上架起一座现代桥梁,要靠小船蚂蚁搬家,猴年马月都难成功,所以天津基地基本以要求不高的水泥,盐场,造纸,织造,制皂,木材加工,造船等为主,而秦岭则准备建设炼钢炼油开矿水电机械制造等为主,适时准备过几年在黄河上建设一座大桥,连接两地的道路建设不急,主要是水泥产量跟不上,原有的库存虽然绰绰有余,可那么多项目都等着,得分个轻重缓急,只能等到天津港口建成,和秦岭这边各个项目完成之后才会上马,因此铁路和公路都是靠后安排的,这和新中国成立初期有些相像,先考虑最基本的东西,然后才是方便出行,比如发电机组的制造,图纸有,缺乏制造的精密机床,柴油内燃机,也是如此,制造这些需要时间,就连电线电缆用的橡胶,现在都八字没一撇,所以看起来几千人在努力,而真正做起来千头万绪,和想象中完全不同,一切都必须抱着从零开始的心态,一旦因为决策失误造成损失,就不是推倒重来那么简单,很可能需要几年时间才能恢复。

  鉴于多次出现事故,人员伤亡比现代多多了,周原和郭英搞出了现代保险制度,只是古人没保险意识,一切都是命的思想始终顽固,没人愿意购买,所以基地统一为所有人购买了保险,专门准备了一批储备金,以防人身事故伤害,当然只能是最基本的意外疾病之类的,没条件搞养老理财这些,关于是否需要成立银行发行货币,唐胜军韩冰陈伟峰陆文夫他们认为暂时不紧迫,紧迫的是各种原材料,港口码头,盐场,流民安置,军训,以及开矿,制造机械,造船,学校建设等,至于财务,只要进出账目清楚,预算和结算差不太多就可以,他们大都是军人,一下子转为文职工作都不情愿,尤其是一些专业性很强的工作,比如临时法律法规的制定,税率的厘定,各种建筑的蓝图制定等,没人自告奋勇,都是从原有档案中抽调出一些专业比较对口的人来,才勉强支撑起来,更多的人还是喜欢呆在军营里,一切行动听指挥,不需要去面对一穷二白无所适从的局面。

  毕懋康老毕正在金子荣他们指导下试制现代火枪,几个现代军人对比了现代枪械的优劣难易程度,最终选出了我国的五六步枪作为主要枪械,开始春田,中正式步枪98k和日本三八步枪都是考虑的对象,但因为弹药口径,技术成熟度等,五六式是大势所趋,秦岭基地有大批库存,弹药量巨大,没有后顾之忧,只要仿制出来,就可以大规模部署,还有海外开拓,必然需要大量统一实用枪械,枪管等,所以一步到位,由秦岭基地提供最基本机械,在两个基地开始少量试制,所用钢材都是现代库存,将来等钢铁练成再接上,这也是军队抢占有限资源的手段,不然一大堆材料在那,总有人会打主意,尤其是建筑队那帮家伙,大手大脚惯了,不要等他们把所有资源消耗干净,才想起军队的需要。

  开矿的事宜早就提出来了,延安有石油,可没有现代钻井机械和相关炼油设备,这些都需要机械制造处加快步伐,可他们也有难处,而且很大,就那么几百人,哪都要设备,水电要发电机组,造船需要柴油发动机,即使最原始的蒸汽机也需要精密机械来加工,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解决的,现在最紧迫的就是开矿机械,叶县地下埋藏着巨量岩盐只是都埋在千米深处,在现代这埋藏很浅,在古代这就是可望不可及的深度,所以这阵子机械制造处都在加班加点,无论如何也要搞出高强度钻头,只有挖出了盐煤石油,工业化才算是正式开始。

  京城的淘宝楼重新装修了一下,主要是建设安装了水塔和光伏板,又运来了罐装煤气,这样水电煤气算是初步到位了,引得京城贵族纷纷前来看西洋镜,以前只是听说没有明火的灯,现在亲眼看见了,叹为观止,晚上一条街都感觉亮堂多了,好几个官员试探能否给他们安装?周原和郭英认为可以,这是一笔大生意,可陈伟峰陆文夫认为两个基地自己都不够用,尤其是天津这边,暂时缺乏水电火电设施,需要用到电的地方很多,得先保证基地的供应,范小武高师成则认为可以给几个大臣家安装,作为样板,可以弥补基地资金的不足,更是个让古代人认识现代科技的好机会,最后几个人商量了一下,还是原则同意周原和郭英的提议,给刘宇亮英国公卢象升几个安装,收费是两万两银子,人员的培训就有淘宝楼负责,用现代机械砌水塔,安装卫生设施和光伏电板很快,这都是秦岭基地建设工地蚂蚁搬家搬运来的,现代人觉得两万两银子很贵,可在古代人看来是太便宜了,抽水马桶,浴缸,明亮的电灯,哪一样都让古代人喜出望外,在他们看来,光一个散发着玉色光芒的浴缸就够两万两的价值,绝对物美价廉。

