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3推书网 www.0523aiwen3.com

朱棣和朱柏(朱柏朱标)_朱柏朱标热门小说

小说《大明:我,开国王爷,带头反对分封制》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文屹,主角是朱柏朱标。主要讲述了:穿成大明开国烤鸡王爷,朱柏起初只有一个目标:在这个牛人辈出的时代低调地苟着。 结果一不小心,成了老朱身边的摄政王; 一不小心,捶死了奸臣首辅; 一不小心,成了大明首富。 等等,他真的只想混日子啊 ,老朱说他比朱标更适合做皇帝是什么意思?!…

《朱棣和朱柏》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大明,洪武八年,八月十八。

应天府。

一抹朝阳刺破重重乌云,窥视着这个百废待兴的新帝国。

紫禁城,御书房内。

放着旁边堆积如山的奏折,理都不理,开国皇帝朱元璋正眉头紧锁,死死盯着桌上那封联名奏疏。

他想撕了它,却知道撕了也没用。

这帮认死理儿的家伙们肯定会接着写,甚至能从犄角旮旯里再淘出几个不怕死的,把名字添上去。

此奏折由太子太傅宋濂主笔。

洋洋洒洒近万字,大意是劝诫皇上不要分封诸王,分封的危害有一二三四五……

宋濂是个老学究,死脑筋,写这种折子也就罢了。

结果就连刘伯温也率文官跟着起哄,其中还不乏许多开国重臣。

这就是赤裸裸的抱团儿欺负咱老朱是老实人呐!

朱元璋看得心里阴火“噌噌”往上冒。

如今天下已定,除了北方草原外,率土之滨莫非王土。

过去管它是破庙泥地还是树林荒野,自己只要倒下就能睡着。

如今他却忧思沉重,夜夜睁着眼到天亮。

因为他每夜都在问自己:天下太平了吗?咱的江山稳固了吗?

没有!

太平是别人的,只要坐上这人人都惦记的皇位,他就太平不了!

什么“真龙天子降世”都是下面人编出来欺骗那些愚昧百姓,笼络人心的故事。

什么“白虹贯日,山河变色”也不过是刘伯温胡诌出来振奋北伐士兵的口号。

其实,他朱元璋,只是个为了吃饱肚子,要过饭、放过牛、当过和尚,被逼无奈造反,结果运气好一路杀到最后的普通人而已。

他可以,别人当然也可以。

那些跟着他打天下的老伙计们,太明白这件事了。

这些老伙计个个能征善战,手握重兵。

如今没有敌人了,他们就是皇权最大的敌人。

就在几个月前,德庆侯廖永忠被查出在家中私藏龙袍。

那可是曾经一同出生入死的兄弟!

可还是信不过!

他立刻将对方狠狠责骂一顿,然后不顾徐达等人的求情,哭着处死了廖永忠。

大臣谋反,依律要夷其九族。

他考虑兄弟们的感情,饶了廖家上下百余条性命,只是剥夺爵位继承而已。

就这样,还有愣种骂他冷血。

蓝玉更是喝醉之后公然当着众多淮西勋贵的面说,廖永忠是被人栽赃陷害的忠良。

忠良?!

他是忠良,那我老朱是什么?

是昏君?!

这些人果然没一个是知恩图报的好东西!!

从这件事,朱元璋明白了一件事: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

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最后还得让自己的儿子们守着才能睡得安心。

讲句不好听的,就算是将来藩王们作乱夺了皇位,那不也还是他老朱家的人吗?

这帮开国勋贵们虽然表面跟他称兄道弟,始终是信不过的异姓人。

这封王就藩的事,他老朱干定了!!

“皇上,您忘了晋朝的八王之乱了吗?日后藩王尾大不掉,必然谋反,三思啊!”

御书房外,大臣们的哭嚎声此起彼伏。

“皇上,老臣恳请皇上收回分封诸王的旨意。”

“亡国之患就此埋下,皇上数年征战之心血必将付诸东流。”

“……”

朱元璋闭眼深深吸了一口气。

特娘的,这帮酸腐文臣着实可恶。

洪武三年那次封王,他们就闹过,甚至拿集体辞职要挟自己。

当时他觉得朝堂尚不稳,需要这帮大臣干活,就只能退了一步,说暂时不分封藩地,才让这帮文臣消停了。

几日前,他又封了几个刚出生的儿子,还把上次没干完的事干完了。

文官们当庭就吵闹起来,搞得个朝堂像市集一般热闹。

御史陈宁当堂叫嚣:“治国当强干弱枝,如此分割天下为数十国,与亡国无异!”

