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3推书网 www.0523aiwen3.com

这个洪荒不一样完整版免费阅读_侯新元刘晓辉精彩小说

西游:不一样的洪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网络作者红苹惠野,主角是侯新元刘晓辉。主要讲述了:全球高温,末世降临,病毒肆虐,原本富饶的大地在一夜之间化成魔域。 再睁眼,他成了侯族部落一个普通少年…… 部落遭受屠杀,族人惨死,四下里都是亲人的鲜血,大火漫天…… “放心,既然老天给了我们共同的机会,我会替你保护余下的族人……” 他于是踏上复仇之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这一方天,我逆定了!”…

《这个洪荒不一样》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一片莽荒的原始森林边上,一条大河从中蜿蜒而出,岸边,怪石嶙峋,如群兽饮水。

一个衣衫褴褛的人类躺在岸边的一块石头上。

烈日当空,强烈的阳光让他醒来,双眼迷茫。

“我是谁?我在哪?”

他恍惚记得好像……

全球高温,末日来临,病毒肆虐……

突然他的脑海沸腾起来,将这些断断续续的记忆绞的七零八落。

一段新的记忆渐渐清晰。

他叫侯新元,出身侯族部落,在东胜神洲数十个地区中一个叫滨海的地区。

祖辈时,奶奶当家,是侯族族长,父辈时,他父亲开始当家。开始从母系氏族向父系氏族过渡。

他想起来部落突然遭受屠杀,到处是族人的惨叫,四下是亲人的鲜血,大火焚烧着部落的茅草屋,他血脉偾张,目眦欲裂。

身为族长的父亲带领着族中勇士,拼死反抗,掩护他跳河而逃。

紫衣!紫衣!

他记得和紫衣一起被父亲抛入水中,却被激流冲散,他也失去了意识!

他站了起来,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开始逆流而上,寻找他的部落。

族人!我要救我的族人!

他喃喃自语。

他不清楚自己昏迷,随着河流漂了多久,但部落男人的血勇,让他不能独自苟活!

这里他从未来过,不知身在何处。他坚信沿着河一直走,一定能找到自己的部落。

也不知走了几日,渴了就喝河水,饿了就到森林中猎杀一些野兽来吃。

一直挂念部落安危的他,没有注意自己已不再是那稚嫩的少年!

大榕树!

他记得紫衣就是在这里第一次亲了他!

大榕树已经到了,部落还会远吗?

……

侯氏残部。

篝火染红了半边天,一座简陋的高台之上,站着一位浓妆艳抹的年轻女子,脸涂白粉,头戴野鸡翎。她是白氏部落的族长之女白驲沃!

她的身边,还站着一个布衣女子,身材窈窕,前凸后翘。只是半边脸红肿着,鼓着很多的脓包,发出阵阵恶臭,让人不敢直视。

“大家好,我身边这位小姐,想必大家都认识,她就是现在候氏部落的族长!虽然候氏部落七年前被灭族,族长一系更是死了个干净,她只是在这种情况下当上族长的,但,毕竟是个族长!”

“我们人族,最最重要的就是种族繁衍,生育后代,族长更是承担起壮大族群的重任!”

“侯族的男人都死光了,所以,我从白氏部落带来了一些男人,让我们的紫衣族长挑选!你看我多好?有谁能像我一样帮你们?”

白驲沃看着下面敢怒不敢言的侯氏族人,心里充满快意。

当年附近部落之人,眼里只有这个紫衣,没有她白驲沃。

她没少来侯氏部落献殷勤,因为她喜欢侯族部落少族长侯新元。

可那人眼里只有他的紫衣妹妹,正眼都不愿意瞧她一眼。

现在侯族落了难,她怎么能不抓住这个机会落井下石?

这些年来,她没少欺负紫衣。

而她带来的白氏族人,立刻响应她,发出阵阵嘲讽的声音。

“就紫衣这样的容颜,那里有人敢要?”

“夜半醒来,猛然看见这张脸,还不得被吓死?”

“瞎子也不敢要啊,虽然看不见,但是用手摸到了,更是恶心···”

白氏族人毫不留情对紫衣进行着种种人身攻击,淫词秽语蜂拥而来。

白驲沃扭头看去,她希望看到紫衣伤心的哭泣,绝望的颤抖,苦苦地哀求她,求她放过。

但是她失望了,紫衣依然散发着生人勿近如冰山一般的气质,尤其是她那不屑一顾的眼神,仿佛时刻在嘲笑她的低能与脑残。

一如当年!

