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之天降神兵 第五十四章 后金疗伤

小说:明末之天降神兵 作者:未知 更新时间:2022-01-14 10:45: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后金第四次入侵中原,以前所未有的惨败收场,碰到如此可怕的未知对手,把百战百胜的贝勒岳托和睿亲王多尔衮都吓怕了,回到沈阳就闭门不见客,皇太极也是多日不曾上朝议事,说是病了,整个沈阳城一片死寂,几乎家家戴孝,死得人太多,从来没有这么惨淡过,缴获也比往年少一大截,这样下去大清支撑不过几年,而满人对待汉族阿哈更是变本加厉,稍有不从就往死里打,每天被虐待致死的汉人都在城外垒起一垛,所有的怨气全洒在汉人头上,没有任何人敢多问,大汉奸范文程也整天躲在家里不敢出来,几个清军贝勒将军都在有事没事找他的碴,稍有不慎性命都难保,孔有德尚可喜这些投降来的汉将也是度日如年,哪都没有好脸色,虽然被封为异姓王,可真正在满人眼里,连游击副将都可以对他们颐指气使,还得唯唯诺诺,自己是贰臣,得有忍气吞声的觉悟。

  皇太极终于病好了些,得上朝理政,那么多事在等他处理,看着满朝愁眉苦脸得爱新觉罗子孙,他第一次感到有些无力,顺风顺水的胜仗太多了,才一次大败就把他们吓这样了,那以后大清还要不要生存?要不要入主中原?多尔衮岳托没来,都告病了,他知道多尔衮是假病,手下损失那么多不好面对那些哭丧家属,岳托则是真病,而且还是大清最怕的天花,杜度也没来,恐怕这辈子也来不了了,自从腿部受伤回沈阳之后,大清有名的萨满为他做了几天几夜的法事,然并卵,非但不见好,病情更沉重了,已经开始有昏迷了,这不是好现象,这是长生天在召唤,此次入寇中原,不是小败,而是大败亏输,多弼,索浑,阿巴泰一个个能征惯战百战百胜的名字给长生天收了去,现在岳托,杜度也快了,大殿中弥漫着恐惧的气氛,这样下去不行啊,我大清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诡异了?

  皇太极扫了一眼交头接耳的满洲贵族,眼睛停留在了最后面躲躲闪闪的范文程和宁完我身上,这两个汉臣很自觉,知道满朝大清王公会找他们麻烦,一直都在往后缩,深怕被人当出气筒,皇太极挥了挥手,“范卿,你上来,朕想问问火铳火炮的事”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躲是躲不开的,范文程硬着头皮上前跪了下来,“皇上,奴才这几天仔细观察了乌真超哈的火炮火铳,据那些炮手说来世上并无可连发的火铳和火炮,这一点可以问恭顺王”他话刚说完,豪格上来一把抓起范文程,怒喝道“汉狗,老子亲眼所见,明狗的铳炮犀利,皇叔阿巴泰当场战死,你还敢说没有这样的铳炮?”当即轮拳就要打,皇太极赶忙呵斥,“豪格,退下!让他把话说完”一旁的被贬原豫亲王现在的多罗贝勒多铎抢着说道“还说什么?这些汉狗都有异心,不如一刀了断了”他这一番话立即引起了满洲贵族的共鸣,这些明狗就没有一个好东西,每天不抽鞭子就不会好好干活,留着他们就是祸害,说起话来还弯弯绕的,真特么费劲。

  “把他放下,朕的话不管用了吗?”皇太极怒了,又大喝一声,这下把吵闹的朝堂整安静了,豪格怒气冲冲把范文程摔下,退到了一旁,范文程拍拍屁股跪在地上,抖抖索索说道“皇上,各位王爷,不是奴才瞎说,奴才是反复问了几个投奔过来工匠和炮手的,明狗真的没有可连发的火铳火炮,岳托贝勒和睿亲王遇到的肯定不是明狗的军队”

  “那你说,不是明狗的军队,那是哪里来的怪兽?害死那么多大清勇士”武英郡王阿济格早听多尔衮说过了,知道他们碰上了这辈子也没见过的军队,可就是没有人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以他对军队的认知,根本想象不出钢铁怪兽的摸样,和大殿中所有人一样,所有人都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搞得如此狼狈。