然后,一头撞死在了大殿的柱子上。

紧跟着,反对分封的折子立刻如雪花般堆在御案之上。

见朱元璋不理,他们就把他堵在御书房内。

到此时,这帮大臣已经在外面足足跪了两天两夜了。

朱元璋太清楚这帮文人的德行了,除了闹也没有几个敢真正寻死的。

所以,他一早就交代了不用管,等他们受不住,晕了,再抬出去就是。

非要寻死也无妨,死了更好。

“皇上要是不收回旨意,就放微臣告老还乡吧。”

不知道哪个大臣又扯着嘶哑的嗓子叫了一句。

又来这一套,又来这一套。

说到底,这封王是他的家事。

这几个酸儒来指手画脚就够可恶了,竟然还敢要挟他!!

真是欺人太甚!!

如今朝堂政令都已成熟且运行良好,缺了哪个大臣都能转,他哪还需要受这种气?!

门外跪着这几个带头的都是他指派给太子的老师,结果他们整日挑拨朱家父子兄弟的关系。

如今标儿就对他们言听计从,等自己死了以后,这些老家伙岂不是尾巴都要飘到天上去,把持朝政?

既然如此,索性就趁这次把这帮老东西都给收拾了,为大明江山扫清障碍!

祖传的打板子手艺拿出来,务必打死几个不长眼的狗东西,让这天下人都知道知道到底是谁说了算!!

想到这儿,朱元璋咬了咬牙,对身边的近侍二虎说道:“传令下去,门外跪着不走的,每人二十板子。给咱使劲儿往死里打,务必叫他们记事。谁敢偷偷去告诉皇后,与门外之人同罪!”

二虎闻言,没有立刻出去,反而立在原地欲言又止。

朱元璋顿时面色一冷:“怎么?连你都要抗旨?”

二虎紫红色的圆脸吓得发白,忙跪了下来:“二虎不敢,实在是有一事需要秉明皇爷。”

“有屁快放!!”

二虎结结巴巴地说:“湘王也在门外。这二十板子下去,二虎担心小王爷经受不住……”

朱元璋脸上的肌肉跳了跳,眯眼,寒光微聚:“你说的是老十二朱柏?!!”

二虎低头:“二虎不敢欺瞒皇爷,湘王此刻的确在外面。”

朱元璋皱眉喃喃:“这小子凑什么热闹。他这会儿不是应该在大本堂上学吗?”

像是为了回应他的疑惑,外面传来朱柏声嘶力竭的稚嫩叫喊声:“反对分封!废除封建专制!还我自由!请父皇收回旨意!”

门外,七岁的湘王,个子瘦小、五官清俊的朱柏,跪在一群胡子花白的老头子中间格外扎眼。

这会儿,他正握拳朝天,满脸愤怒和坚决。

只是他一来,其他大臣就不出声了,或同情、或疑惑地望着他。

听说湘王跌伤了脑袋。

现在一瞧,这孩子果然脑子不太好使……

皇上封王,他一出生就是湘王,荣华富贵,人人羡慕。

况且他还不用像燕王、秦王去镇守边镇,成年后只管去那鱼米之乡快活逍遥。

他反对个毛啊!!

朱柏全然不顾身旁诧异的眼神,只管嘶吼:“我死也不去藩地!!诸位大人们一定要同我并肩作战,坚决抵制分封。”

开玩笑!!

刚穿过来就发现自己变成了在靖难之役中被建文帝重拳出击,最后举家自焚的大明第一任“烤鸡王爷”湘王朱柏。

他当然要反抗了!!

而且,帮着朱元璋打天下的猛人,诸如徐达,蓝玉,随便拎一个出来,都是身上背着几万条人命的活阎王。

封王就是要从他们手上夺兵权,老虎嘴里抢肉。

他们万一被惹毛,自己瞬间就被碾成粉。

最主要的是,老朱的这帮儿子个个不是省油的灯。

九大塞王,那是一个比一个猛。

特别是朱棣,到了七十岁还能跨马上战场。

所谓一山不能容二虎,这些王爷等老朱一死,铁定是要打起来。

到时候,他就是看着无数炮弹在天上飞,却躲都没处躲的炮灰!

况且,藩王哪是那么好当的?!