她不想看紫衣的脸,那红斑让她有些害怕,更让她害怕的是紫衣的眼神,那是一种漠视,她的所有把戏在紫衣看来就是个笑话。

我连当你对手的资格都没有吗?现在都落破成这样了,还用那种眼神看我!

“既然你自己没脸选择,我就给你指一个!”

白驲沃气急败坏地大叫。

他随手一指,一个瞎了一只眼,瘸了一条腿,又老又丑的男人,走了出来。

他看到白驲沃指向他,有些兴奋,紫衣虽然脸毁了,但是身材那真的好,到时用布盖上她的脸,岂不是一样给自己生孩子?

而且紫衣本来又不丑,生的孩子肯定差不了!

“你若再行此恶毒手段,我便跳进这祭祀的篝火之中!我若死了,你怕也会麻烦不断吧?”

紫衣声音清冷,很是好听,但却拒人以千里之外。

那份冷漠,让白驲沃不禁打了一个寒战!

“威胁我,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吗?七年了,你等的那人早死了,他不会再回来了!你的价值也没有了!便是回来,那也是我的,你以为你现在的样子,他会喜欢你吗?”

“他是个聪明人,看到侯族部落现在的样子,一定会跪着求我跟他好的!”

白驲沃冷笑一声:“想一死了之,那有那么容易?”

“在没有证明你没有生育能力之前,你也别想着自杀,自杀可是大罪,到时候部落联盟首领就会让你们候族女人全部给其他部落生孩子。直到生不出为止!”

“到了那时,候氏部落真的灭绝了!”

紫衣没有理她,而是微微抬起了头,那个爬上高台,一瘸一拐向她靠近,流着口水傻笑的男人,她看都没看!

她在想,若是弄死了眼前的女人,该怎么善后!

半晌,她暗叹一声,白驲沃背后的势力太过复杂,不远的后方,白族和众多部落围在那里,她没有保命族人的万全之计。

无奈之下,紫衣开始后退,靠在正燃烧着火焰的祭坛边上。

“新元哥哥,怕是真的等不到你了!此次杀白驲沃,灭白族,有死无生…”

白驲沃知道紫衣自杀意图,忙抢上去,想把紫衣拉回来。

由于走得急,倒像是想把紫衣推入火中。

“白驲沃,你找死!”

突然,一声大喝,如天雷滚滚,惊的在场众人心头一颤。

大家就看到一个蓬头污面,衣衫褴褛的男人飞奔而至,一脚将白驲沃踢下高台,一把将紫衣揽在怀里。

“新元哥哥!”紫衣愣了一瞬,看到近在咫尺的带着泥污的英俊的脸庞,不由失声叫道。

时隔七年,她仍然一眼就认出侯新元!

接着,她反手抱住了眼前的男人,怕是幻觉。

这可是她日思夜想,念念不忘的新元哥哥啊,感受着怀里的真实,确定不是幻境,她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

“呜!——”

声音不大,却撕心裂肺。

任新元铁石心肠,也化绕指柔情。

“紫衣妹妹,莫哭,哥哥我回来了!”

紫衣身体一颤,想到了什么,一把推开新元,“你回来干什么?快走!”

“我现在这个样子,也配不上你了,从此之后你我再无瓜葛,你走,快走!”

“走的越远越好,永远也不要回来!”

白驲沃从台下艰难爬了起来,看清台上的男人后,也一眼认出侯新元。

爱和恨,都能对一个人念念不忘!

白驲沃哈哈大笑。

“这时候想走!晚了!哈哈···”

“你这个贱人,现在终于知道我们为什么留你一命了吧,现在这个野种回来了,你们都可以去死了!”

白驲沃看到新元和紫衣抱在一起,新元的眼里没有一丝嫌弃紫衣脸上的红斑,是那么含情脉脉,让她嫉妒若狂。

仅存的侯氏族人,也发出一声欢呼,他们最天才的少族长,没死,回来了!

他们看到了侯新元,哪怕下一刻就死,也挡不住他们激动的心情。

“聒噪!”

侯新元用脚挑起高台上的一根木棍,踢了出去,白驲沃的叫声戛然而止。

就见那木棍从白驲沃的口中插入,将她的嘴撑开大大的,然后从后脑突出!

白驲沃眼睛睁的滚圆,至死不敢相信,侯新元一言不合,居然敢杀了她!