  这事马上惊动了宫里,淘宝楼的太监回去天花乱坠一说,王承恩觉得是不是为皇帝起居所在也搞一套,于是在皇帝面前不经意地提了一下,崇祯虽然没亲眼看见过,可听过几回,就默认了,王承恩派人和神兵卫提出,愿意花钱在皇宫做一套,周原和郭英认为这是个机会,让大明最高统治者体会一下现代科学,绝对难能可贵,于是也没和陈伟峰他们商量,直接指挥工程车和建筑工给崇祯安装了一套,附加几十个窗户玻璃安装,当然是在众多太监的严密监视下,十多天时间,培训了几十个小太监,让他们知道如何冲洗,如何上水,如何开关电灯,如何隔段时间清理掏粪等等,也算是服务到家了,收费

  (本章未完,请翻页)

  则贵了些,五万两银子,主要是面积大工程复杂一些。

  崇祯很满意,出恭也好,熬夜也好,都不同往日,白天殿内明显亮堂很多,窗户外景色一清二楚,夜里照明改善太多,不会再明灭闪烁,油灰呛人,就是洗澡这种散发着美玉光泽按人体设计的浴缸,也让他舒服到极点,最主要的是,他终于有机会接触到一些神兵卫的神奇之处了,虽然不知道原理,可多少明白这是格物致知的产物,比那些大臣空泛的说教具体多了。

  皇帝是舒坦多了,几个妃子不干了,几次参观皇帝的新设施,一种羡慕毫不掩饰就表露了出来,先是在皇帝面前三番五次提到,再是让王承恩去和淘宝楼商量,是不是也给她们安装?本来崇祯是不想自坠身价去了解,搞一个自己先揣摩一下图个新鲜的,现在好了,几个老婆都要,甚至愿意用各种宝贝换,就连张皇后也来人提起,没办法,都是一家人,不能不给面子,再说现在宫里有点钱,于是又让王承恩安排,周原和郭英没什么,陈伟峰有些意见,皇庄的军营学校,天津的各种制造厂都还没能安装齐全,现在一下子全给了封建帝王家享受,怎么说都觉得是一种浪费,陆文夫不这么看,认为虽然运输艰难,可秦岭基地内这些很多,都是为原来的机场地铁等配套设施准备的,放在那更是浪费,不如卖一些给古代人,科学这东西光靠书本很枯燥,只有亲身体验才能事半功倍,再说我们需要大明统治者的支持,让他们越早了解现代科技越好,对以后越有利,总算是勉强说服了陈伟峰孔丘他们。

  用时一个月,张皇后周皇后袁贵妃田贵妃等几个,包括几个皇子读书处,内阁值班房都焕然一新,全部用现代材料改装,花费银两超过五十万两,户部心疼的直骂娘,几个刺头御史连番上折子,说皇帝贪图享乐,骄奢淫逸,如今西北吃紧,建奴未灭,竟然大兴土木,把个皇帝骂的七荤八素,好在崇祯不比以往,一大堆奏折全部留中不发,任百官湉噪就是不理,苦了几十年了,觉得自己应该生活有所改善了,搞得几十个挑刺的官员连昏君都骂出来了,不过皇帝并没拿他们开刀,他现在关心的是神兵卫的一举一动,和西北剿寇的进展,没时间搭理这群不干正事的官员,什么叫抓大放小,这就是了。

  皇庄两万多亩土地种植的高产作物已经绿意盎然,宋应星紧紧跟着几个穿越者忙碌在田间地头,他开始是不信有亩产几千斤作物的,但看到现代人指挥大量农民一丝不苟种植土豆红薯玉米等,这些从来没见识过的作物真有那么神奇?两万亩,全是这些,不由得他不相信,否则这些神兵卫的神人不会那么费心费力,玉米红薯以前也见到过,只是跟这个没法比,大明南方的红薯只有手指般大小,这里的红薯拿出来有拳头大,玉米也是,民间俗称玉蜀黍,和后世神兵的天上地下,不过他早已经见怪不怪了,神兵卫的东西哪一样都透着神奇古怪,光那些不知名的水果,蔬菜,和饱满的米面就够他研究一辈子的,他现在只要跟着走跟着看跟着学习就可以,这些东西要是成功了,那大明的饥荒就消灭了,是天下百姓之福,善莫大焉,能亲身参与其中,必然彪炳青史,流芳百古,所以他比现代人更积极,更仔细,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搞得神兵卫三番五次强制他去休息,不能让古代最有前途的农学家累死在皇庄。