是要去守卫边疆,跟蒙古那些野蛮人拼刺刀的!!

就算不打仗,也要管一个省。

看看朱元璋累得像狗一样,就知道为什么皇帝都那么短命。

想来想去,藩王都特么不是人干的活!

穿越之前,他就闲散惯了,打算毕业后混个编制,上网喝茶逍遥一辈子。

现在穿越过来,考都不用考了,直接就这应天府里做个寻花问柳斗鸡走狗的闲散皇子最好!

总而言之,只要不封王,屁事没有!

今日原本皇子们都去大本堂上学,得知夫子宋濂旷工来求皇上撤销分封,朱柏就立刻赶来支援了。

原本紧闭的御书房从里面“哗”地一下打开,一个黑影夹杂着杀气闪出,直奔朱柏的头而来。

朱柏敏捷跳起来,躲过。

那东西正中他后面的老先生宋濂脸上。

“啊呀呀呀……”

本来就头晕眼花摇摇欲坠的宋濂颤声哀嚎倒在一旁。

众人惊诧瞪着那凶器。

原来是一只鞋……

不等众人回神,身材高大的朱元璋已经拎着另一只鞋,光着脚从御书房跑出来了,嘴里怒吼着:“特娘的,他们闹,你也闹!!好好的有学不上,你来凑这个热闹?!”

天子之怒,流血千里。

老朱杀气腾腾而来,大臣们哪还敢扶宋濂,齐刷刷伏在地上不敢动。

吼,老头子恼了,好汉不吃眼前亏!

朱柏一看,拔腿就跑,一溜烟地跑进了内宫。

朱元璋紧追不舍,身后跟了一串捧着砚台、洗脸盆、遮阳伞、拂尘之类物什慌慌张张追出来的太监宫女。

然后一群人就这么“叮叮咣咣”作响消失在重重树荫掩映的宫门之中。

大臣们目瞪口呆,起来也不是,不起来也不是。

啧,被老流氓抽空遁了。

刘伯温叹息:“诸位散了吧。今日是劝不成了,死谏也没用。”

-----

朱柏跑得极快。

朱元璋追了半里地,硬是没撵上,恼羞成怒吼了一句:“再跑,咱拿大板子抽断你的腿。”

刚才知道朱柏在外面,他骑虎难下。

继续打板子的话,他心疼朱柏。

不打又显得太软弱。

所以只能借着教训朱柏抽身,让这事不了了之。

结果这混小子跑得太认真,真是气死他了。

朱柏深知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的道理,只能停下,等朱元璋走近。

朱元璋举起手要拿鞋底子抽朱柏,却被闻讯赶来的太子朱标拦住了。

虽然是亲父子,可朱标五官秀气,皮肤白净,比朱元璋要斯文得多。

“父王息怒。十二弟还小,哪里懂什么分封,只是觉得好玩就去凑个热闹。”

朱元璋扔了鞋,指着朱柏:“你个熊孩子懂个屁,就知道听那帮文臣挑唆。不封王,以后你大哥当了皇上,你们吃什么?”

其实老朱哪里舍得打?!

朱柏从出生起就是所有皇子里面最淘气最聪明的,整天上房揭瓦爬树捅蜂。

前几日他爬树摘海棠果,失足掉下来昏死了几日。

老朱都以为他嗝屁了,伤心得不行,他却又醒来了。

“不,我不当什么湘王,也不去什么长沙,就要留在应天陪母后。”朱柏梗着脖子说完,眼珠子一转,又加了一句,“陪父皇。”

这就是把混吃等死换了个委婉说法而已,其实并无悔改之意。

毕竟还是个孩子……

听他说要陪自己,顿时心软了,怒气也消散了不少,朱元璋对朱柏嗤之以鼻:“谁要你陪?!你留在应天一点用都没有,只会捣乱!去当藩王还能保我大明江山永固。你给咱跟着你大哥好好上学,好好练武!”

朱柏还要说话,却收到朱标递来的眼色,只能抿起嘴。

虽然要阻止封王,但也不能挨打。

反正离他去长沙还有十年,来日方长,看谁耗得过谁。

朱柏暗暗噘嘴。

朱元璋穿上太监拿来的鞋,气呼呼地走了。

朱标摸了摸朱柏的头,叹息:“十二弟到底是为什么要惹父王生气啊……”

朱柏一想:诶,对了。

如果朱标能活八十岁,朱允炆当不了皇上,没法逼他自焚了,自己就不用做烤鸡王爷了。

他一把握住朱标的手,白里透红的俊俏小脸一本正经:“太子殿下,弟弟有句要紧的话一定要劝谏您。”

朱标哭笑不得:“你说。大哥洗耳恭听。”

“请殿下务必好好保重身体。”朱柏语重心长说到这里,压低了声音,“不然等你嗝屁了,我其他哥哥们可不老实啊……四哥。”

朱标心里瞬间万马奔腾。

大逆不道!