她还幻想着侯新元跪伏她的裙下,求她爱他,对满脸是胞的紫衣理也不理。

那样她就能以一个胜利者站在紫衣面前,向她宣告,这个男人是我的!

她也想过她看中的男人不会那么差,是不嫌弃紫衣面容的真男人!

便是如此,他不应该想着怎样带着紫衣那个贱人逃跑吗?

他不应该跪下来求她,利用她的好感,让她放他们走吗?

他难道不知道侯氏部落名存实亡,再也没有力量保护他了吗?

他怎么这么没有理智?

好撑!

我居然以这样的方式死去···

若是能与他一起,撑死我也认了!

但如此憋屈的死法……

“好胆!你居然杀了我们族长之女!大家上,把他拿下!”

新元像是没听到这些人的叫喊,温柔地对紫衣说道:“紫衣妹妹,看哥哥怎么为你出气!”

白氏部落跟着白驲沃过来的打手,已经将高台围了起来,他们是跟着白驲沃一起过来的,谁能想到白驲沃居然被新元捅死了!

若是他们不能将新元捉住,回到部落怕也是个死!

白族长很是心疼这个女儿,肯定会惩罚他们保护不力。

若是能有捉住新元的功劳,或许还能保住他们一命。

“新元哥哥!”

紫衣看到台下的白氏族人如狼似虎,担心地看着新元。

“紫衣妹妹,白氏部落当年也参加了对侯氏部落的围杀吧?这些人,一个都走不了!”

新元的脑海之中沸腾着杀意,他如闲庭信步,走到高台四周,那一个一个爬上来的白氏族长如下饺子一般哭爹喊娘地飞下了高台。

新元紧跟着跳了下去,片刻之后,白氏族人再也没有能站立之人。

新元再次跳上高台,想抱住紫衣,紫衣却是躲开了。

刚刚见面时情绪激动,不管不顾,现在高台之上,那么多族人看着呢,怎么好意思?

新元也不以为意。

“紫衣妹妹,我多久没有回来了?”

“七年!”

怎么可能?

新元迷茫了起来,他明明记得自己只是睡了一觉,他一觉睡了七年?

但是,当时紫衣只有十五岁啊,现在看她的身材变化,分明是一个二十二三岁的成熟女人,特别是胸前那···分明比以前大了不少。

紫衣见新元盯着她的那里看,脸上羞红,转过身去,不敢与新元对视。

新元再看族人,只有妇女和孩子了,而且都是女孩子!男孩子想必···

想到这里,他的心好痛!

当年的小屁孩,如今已经是亭亭玉立,只是都瘦弱的很!

新元鼻子一酸,站在台上深深给族人弯下了腰。

“少族长,你赶紧起来!只要你还活着,我们就有希望!只是白族势大,你还是赶紧走吧!”

“是啊,新元,我们知道你活着,我们就已经满足了,你赶紧走!”

“少族长,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族人们七嘴八舌地说着,让新元心里一阵温暖。

“我既然回来了,就不会再走了!我不仅不走,还会将原本属于我们的东西抢回来!让死去的族人看着,我如何为他们报血海深仇!”

族人的哀嚎,满地的鲜血,就好像发生在昨天,候新元杀意沸腾。

不杀了这些仇人,他不会苟活!

“沃儿!”

一群人围了过来,为首之人一声大吼,抱起躺在地上的白驲沃。

“你就是候新元!”

他恶狠狠地盯着候新元,像是一只猛兽要噬人!

“在我的族地大呼小叫,你又是谁?”候新元居高临下看着他。

“你打死了我的女儿,居然不知道我是谁?我是白族之长白斩,杀了我的女儿,我要你整个侯族陪葬!”

“白斩?当年你女儿因我拒绝了她,便领人屠了我的部落,不杀她,对不起我死去的上千族人!”

候新元走到高台边上,冷冷地看着白斩,像是看着一个死人。

“当年她不过是一个女孩子,没那个本事带来那么多的高手,你白族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说出来,我会让你死的痛快一些!”

白斩被候新元的气势所迫,后退了几步,女儿的尸体也不顾了。

他转头看了看四周,心里有了计较。

“刘队长,还请你出手,诛杀此獠!”

刘晓辉上前一步,“正有此意!”

整个滨海地区,近百部落,全部要听大首领的。大首领手下更有一支所向披靡的万人护卫队。

而他,正是这支队伍的大统领,自是看不起高台之上穿的破烂的年轻人。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速速离开此地,莫要妨碍部落联盟祭祀之大事,那丑女已被火神选定,马上就要献祭给先祖,耽误了时辰,你吃罪不起!”