  “皇上各位王爷,奴才也不知道对方是何底细,不过已经派人前往打探,想来过几天就会有消息传来,还请各位王爷稍待”范文程知道这个时候得服软,要是稍有差池,恐怕连皇太极都保不住他们这些汉臣,那些战死的清军家属天天找王爷贝勒诉苦,谁都知道满大街的白幡都是汉人造成的。多铎并不买账,又怒骂道“混账,这都多少天啦?还没打探出何人何物?难道我大清万余勇士就这样死得不明不白?”他一句话又把所有人的怒火给点燃了,几个贝勒上来就要动手,皇太极一看不妙,这是要乱啊,大清才新败,再自乱阵脚,这样下去不用明军攻来,自己就把自己整垮了,当即说道“朕还在这儿呢,你们是要血溅朝堂吗?范爱卿是朕的臣子,也是你们的同僚,你们想造反吗?”几个准备上前的贝勒看着皇太极威严的神情,不情愿地后退了,造反的帽子可不是随便戴的,二贝勒阿敏一家现在还圈禁着呢,打死几个汉人事小,被皇太极顾忌就事大了。

  “文程你起来吧,朕问你,此次攻伐中原前功尽弃,如今白灾异常,各处粮草告急,可有办法让大清子民度过荒年?”皇太极是真的急,此次攻伐中原损兵折将不说,就没抢到多少东西,库存粮草不足以应付一年,被虎抓伤的狼总需要疗伤吧,这个时候再内乱,大清离完蛋就不远了,所以强作镇定挤出一丝笑容来望着这个第一汉臣,范文程也知道这个时候最要紧的是生存问题,而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他早在家里就想好了对策,现在皇太极一提问,马上装模作样思考了一会,再回答道“皇上和各位王爷莫急,臣认为可从三处下手,一可令朝鲜李朝解送百万石粮草过来,另外命蒙古各部再送些牛羊过来以解燃眉之急。二可令归顺大清之汉民开荒春播,以为后继。三可再派人员去山西购买粮草,多费些金银事小,只要能购到粮草,则我大清必然很快恢复元气,到时再与

  (本章未完,请翻页)

  大明一决雌雄。”

  “你说朝鲜蒙古那都可以办到,可派人去山西购买粮草?这大明新胜,这几个奸商会否改换门庭?不再待见我大清?”皇太极其实心里也有数,只能从这几个地方抠出点东西来弥补损失,只是不敢确定那几个家伙会不会变心,不要带了金银,偷鸡不成蚀把米。

  范文程摇了摇头“皇上大可放心,他们与我等交往日久,来往书信成摞,又接受了大清的册封,料其不敢反水,除非真不怕我们掀他们的老底,崇祯小二是个多疑的主,有点风吹草动,必然落得个满门抄斩的下场,故他们不敢不理,况这次多带金银,商人逐利,自然见钱眼开,臣以为此事绝不会出错”皇太极听了点了点头,那几个奸商大量把柄在这里,真要翻脸,他们的损失就是死光光,现在是派谁去好,上次范文程派去的几个奸细还没回来,这次又派谁去好呢?小了不放心那么多财宝,大了这些亲王贝勒肯定不愿去涉险,他眼光扫来扫去,范文程暂时不能去,朕这里还离不开他,对了后面那个躲闪的,说的就是你,宁完我,这个岳托手下汉军正红旗奴才宁完我,就你去吧,另外再派岳洛宏带几个旗丁一起去山西走一趟,务必购买到足够的粮草,最好能再打探一下明狗怪兽军的情报。

  岳洛宏一听立即就叫了起来,说阿妈危在旦夕,不能远离,有宁完我这个奴才去足够了,干嘛要叫我去?那边宁完我一听更是双腿打颤噗通就跪下了,说山西那边只要派个小校去就可以了,不必让贝勒爷冒险,量那几个奸商绝不敢有异心云云,明面上是为岳洛宏叫屈,暗地里为自己开脱,可皇太极一脸阴霾,死盯着两个不放“那么多金银都是我大清历年的财富,朕不放心别人去,你们两个一个个是贝勒,一个是朕的股肱,由你们去朕放心,大家也都放心,两位就不必推辞了,只要此事成功,朕绝不会亏待你们”岳洛宏内心不服,这满朝皇亲国戚哪一个不能去,凭什么让我去?我阿妈还在生死线上呢,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如何向死去的阿爷交代?皇太极阴沉着脸咬咬牙,“朕决定了,别人朕不放心,岳洛宏你若是成事归来,就封你为郡王,还有宁爱卿,你现在是汉军旗参将吧,回来就封爵”他是下了很大赌注,形势不等人,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岳洛宏还想争辩,身旁的王公贝勒开始你一句我一句,说他们战场上出生入死也没那么大封赏,你们两个去买次粮草就草鸡变凤凰,该满足了云云,搞得岳洛宏宁完我里外不是人,这也是皇太极手段的高明,岳托眼看不行,别的亲王贝勒都在盯着镶红旗正红旗的牛录,若是岳洛宏立功,那岳托之后就后继有人,就没人敢觊觎,那他皇太极的位置就不能动摇,就看着两个不识抬举的东西能不能顺利执行皇帝的命令了。