胡说八道!!

他尚年轻,朱柏就咒他死?!!

只是太医说,朱柏短期内可能会有臆想之症,旁人尽量不要刺激他。

朱标脸上阴晴变化,许久才保持平日温和的脸色回答:“知道了,多谢十二弟关心。”

“放心,你好,我也好。”朱柏踮起脚,拍了拍朱标的肩膀,顿觉这肩膀单薄如纸。

这样的身子骨,难怪比他爹洪武还死得早。

朱柏叹气:“太子殿下身体太弱,这可不行。从明日起,我一到寅时就来叫你跑步。只要坚持每日跑二十里地,不出一月,你肯定能强壮起来。”

朱标这会儿真的有点咬牙切齿了:“谢谢你。不用了。”

朱柏点头:“要的,要的。”

那边有太监过来,对朱标说:“皇上宣太子殿下过去说话。”

朱标暗暗松了一口气,对朱柏说:“朝堂大事有父王和我操心即可。十二弟尚年幼,又刚受了伤,如今只需养好身体勤学练武,以后才好做哥哥的左臂右膀,现在赶紧回去休息吧。”

然后也不等朱柏再说什么,忙带着太监们走了。

朱元璋见朱标来了,叹气道:“这帮又酸又硬的书呆子,真是气死咱了。”

朱标微笑从太监手里接过茶,用手背靠了靠杯外壁,确认茶水不烫不凉刚好下口,才双手奉到朱元璋面前,说:“父王仁爱治天下,从谏如流,自然不会跟他们计较。”

朱元璋盯着朱标问:“皇儿如何看待封王之事?”

其实他也担心朱标不能体谅他的苦心,心怀怨恨。

毕竟封王之后,封地所出之物,赋税和百姓皆为藩王所有。

这就等于从朱标碗里分肉给弟弟们一样。

朱标确实挺为难的。

讲道理,若论私心,他并不想分封诸王。

宋夫子和刘夫子他们说的没错。

他的这些兄弟个个聪明勇武,如今都还年幼,自然对他服帖恭敬。

以后他们成年去了封地,羽翼丰满,就不好说了。

就算是他们不反,富庶之地尽让他们占了,以后他还怎么治理天下?!

不过他也能体谅父王的苦心,手心手背都是肉,给了他江山也要保其他子孙世代温饱。

此事只能先应下,等他接了皇位,再徐徐图之。

朱标淡定回望:“父王勿忧,就算是不封王,边疆也是要人守。用外人不如用自己人。父皇分封他们,自然也是因为相信以儿臣的能力可以镇得住他们。”

“可不就是这个道理吗?!”朱元璋一拍大腿,然后拍了拍朱标的肩膀,“你果然是个仁慈友爱,深明大义的好孩子,没让咱失望。”

那边,朱柏目送朱标远去,才一摇三晃往自己寝宫走。

他本是现代农学院兽医专业学生,也叫朱柏,前一刻被他帮忙接生的母驴踢到了头,下一刻就醒来在这明宫里。

当初他就是讨厌历史,才选了理工科。

没想到,出来混总是要还的,现在要凭一己之力扭转学得一塌糊涂的历史。

特么的,他如今这身子,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说句不好听的,就算是逃出宫,不到三分钟就会被人拐卖,能干什么?!!

他冥思苦想了几日,才总结出以下三点,他但凡能做到一点,就能快活逍遥了。

第一,确保朱元璋不封王。

第二,确保朱标不早死。

第三,确保太子小妾吕氏不生朱允炆。

嗯,加油,朱柏!