“我本来只杀白族之人,听你这话,不杀你对不起紫衣妹妹!”

他的紫衣妹妹是最漂亮的,不接受任何反驳!

“哈哈!白族乃是大首领看重之人,岂是你一个毛头小子说杀就杀的?本来我还有点惜才,想放你一条生路!现在看来你太狂了,杀了一个可以生育后代的女人,你已经是死罪了!”

刘晓辉说着脚下生风,一跃而起,站在高台之上。

“臣服于我,为大首领效力,或许你还有生路!”刘晓辉大喝,刚才候新元打杀白族护卫,武功超群,他看在眼里,起了惜才之心。

“你确定要阻我杀白族,阻我复仇?”候新元冷冷说道。

“我看你这个小子太狂了,如此,就让我给你一点教训吧!”刘晓辉被候新元嚣张的态度激怒了。

他堂堂一个地阶巅峰,忍耐度是有限的!

他脚下一动,带起处处木屑,只一步便冲到了候新元面前,重重一拳砸下!

“挡我者死!”

候新元一手伸出,轻轻抓住了他的拳头,往前一送,便砸在他自己的脑门上。

“砰!”

刘晓辉身体呆立当场,头上也不见血流出。

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大脑,已经被候新元摧毁。

“你是天阶?”

马的个巴子,你一个天阶来戏耍我等作甚?

早说我就不跳上来了,有多远躲你多远,这么年轻的天阶,滨海之地不太平了。

随着刘晓辉的身体重重倒下,周围部落之人纷纷后退,他们眼中带着惊惧。

武者修为,分天地玄黄四阶,黄阶为入门,天阶为最高,天阶之上才是宗师,已到了武道的极致。

他们只是凡人,能修炼到地阶已经是万中无一,更不要说最高的天阶,那可是有机会修炼成武道极致,宗师的存在!

他们只是听说过,见都没见过!这让他们如何不惊?

白斩看到地阶巅峰的刘晓辉都不是候新元的一招之敌,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怎么可能,这个小子只是离开了七年,修为怎么可能那么高?

现在怎么办?

他手下的勇士,根本不是候新元的对手,他想趁着夜色溜走也是不可能,天阶武者的眼睛是可以夜视的,他逃不掉。

若是处理不好,他有可能死在这里。

看看时间,已到戌时,他灵机一动,有了主意。

他突然虔诚地向候新元跪拜了下去,嘴里念念有词。白族之人见他们的族长如此,也都跟着跪拜了下去。

候新元冷笑,“跪拜?你这样能让我的族人活过来吗?别做梦了,血债必须血偿!告诉我谁指使你们的,我会让你死的痛快一些!”

白斩没有回答他,嘴里疯狂地念叨着,从身上掏出一把匕首,放在他身前的水沟边上。

候新元见状,不屑一顾,“杀你还用不到你的匕首!”

说完就准备动手,这时白斩身后的一个白族之人,站起身来,走到白斩的身前,捡起地上的匕首。

候新元停下脚步,“想要自杀谢罪?”

“道歉若是有用,要警察干什么?”

白斩没听懂侯新元的意思,但他看出他的杀意!连忙跪直身子,急急说道。

“杀人不过头点地,我们愿意自杀以谢罪,不脏你的手,算血债血偿,只为有一个尊严的死法。”

那白族人拿起匕首,猛地划向自己的脖子,血,如泉水喷涌而出,染红了水沟里的水。

接着第二个白族人走上前来,以同样的方式自杀!

候新元眉头皱了一下,高声说道:“我要复仇,但也不是滥杀无辜之人,当年屠杀侯族部落者,必死!没有参与者,可活!”

但是白族之人像是没有听到候新元的话一般,依旧一个一个走上前来自杀。

“他们是在祭祀!”

身后,传来紫衣的声音,“人族生存艰难,人族先驱筚路蓝缕,栉风沐雨,有皇者燧人氏,自创薪火大道,后世人族凡祭祀者,可得到薪火传承的力量!”

“但若生祭,可能会得到邪恶的力量!”