  皇庄另外万亩地已经被改造成军营那个训练场地,新建设了很多木板房,加上原有的皇家院落,这里是部分新军和学校的驻扎地,太子殿下和朱聿键等人都在这里,不同的是太子和朱聿键住的是原皇家园林,普通士兵住的是以现代标准建设的板房,也不知道皇帝怎么考虑的,下了一道圣旨,让各地藩王挑选出一些子嗣前来受训,没经过神兵卫同意,就由几个大太监领来了百多个朱姓子孙,硬要让他们陪太子一起,陆文夫和秦岭基地联系,说孔丘他们认为应该一视同仁,让他们跑个二十里地再说,基地韩冰唐胜军认为没必要,这些人娇生惯养经不起折腾,不如让他们进皇庄学校,平时不用军训,以后也不会让他们担任军职,只要他们能学进一星半点现代知识就行,当然需要收费,每个人先暂定两万两银子的培训费吧,并叮咛一定要跟皇帝说清,不能皇帝自己掏腰包,必须让藩王出,这些藩王一个个富得流油,两万两银子完全是毛毛雨,于是陆文夫代表神兵卫陛见皇帝,再三分说里面的利害关系,意思是说各地藩王绝对比你这个皇帝富有,不要为了面子自己出钱,就是冷眼旁观下各地藩王的反应也需要如此,看看它们对朝廷的态度也好,试试看吧,终于算是勉强说服皇帝下了道旨意,要各地藩王交学费。

  崇祯没有想到的是,藩王一分不差交上来不说,还一个劲表示自己家里还有几个子嗣愿意来,问皇帝是不是再扩大一下,就是再加几万两银子都愿意出,搞得崇祯目瞪口呆,他哪知道这些被当猪圈养起来的皇家子弟,早就盼着出来走走,哪怕是出来一天都比呆在自己一亩三分地里转圈自由,钱有的是,只要能出来就是喊你亲爹都愿意,所以一接到挑选子嗣前来皇庄上学的旨意,各地藩王子孙都打破了头,争着出来,就差出人命了,名额有限,都是千挑万选求着藩王才能来的,至于钱吗,光争取这个名额就花了海去了,谁还在乎两万两万银子?

  真是大开眼界,一百多个龙子龙孙出来陪太子读书,竟然还能收入两百多万两银子,以前朕天天愁没钱,现在倒好,神兵卫建个学校还能赚那么多钱,各地藩王争先恐后,深怕名额有限轮不到自己,人比人气死人,两万两银子啊,眉头都不眨一下,原来神兵卫说天下只有朕没钱,他内心还有些将信将疑,现在看来千真万确,你看洛阳福王的奏折,说他愿意出三万两银子一个再送几个儿子过来,或者再多点也无妨,最好连他自己也来学习,暮

  (本章未完,请翻页)

  暮天恩什么的,明显在说老子有的是钱,只要你皇帝不把他们当猪一样圈起来,放他们出来走走,钱要多少有多少,原来这普天之下只有朕一个傻瓜在紧衣缩食,为国为民。

  两百多万两,按照和神兵卫达成的协议,三七分成,光这三成就有六七十万两,自己皇宫安装神兵物件的费用相抵,非但没亏还净赚近二十万两,马上叫来户部尚书,给了他四十万两,另外三十万两左右进了内库,这下好,堆积如山骂他骄奢淫逸的折子全成了垃圾,百官没话说了,心里都有气,无论如何不能让皇帝占了上风,显得士大夫多管闲事不是,终于又有聪明的官员想到了祖制,上书说藩王子嗣必须在固有封地,两王不得相见是列祖列宗定下的规矩,当年宁王之乱殷鉴不远,皇帝万不可因为蝇头小利,置社稷安危于不顾云云,他们不敢把成祖靖难提出来,只敢把宁王谋反拿出来说,你皇帝摆了我们一道,我们也不能让你舒服不是,更有甚者直接骂出了昏君,早晚被外人夺了江山的大逆不道之,当然也有几个投机官员,上书说既然藩王子嗣都可以进神兵学校,那他们的子孙岂不是更有资格进学?

  藩王出两万两银子,他们不敢比较,他们愿出一万两云云,只要皇帝答应,这些奏折崇祯都看了,他就是想看看这段时间上来骂他的这些官员,得知国库的钱没少是什么反应,结果看得他啼笑皆非,圈养藩王的确是因为怕他们造反,可那些龙子龙孙有那个实力吗?再说都在锦衣卫东厂的严密监视下,所谓谋反夺江山,都是杞人忧天,另外一些官员就有意思多了,愿意出钱送自己家子孙去神兵卫伴读,有钱啊,真特么有钱,老子求爷爷告奶奶,你们都说一贫如洗,神兵卫一个小学堂,你们马上变戏法一样有钱了,欺君,这是欺君啊,他有心想对几个原来就不顺眼的官员动手,被一旁的王承恩给劝住了,说既然他们装穷,皇帝不如将计就计,和神兵卫商量一下,看能不能再多开个学堂,让这些官员也得偿所愿,当然钱吗,皇帝你看着办,一席话,崇祯茅塞顿开,对啊,你们不是都哭穷吗,今天朕倒是要看看你们到底怎么个穷法?