旁边有人追着他来,在身边小声问:“王爷可好全了?要注意休息,晚上早些睡觉。莫再淘气了。”

朱柏点头回答:“知道了,知道了。”

走远了,他才反应过来,回头看了看。

只见一个漂亮的女人立在道旁,殷殷相望。

那是他的生母,胡顺妃。

宫中所有皇子都由马皇后抚养,且不允许其他妃嫔与皇子有太多接触。

朱柏明白朱元璋这么做的原因。

是为了防止妃嫔们母凭子贵,放纵家人,干涉朝政。

皇子和亲娘只能悄悄见面以解思念。

可是,朱柏不在乎这些。

毕竟这个身体的原主人对亲娘就没什么感觉,他这个便宜儿子就更别说了。

不过,刚才胡顺妃倒是提醒了他一件事:朱元璋是个工作狂,每天要批阅几百份奏折,一日只睡四五个小时,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无休,比后来的“零零七”要疯狂多了。

朱元璋之所以要干这么多事,说到底,还是因为不信任别人,所以把所有政权集中到了自己手里。

唯一能帮他分担朝事的人,只有太子朱标。

朱标又是个温良恭俭让之人,要等朱元璋睡了,才回去睡,在朱元璋起来之前,就要起来。

朱元璋长年征战奔波,比牛还壮实,自然没关系。

可是朱标就经不起折腾了。

啧,难怪朱标那么瘦。

从今天开始,要想办法让朱标能早点睡。

朱柏一向是个行动派,天刚刚黑,就进了御书房,不吵不闹,坐在门槛上。

最后是朱元璋受不了,瞪着他:“你个臭小子,不回去睡觉,在这里守着干嘛?”

朱柏站起来,理了理衣裳,郑重地行了个礼:“早起早睡身体好。请父皇和殿下早些歇息。”

朱元璋一指旁边厚厚一摞奏折:“睡个屁,还有这么多没看。”

我去,这足有二十份,要全看完,要到明天早上了。

这帮文人真是废话多!!

朱柏上前,拿起一份奏折翻了翻,咬牙切齿地说:“这个茹太素,最是啰嗦!!万字奏折足足有五千字讲历史,后面一半其实也只说了两件小事。不看也罢!!”

说完,他劈手把奏折撕成碎片,一扔,又拿起几份,说:“这几份都是讲求雨。求个屁,该下就会下,不下求也没用。没一句有用的话都没有,浪费纸张!!”

然后也“刷刷刷”撕成了粉。

朱元璋和朱标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

一个抢奏折,一个抱着朱柏,总算是没让他祸害更多奏折。

“你个混小子。到底要干什么?!”朱元璋从地上捡起那压根没法拼凑的奏折,气得满脸通红,团团转找竹条,“咱抽死你。”

朱标忙说:“十二弟伤到了头,父皇切莫与他计较动气伤身。”

朱元璋深深吸了一口气,对朱柏吼了一声:“臭小子,赶紧想办法补救,不然让你在这跪到明早!!”

朱柏挺胸昂首:“不用补救,父皇把它们统统打回去重写。这是奏折又不是作文大赛,抖什么文袋子?!!

从今往后,规定大臣不管上奏多么重要的事情,必须在三千字内写完,按格子写,超一个字直接打回。

同一件事情,上奏折两次以上,不看!!他们写得倒是开心,却累坏了我大哥和我亲爹。”

朱元璋心里一热,差点没哭出来。

苍天啊,终于有一个人能理解咱老朱了!

他可不就是累坏了吗?!

这帮文臣整天“之乎者也”,一件小事也要绕个天大的弯子,看得他云里雾里脑瓜子疼。

他怕人笑话他没上过学,还不好意思直说,每份奏折都要批阅回复。

关键他要是有一处没看明白,稀里糊涂准了,搞不好就要出大事。

朱标松了朱柏,朝朱元璋行了个礼:“父皇,儿臣以为,十二弟看似顽劣,其实所言却极是。

如今臣子们写奏折一日比一日繁冗拖沓,啰嗦凑数的多,真正有用的少。

长此以往,不利朝政。不如趁这个机会,好好整治一下。”

朱元璋坐下,沉思了片刻:“嗯,这事,咱再好好琢磨琢磨。今日就这样,你们先回去歇息吧。”

他看了一眼朱柏,眼神又爱又恨,对朱标说:“你把这小子送回宫,别再让他乱跑了。早上闹朝堂,晚上撕奏折,是想上天吗?”

朱标忙行礼应了,转身牵起朱柏就走了。

朱柏暗暗擦了一把冷汗:娘嘞,这法子竟然成了。真是富贵险中求。

朱标在回去的路上,问朱柏:“十二弟,是谁教你来说刚才这些话的?”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书友评论

    没有数据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