紫衣走上前来,与候新元站到了一起,“他们原来的打算,看来是想用候族最后的族人进行生祭,幸亏新元哥哥你回来了,要不然,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紫衣妹妹,这些年,辛苦你了!”候新元真诚地说道。

“也没什么,当年他们没有抓到你,就想利用我把你引出来,没有你,我也不会活到现在。”紫衣温柔地说着,只有在候新元的面前,她才会展露出温柔的一面。

“要不要阻止他们?祭祀什么的我不太懂。”候新元有些不太放心。

“不要,这场祭祀我也期待许久了,它是我的机缘,你没来的时候,他们准备用我来活祭,我准备得到机缘后,灭了他们,再带着族人逃走。”紫衣平静地说道。

七年苦难的生活,让她的意志极为坚定。

“好!”

既然对紫衣妹妹有好处,候新元自然不会阻止,但是想到白斩等人准备用候族最后的族人来进行祭祀,杀意又浓烈了起来。

随着白族之人越死越多,候新元和紫衣身后的祭坛之火突然大了起来,如火龙一般,突然将高台上候新元和紫衣缠绕其中。

白斩见此情景,大喜,向身后催促着:“快,快!再快些!让祭祀之火再大些,烧死他们,不然我们都得死!”

剩下的候族之人,见状拼命想要扑上去,却被白族之人死死挡住。

他们太瘦弱了,根本不是那些白族之人的对手,他们眼神充满了绝望,他的少族长才回来,就要葬身火海吗?

“新元哥哥,你先出去,别伤着你!”紫衣焦急地说道。

“没事,我刚刚试了一下,这火还伤不到我。正好,我来为你护法。”候新元说道。

紫衣见候新元真的没事,也不多说,盘坐于高台之上,开始吸收炼化这些火焰。

候新元欣慰地看着紫衣,这些年,看来紫衣也是有奇遇,并非一般柔弱女子。

突然,候新元目光一凝,这火焰之中,突然多了一些黑气,虽然他懂的不是很多,但他知道,这绝对不是好事!

果然,紫衣也是惊呼出声,“怎么会有魔焰?”

“紫衣,你专心炼化,这魔焰我来对付!”候新元知道机缘难得,不想紫衣失去。

其实他也没有对付魔焰的办法,他脑海之中浮现一段控火诀,候新元不管有用没有,施展开来。

那黑色的魔焰,像是被什么吸引了一般,向候新元飘来。

有用!

候新元精神一震,加大了控火诀的力度,那黑色魔焰围绕候新元转了起来,慢慢被候新元吸收,候新元怕魔焰影响了紫衣,便一点不剩的全吸收了过来。

叮!

一声轻响,火焰消失,紫衣的手中出现一柄火焰长剑!剑身如红玉剔透晶莹,有火焰之纹路在其上,精美无比!

她脸上的红斑也消失了,她的脸庞,冰清玉洁,如诗如画仿佛仙子降临,便是候新元定力深厚,也不禁一时看呆了。

“新元哥哥,我好看吗?那红斑本就是我为了自保自己弄上去的,还以为新元哥哥会嫌弃我呢?”紫衣看候新元看的发呆,红着脸说道。

“不会,无论紫衣妹妹变成什么样,我都喜欢!”候新元说道。他还想再说些什么,突然台下传来白斩绝望的大吼。

他的身边,本来有五六十个白族之人,这会,只有他自己还在站着。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祭祀之火也烧不死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怪物?”

候新元看到白斩,面色阴沉了下来,这个家伙居然想利用祭祀之火将他们烧死!对自己族人的性命一点也不珍惜。

“你说呢?经祭祀之火而不死,是为人类守护神!”候新元淡淡说道,“便是滨海部落联盟之中,怕也是没有守护神存在吧?以后,紫衣就是候族的守护神!”

候新元向着周围大声喊着,台下候族之人,欢呼起来,他们本来已经绝望了,但是看到紫衣和少族长奇迹般活着,真是天神保佑,不,紫衣本就是守护神!这下,他们候族崛起有望了!

其他部落之人看向紫衣,也是惊惧交加,若是紫衣成长起来,或许能带着他们走出大山,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从此之后,候族的崛起,势不可当!

也有心思深沉之人,在想,大首领愿意给紫衣成长的时间吗?部落之中,听说守护神的地位是至高无上的,在大首领之上,大首领愿意屈居人下吗?

“白斩,刚才你若勇敢一些,将自己也献祭出去,也许就能伤到了我了,可惜你没有!现在,你该说说是谁让你屠我候族的?”

候新元冷漠地看着白斩,他一定要找到当年屠他候族的真凶,不然他的心意难平,不报此仇,他很难自己苟活下去。

他的杀意更盛了,眼神里蕴含着黑色的火焰,让人不敢与他对视,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书友评论

    没有数据
0