  派太监赶到皇庄和陆文夫他们一说,陆文夫说行啊,开一个是开,开几个班也是开,反正教育处来的人也不少,大不了两头多跑跑,小事,只要他们肯来,多一些学习现代知识的古人绝对有好处,这事就这样定了,太监回来一说,崇祯想了想,觉得不能像上次那样被藩王坑,得动动脑经,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也开始挖空心思赚钱了,就是一种感觉,于是两天后又下了一道摸棱两可的旨意,说神兵卫场地狭小,师资缺乏,在朕的一再催促下,神兵卫不敢抗旨,已然在准备接收部分学生,但招收人数不会太多,只能是谁出的钱多让谁去,朕认为既然神兵卫有难处,又有与民夺利之嫌,故认为不如就不再派官家子弟前去,你们看如何?

  这道冠冕堂皇的旨意一下去,百官立马炸开了锅,和刘宇亮卢象升杨嗣昌张之及曹化淳杜勋他们相熟得官员早知道神兵卫的神迹,一直都在等机会交接神兵,如今天大的机会摆在眼前,哪能轻易放过,不就是钱吗?老子家里还就不缺钱,纷纷抢着上书,说家里几个孩子不争气,平时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听说神兵卫管束很严,既然有这个天恩,自己正巴不得让他们受受苦,也可以让他们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还请皇上恩准他们去历练一番,至于钱嘛,宁可紧衣缩食也不能误了小辈的前程是吧,臣愿意出藩王一样的价格,只愿送小儿前去皇庄吃苦云云,不光是几个官员,还有好多勋贵也抢着上书,说既然藩王子嗣都可以去,为什么他们这些为大明出生入死的世家子弟不能去呢?况且我们这些世家子弟去,还可以帮着监视藩王子嗣不是?总之一句话,皇帝你不能偏心啊。

  本来好多官员还想吹毛求疵找皇帝的毛病,没料想很多官员动起了小心思,都在投机,一下子把反对谩骂的声音给盖住了,越来越多的官员跟着上折子,抢着要让他们子孙去吃苦受累,连周奎田宏遇这样的皇亲国戚也频频进宫,让自己女儿带话给皇帝,说家里子孙不肖,这样管教的机会难得,希望皇帝不要忘了他们,钱不是问题,只要神兵卫肯收,总之绝不能把他们拉下。

  好吗,人家外来人只是开门收徒,你们特么马上有钱了,朕当年求神拜佛都得不到的银子,现在都自甘情愿送上门来,怎么不骂朕是桀纣之君了?不骂朕骄奢淫逸了?这叫什么事啊?崇祯百感交集,又好气又好笑,一个劲夸赞王承恩的主意好,这些狗官原来都在欺瞒朕躬,就朕一个人宵衣旰食废寝忘食,亏了神兵卫提醒,否则朕到死都不知道你们一个个那么有钱,几万两银子眉头都不眨一下,还深怕别人不收,真是活见鬼,行,真今天就当一回财主,这样吧,你们不能跟藩王比,也没这个资格,就每个人一万五千两吧。

  短短几天,三百多万两银子,两百多个官宦子弟被父亲强拉硬扯,上了神兵卫学堂的名单,神兵卫得了两百万,崇祯得了一百万,没轮到的官员还在争先恐后上折子,说皇帝你不能忘了他们啊,大家都可以为什么他们不可以,这事没完,我们得陛见,无论如何得给个说法,搞得满朝文武天天议论的不是西北剿寇,东北建奴,而是如何让孩子上学,几个梗着脖子誓不低头的官员根本插不上话,皇帝则是笑脸盈盈,一副志得意满的昏君摸样,呸,这不是卖官吗?我说薛大人你~~,陈大人你~~,不是啊,这是孩子上学堂,是好事,哪来的卖官饷爵?你吃错药了吧?连一向自视甚高的刘宗周刘大人也被冷落的无地自容,昏君带着一帮奸臣,完了,完了,这大明朝完了,列祖列宗在上~~~,没人听是吧?算了我还是早点告老还乡吧,眼不见心不烦,老了,还是早些回家抱孩子吧。

  (本章完)

  s..book452242345321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明末之天降神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