  岳洛宏不懂皇太极深谋远虑,又要开口推脱,后面宁完我懂了,走过来拉了拉岳洛宏衣袖,说既然皇上如此看重,我等自然是遵旨执行就是,说得岳洛宏毫无回旋余地,皇太极当即就坡下驴,说还是宁卿家忠于大清,这事就这样定了,你们收拾一下明天就出发吧。岳洛宏一下愣怔,旁边多铎又开口道你岳洛宏想抗旨吗?大清多少人在等着呢,你这么贪生怕死,不配姓爱新觉罗,你不去我去,不要封什么郡王,只要把你们家六个牛录给我就行,此话一出,岳洛宏终于有些醒过味来了,多铎刚被皇太极夺了三个牛录,降为贝勒,多尔衮吃了败仗也被夺了三个牛录,这多尔衮三兄弟本来实力就仅次于皇太极,要是再被他抢去几个牛录,那皇太极位置可就危险了,当即不再犹豫,说既然皇上下旨了,他就当遵从,不需旁人来抢,总算是把这件购粮之事定了下来。

  皇太极又问道杜度的伤势是否有救?大殿内再次沉寂,皇太极拿出手绢里包好的钢珠和子弹,问有谁见过这样的药子没?众人拿下来传递一番都说没见过,铅子都认识,可没这么大小如一的,那长一点的尖头的更没见过,一定是明狗又搞出了什么新花样,皇太极无奈传旨让孔有德他们进来,再仔细辨认一下,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都摇了摇头,大明没有这种铅子,大炮开花弹也不会炸出这样同一尺寸的东西,阿济格多铎豪格鳌拜他们作势又要发飙,皇太极挥了挥手,说你们先下去吧,好生练好乌真超哈汉军旗,若有这方面的消息,赶快报来,孔有德几个三步并作两步头也不回逃出大殿,再在这里多待一刻必然被满清勋贵打扁了,做汉奸要有做汉奸的觉悟,人家都在气头上,能躲则躲吧。

  皇太极不满意,满殿亲贵也不满意,吃了那么大个哑巴亏,还不知道被什么打了,说出去谁信?汉臣范文程鲍承先罗绣锦等认为皇帝不必太担心,只要是人做的必然可以仿制,如若真有连发火铳,那等这次山西回来就会确切,眼下就是调集工匠一起出谋划策,若能破解其中关节,那大清就可以扬长避短克敌制胜,皇太极一想也对,命令乌真超哈的工匠一起出主意,看能不能找出个眉目来,同时安排宫里的太医去给杜度治病,能救过来就救,不能的话就给他去殉葬。

  不过他这样安排还是晚了一步,杜度又熬了几天终于伤口感染现在来说就是破伤风一命呜呼了,这次进攻大明又搭进去了一个贝勒,紧接着岳托感染天花也去长生天报到,又死了一个功勋卓著的贝勒,整个沈阳城一片死寂,据说得知杜度和岳托死讯,皇太极晕过去了,还吐了血,要知道岳托是最支持皇太极的,他的死对皇太极来说是个沉重打击,此时清军对待汉人奴隶更为苛刻,稍有不甚即会招来毒打,所有汉奸惶惶不可终日,接着皇太极辍朝三日追封岳托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为克勤郡王,外出的长子岳洛宏继承贝勒位子,杜度长子杜尔祜封辅国将军,多尔衮倒是活跃了起来,几次以探望皇帝病情为由要强闯皇宫,被内务府拦住了,可暗地里三兄弟你来我往在秘密勾连,皇太极知道最支持自己的岳托等人一死,自己的力量就被削弱,需要加强自己的势力范围,于是又下旨不得慢待汉军旗,说汉军旗与满八旗一视同仁,说白了就是把汉军旗置于自己的完全掌控下,不让三兄弟做大,同时密切关注着乌真超哈红衣大炮仿制情形,孔有德等叛将终于松了一口气,至少不会被虎视眈眈的大清贵族害了。

  从大明抢来的粮草早发下来,勉强安稳住了躁动不安的清军,可毕竟死了一万余人,巨大的人员伤亡靠这点抚恤是远远不够的,于是一天三道命令,紧催朝鲜,朝鲜王李倧有苦说不出,只得加征赋税,剥削朝鲜底层,陆陆续续押运粮草往清军送,每次十万石左右,搞得像添油战术那样磨磨蹭蹭,而蒙古各部落也借口新败,来催一次就慢腾腾送过来一批牛羊,还不能翻脸,要是逼得紧了,说不定他们就会投靠大明,一切都急不得,只能依靠山西方面能不能运来大宗粮草,否则内部很可能出事。

  乌镇超哈的火炮仿制一直在进行,当然不是现代的,而是大明的红衣大炮,这天孔有德佟养性等一众汉军来报,说红衣大炮制成了,皇太极兴奋异常,以前吃明军大炮的亏很大,现在自己也能造大炮了,这意味着以后攻城多了利器,当即摆架前往校场观看,并要求王公贝勒都来见证,一时间沈阳城外汉军旗驻地旌旗招展王公云集,校场内一字排开三门红衣大炮,每尊重千斤,身系红绸缎,威风凛凛如同史前猛兽。

  几年前在攻伐永平时抓到了会造炮的工匠王天相,皇太极知道机会来了,大清缺乏攻城利器的短板就会补齐,哪知道这红衣大炮如此难造,搞了好几年,废了十数万斤铁,到今天才算造好了三尊,据说每造十数尊才有一尊有用,可见其珍贵程度,今天老天开眼,一扫败仗阴霾,每个大清贵族都喜笑颜开,都想看看这费尽心思造出来的大炮威力。

  每尊大炮周围有百余汉军配备,孔有德看吉时已到,即令炮兵装填弹药,百余人来来去去忙碌了一会,一个手持火把的士兵走上炮位,看向孔有德,孔有德当即请示皇太极,皇太极点了点头,孔有德将手中旗帜挥舞了一下,五六十步远的士兵立即点燃了药捻,须弥之间,只听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大声响传来,肉眼可见一个黑乎乎的铁球飞向远处,落在了几百步外的小山坡上,又蹦跳了几次终于停住,紧接着另外两尊也发出了怒吼,分别打在了小山坡上,可以清楚的看出铁球一路犁出的道道,试炮很成功,稍加停顿,三尊火炮又发射了一轮弹药,落参差不齐,可明显比那些佛朗基小炮威力大多了,工匠王天相说此炮最远可打到四里地外,已经超出了一干大清贵族的寄望,皇太极龙颜大悦,当即赏赐王天相银千两,封游击将军,并鼓励他再接再厉,为大清造出更多的火炮来,并亲自为三尊大炮命名为神威无敌大将军炮,令汉军旗加强操演,随时听候调遣。

  在随后的日子里,在清军的全力配合下,王天相和众多工匠改进了火炮制造工艺,加快了火炮制造进度,也大大降低了火炮废品率,到大清崇德五年,清军的红衣大炮数量已经超过明军装备数量,达到了六十余尊之多,从此大明坚固的城池不再保险,客观加速了大明走向灭亡,这是真实的历史。

  现在由于穿越者的到来,一切都成了清军的自娱自乐,再多的红衣大炮在现代化火力面前都是渣,当然这是后话,现在整个清军在红衣大炮制造成功的消息刺激下,得到了一定的恢复,这也是皇太极及一众大清贵族所希望的,当然也有一部分贵族不以为然,尤其豪格多尔衮和他们手下的几个将领,他们经历过贾庄临清大战,清楚知道眼前的红衣大炮威风是威风,可和他们所见到的能开花爆炸的怪兽火炮不是一个档次,红衣大炮一炮出去一个铁球最多能犁出一条血路,死伤不会超过十余人,而且得隔段时间才能开第二炮,他们所看见的怪兽火炮是可以连发的,铺天盖地的开花弹,到处火光冲天,人畜被高高震起支离破碎,面对明军几十门大炮,清军仍然可以进攻防守,而面对怪兽火炮,几千人片刻就没了,那种被屠杀无助的场景现在想起都心有余悸。

  豪格多尔衮也和范文程一样,几次找来造炮工匠,询问可有连发火炮连发火铳,得到的都是同样的回答,没有,也不可能有,在这些工匠眼里无论火炮火铳打了几次都需要降温,否则会引起炸膛,连绵不绝的火铳火炮,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明军装备了惊人数量的火炮火铳,显然这样的猜测不能让多尔衮等人满意,一尊红衣大炮需要近百人伺候,若是上百门,绝对不会少于万人,可他们完全没有看到万人的踪迹,满打满算对面只有三四千人,况且那爆炸声音猛烈异常,和听怪了的红衣大炮有明显的区别,死伤也超乎想象的多,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派往山西的人马能早一点回来,或许一切都会水落石出。

  皇太极在等,等着岳洛宏宁完我从山西押解补给过来,等着从大明带来怪兽部队的详细消息。

  这些大清王公贵族没有想到的是,穿越而来的现代人也在打着山西的主意,而且取得了大明皇帝的信任,此时南洋伯高师成司礼监秉笔太监曹化淳在近百先遣团战士护卫,曹变蛟三千明军杨陆凯三千天雄军跟随,正在前往边关的路上。

  (本章完)

  s..book452242345319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明末之天降神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